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山水】草原的呼唤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语录
无破坏:无 阅读:3048发表时间:2016-07-28 14:35:11 每次外出旅行,我的心情都会无比激动,这次更不例外。因为,这次我是在圆自己一个多年以来的梦。这个梦,起自我小学时期学过的《敕勒歌》,至自我高中时期学过的碧野先生的《天山景物记》。我被诗歌和散文中所描写的那种天高地远、如诗如画的草原景色所陶醉,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一望无际、万马奔腾的画面来,合上书本耳畔就仿佛传来一阵阵高亢嘹亮的天籁之声和一声声悠远深情的呼唤。这声呼唤,牵着我的心,动着我的情,左右着我的思绪,直至把我整个人吸引到广阔无际的草原上来。   蓝天、白云、远山、近水、风车、敖包,以及散落在草丛里数也数不清的各色野花和慢慢移动着的牛群、羊群,构成了乌兰布统草原一副简洁明了的油画世界。这一画面,对于我这个从未涉足过草原的人来说,已足以驱散掉我长途跋涉12个小时后的疲劳和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足以让我的神经中枢在极短的时间内兴奋到极点。   车窗外,落日里的草原笼罩在一层金色的余辉里,油亮的草叶上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就连那些低头啃草的牛羊背上也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晕。可能是汽车发动机那嘈杂的声音惊吓到了休闲惯了的肥硕的草原黄鼠,它们骤然间停止了吃草,一个个立起后退,抱着两只前爪,歪着圆滚滚的小脑袋,瞪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紧张地注视着由远而近的汽车,然后便在人们一阵阵的惊呼声中,嗖嗖地奔跑起来,一转身便消失在了草丛下边的洞穴里。此时,极目远望,连绵起伏的草原竟有一种大海般的神韵,恢弘,浩渺,波澜壮阔,气象万千。蓦地,我的脑海里涌现出了“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句来。是了,诗中所描写的场景,不正是我眼前所见到的一切?诗中的地点,不正是我眼前的乌兰布统大草原吗?只不过,我眼前的草原比诗中的意境多了几份热烈,少了几份苍凉。就在我的思绪随着草原景色的变换而尽情驰骋时,车队已驶进了乌兰布统小镇,继而便来到了我要下榻的红山宾馆里。      一、怡人的气候·喷香的烤肉·草原的夜色   乌兰布统为蒙语,汉语的意思是红色的坛形山,实指大、小红山。乌兰布统小镇,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西南部,距北京450公里,距承德260公里。乌兰布统草原,过去曾是清朝皇家木兰围场的一部分。1964年8月,北京军区在此建立红山军马场,主要担负着为边防部队养育、驯化、输送军马的任务。随着时间的推移,红山军马场完成了其历史使命,现早已交与当地政府管理。   简单地在宾馆里吃了点晚饭后,我们一家人便来到了乌兰布统小镇的街道上。刚一出宾馆的大院,一股沁人心脾的凉爽便迎面扑来,猝不及防的我顿时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这凉爽,不是炎热的夏季一阵瓢泼大雨过后的那种清凉,而是初春时节或晚秋时节那样一种透彻心扉的寒冷。环顾四周,但见街道上的人大都穿着长裤和长袖上衣。路两边卖水果的摊子上,一筐筐新鲜的杏子正泛着黄澄澄的诱人色泽。蓦地,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连串的疑问。中伏的季节,这里的气候咋会这么寒冷?本该五月份就熟的杏子,咋会现在才熟?须臾,我便完全明白了。乌兰布统地处塞罕坝北麓,平均海拔在1640米左右,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的昼夜温差很大,年最高气温也不超过26——29℃,是一个夏无炎热的理想避暑圣地。难怪古代的皇帝在承德修建了避暑山庄,以供自己和皇室成员避暑纳凉。   此时,天还未完全黑下来,然大街上的路灯和商店、旅馆以及饭店门头上的霓虹灯却已闪烁了起来,烤羊肉串、烤羊腿的香味已经弥漫起来。徜徉在这样的环境里,很容易让人衍生出食欲,很容易让人生发出一种找个地方坐一坐的感觉。烤羊肉串的小贩不失时机地告诉我,这里的羊生活在一种纯天然环境下,吃的是草原上未受任何污染的鲜嫩的青草,喝的是纯净的雪山矿泉水,羊肉肥美鲜嫩,少有膻味。这样的羊肉,别说是经调料腌渍,就是不放上孜然等调味品,单经木炭火的烘烤,就会香味扑鼻,吃后令人回味无穷。禁不住小贩的宣传和香味的诱惑,我们一家人相视一笑,围着一个小小的圆桌坐了下来,点上几十串羊肉串,听着那噼噼啪啪的烤肉声,慢慢地等待着那即将上桌的美味……   夜深了。等我们一家人回到宾馆时,宾馆院子里热闹的篝火晚会已经结束了。