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凋落的浮华梦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语录
(一)   卢晓雪挽着王婉霞走进西餐厅,寻了个位置坐下。   “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卢晓雪一脸的笑容,象秋季绽放的杜鹃,妖艳而不失雅韵。   “噫,笑得这么灿烂,非奸即娼。有什么好事,快从实招来。”王婉霞打趣地说。   “什么事到你嘴里,都变得那么猥琐。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卢晓雪作势要拽王婉霞。   “好。好。我认错。再不说啥事,我可不听了。”王婉霞笑着躲开卢晓雪伸来的手指。   服务生过来,卢晓雪让王婉霞点餐。王婉霞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点了餐,将餐单递给服务生。服务生自是去后厨下单了。   卢晓雪这才喜滋滋地说:“我和张剑峰已登记拿证了。计划在元旦举办婚礼。”   王婉霞乔装嗔怪道:“你个死八婆,不是说好我们一起办婚礼的吗?干嘛单飞?害怕自己嫁不出去了吗?”   卢晓雪笑道:“张剑峰不象陈昊那么年轻。你们等得起,我可等不起。我还是早点去享受我的二人世界。嗨,到时你可得做我的伴娘。”   王婉霞道:“当然。你难道还敢找别人做伴娘。我们啥关系?伴娘肯定非我莫属。”   “我从草原来……”正说着,卢晓雪的手机彩铃声响起。卢晓雪滑开电话,见是个陌生的号码,便心不在焉地问道:“谁呀?”   电话里立即传出一个男人嗡声嗡气的声音:“你是卢晓雪吧?你老公现在我们手上。给你两天时间,赶快去筹集1000万现金,到时通知你交钱赎人。记住,别报警。否则,别怪我们心狠撕票。”   卢晓雪一楞,正不知该如何回答,电话里又传出了张剑峰急促惊慌的声音:“晓雪,快救我。主卧室门后的保险柜里有些现金,密码是你的生日。床头柜里有两张信用卡,密码是你手机号后六位数。赶快去将钱提出来,按他们说的办。要快……”   卢晓雪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电话就被挂断了。望着手中的电话,半晌,卢晓雪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王婉霞忙问:“出了什么事?”   卢晓雪哭泣了一会,才呢喃道:“剑峰被绑架了。”   王婉霞也一怔:“绑架?怎么会呢。电话是绑匪打来的?”   卢晓雪边哭边点着头。   “那绑匪怎么说的?”王婉霞急忙问道。   “绑匪说要1000万。两天后交钱赎人。”卢晓雪说道。   “那怎么办呢?你和张剑峰有那么多钱吗?要不,咱报警吧。”王婉霞说。   “不行。绑匪说了,报警就撕票。万一他们真杀了剑峰,我该怎么办。”卢晓雪道。   “那你知道张剑峰有那么多钱?1000万呢?”听卢晓雪不愿报警,王婉霞又问道。   “我不知道他有多少钱。但他说保险柜和信用卡上有些钱,让我去提出来。”卢晓雪说。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先将钱筹齐了再说。”王婉霞拉着卢晓雪急忙离开了西餐厅。      (二)   卢晓雪在王婉霞的陪同下,回到家里。按张剑峰说的,从保险柜里取出了四十万元现金。又用信用卡从银行提出了250万。但离绑匪提出的1000万,还差很多。卢晓雪便将自己的手饰等贵重物品拿去当了,凑足了330万,还