匆匆地回到房间内换上一套保暖的衣服后,我们一家人便从宾馆后院的便门里来到了草原上。   循着渐行渐高的地势一路往草原深处走去,越往里走,小镇及宾馆里投射出来的灯光越黯淡;越往里走,夜的氛围越浓烈;越往里走,露水将鞋面打湿的冰凉感越强烈。找一处有石头的地方坐下来,抬头仰望那深邃的苍穹,但见黛兰色的天宇里,颗颗繁星犹如一枚枚晶莹剔透的宝石点缀在一块湖蓝色的幕布上,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癫痫又如一双双童真的眼睛在调皮地一眨一眨地窥探着人世间的一切。忽有萤火虫从眼前飞过,惹得从未见过此类昆虫的妻子和孩子一路欢呼追赶。此景此景,使我蓦地想到了孩提时代的夏夜在老家场院里乘凉的情景,想到了那种耳听昆虫鸣、手把凉扇摇的农村慢生活节奏,思绪便也不由自主地回到了那个天真烂漫的年代……然一别故乡三十年,已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故乡哪还有夏夜乘凉的人影,哪还有听着故事、数着星星入睡的场景?城乡的巨变,在给人们带来丰厚、优越生活条件的同时,也在慢慢地影响着、改变着人们的心态,时下的人想要平心静气地去体会一下大自然带给人们的种种感受,似乎已经真的很难很难,甚至是一种奢望。   夜风拂面,旷野无边,天籁声声,繁星点点。哦,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又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啊。想不到在这远离故乡1200多公里的乌兰布统小镇,年愈50的我,又重温了一段孩子时期才有的童话般的美妙场景,又亲身体验了一回大自然带给人类的无与伦比的宁静……      二、缤纷的野花·挺拔的白桦·浑圆的马勃   七月的乌兰布统草原,简直就是绿的世界,花的海洋。徜徉在绿油油的没膝深的草丛里,呼吸着甜丝丝、湿润润的清新空气,迎着太阳光的方向极目远眺,连绵起伏的草原就像一块硕大无垠的绿毯,那白的、红的、黄的、蓝的、紫的等各色野花点缀期间,灿烂夺目,熠熠生光。微风吹拂,绿浪翻涌,红黄若现。此刻,别说是好动的孩子和爱美的女人,就是我这个50岁的男人也禁不住诱惑,弯腰仔细地欣赏起那一朵朵、一片片的野花来,并不失时机地掏出手机给花儿们留下一个美丽的倩影。妻子和女儿也是第一次来草原,她们尽情地摆出各种姿势和五彩缤纷的野花合影留念。   草原深处,两个妇女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埋头采花,看他们的装束穿戴应该是当地的居民。当我走到他们旁边时,那个男人冲我友好地笑了笑,但他的两手却仍在不停地采摘着我刚才看到的一种金黄色的花。我问这是一种什么花,你们采这么多鲜花干啥?男人拍了拍挎在身上的竹筐说,这种花叫金莲花,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主治咽炎、扁桃体炎、口疮等病。蒙古人以肉食为主,吃多了自然消化不好,且容易上火。在以前那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每当牧民上火时,就用晒干的金莲花泡水喝。喝不了几次,火就消了,病就好了。他说着又指了指不远处一株开着风铃一样的蓝色花朵说,这叫翠雀,我们这里叫鸽子花。这花全株有毒,但却是根治牙疼的好药;那白色的叫紫斑风铃花,全草可以入药,性凉味苦,主治头疼;那红色的叫山丹花,能活血祛瘀,解毒消肿。男人说着走到一株蓬勃盛开、花朵独特的野花旁,顺手拽下一根枝子后说,这叫干支梅,也叫二色补血草,具有强劲的补血功能。花朵初开时是紫色和粉红色,但一旦成熟,就会变成雪白色,且永不脱落,是装饰家庭再好不过的花了……男人如数家珍一样地向我解说着,我真的有了一种“一步踏三草,草草都是药”、真的有了一种乌兰布统草原是一座天然的医药宝库的感觉。   告别采药人后,越野车在当地导游的引领下,沿着一条不算平坦的土路一直向前驶去,开阔的视野里陡然间出现了一片莽莽苍苍的白桦林。   对白桦林,之前我一直是在电影、电视或摄影图片上才见到过它的影子,但这却一点也不影响我一直以来对它的好感。这不仅仅是因为白桦那伟岸、正直的品格像极了家乡的白杨树,像极了一队队排列整齐守卫家乡的哨兵,也不仅仅是因为成片的白桦林所焕发出来的那种磅礴的气势能给人一种安全感,更重要的是白桦树树身之上那一只只褐色的眼睛。我仿佛觉得,每一棵白桦树都是一尊圣洁的女神,更仿哈尔滨看羊羔疯上那个医院佛觉得,那一只只流露着或悲伤或哀愁或喜悦眼神的褐色眼睛,似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讲述着一段段凄美缠绵的情感;对白桦林,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俄罗斯的那部叫《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电影。影片中的那几个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为捍卫自己的家园,在同法西斯歹徒做了殊死的搏斗后,壮烈地牺牲在了寂静的白桦林中。从此,白桦的影子,白桦的精神,便深深地植根在了我的脑海里。今天,当我迈步走进茂密的白桦林,抚摸着它那光滑的树干时,这种感觉竟是那样的强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也不知道这种想法切不切合实际,更不知道这种想法究竟是对还是错,但此刻一种凄美、悲壮、崇高的情感却强烈地冲击着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驻足林间,心胸如洗;侧耳细听,万籁俱寂;凝神静望,通透空明。白桦树以其纯正质朴的品格和不畏严寒、勇于向上的精神,再一次深深地打动了我,感染了我,让我的灵魂在朴素的唯美中又一次地得到了升华。   离开白桦林后,越野车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驶进了一片稀稀疏疏的山榆林中。林子之中,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正欢快地流淌着。同行的十多辆车,都不约而同地开进了溪水中,加足了马力地向前奔跑着。随着发动机的阵阵轰鸣声,洁白的水花溅起一丈多高。妻子将车停在了林子里,望着同行的车队那一阵阵发疯似的奔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我知道,妻子是不会去干这样的傻事的。果然,妻子下车后叫上我和女儿散漫地向榆林深处走去。“快看,蘑菇!”女儿大叫了起来。循着女儿奔跑的方向,我惊喜地发现草丛里真的散落着一个个馒头大小的雪白的蘑菇。女儿像得了宝贝一样地将蘑菇摘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抚摸着。我也拣起一个蘑菇掰了开来,那洁白的蘑菇肉便立刻喧腾腾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蓦地,一副童年时期的画面便清晰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夏季,雨后的林间,柔软潮湿。一个个的马勃像是听到了出征的号角,争先恐后地钻出了地面。就在我和小伙伴们刚想采摘时,一个浑厚西安癫痫病医院有哪几家的声音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别动,那是药,不是蘑菇!”见我们不怎么相信,发话的老汉变魔术似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干馒头似的东西一掰两半说:“这就是你们要摘的马勃。瞧,里边都是黑色的的药面,要是不小心弄伤了手或别的地方,可以将这些黑粉末压在上边,血马上就会止住。”   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妻子和女儿听的时候,一个拄着单拐的老汉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告诉我女儿,马勃也叫马勃菌,因形状像马粪,当地人又叫它马粪包。之后,他问我是不是学医的,要不咋会对一般人都不认识的马勃这么清楚。当我如实相告后,老汉无限惋惜地叹了口气说,你要是学医的就好了,那样,也能给我这风湿病出个治疗的方子。像我这样拄着拐杖走路,连那两头毛驴也放不了。老汉说着,抬起拐杖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溪边上那两头被横冲直撞的越野车惊扰得慌慌张张的毛驴。此刻,我张了张嘴,竟一时羞愧得不知道该对这个身有残疾的老汉说些什么。      三、黄灿灿的油菜花·绿油油的麦苗·肥嘟嘟的牧草   故乡也种油菜,但那是当蔬菜吃的。为了留下种子,才在地头上剩下那么几棵,等待它慢慢开花结籽。然稀稀拉拉的几株油菜花,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产生出一种惊叹的感觉来。但当我在乌兰布统草原一脚踏进油菜地,置身于一片花的海洋里时,我却真的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惊叹。那焦黄的花朵,恣意张扬、耀眼夺目,密密麻麻地开成一束,挤挤挨挨地连成一片,无边无际,接天连地。给人一种油画般艳丽、泼彩般酣畅、云霞般潇洒、火焰般飘逸的真实感觉,给人一种返璞归真、无拘无束、心胸开阔、物我两忘的真切感悟。金色的蜜蜂穿梭于花海里,嗡嗡嘤嘤之声不绝于耳;彩色的蛱蝶追逐嬉戏于田地间,优雅的舞姿婀娜翩跹;快门的咔咔声、人们的惊呼声、叫好声混杂在一起,连坠成一片,声势一阵高过一阵。   此时,望着我那一会儿低头嗅着甜丝丝的花香、一会儿又笑靥如花、一会儿又如醉如痴地站立在花间的妻子和女儿,我的脑海里竟也生发出了一种童真的感觉来,好想在这样的天地里尽情地赤足奔跑一番,好想在这样的环境下痛快地酩酊大醉一回。然后,枕着花香,静静一眠,让一切都统统地融入自然,还世界一清新、宁静;让一切都悉数地充满浪漫,还人间一澄澈、纯真。 共 816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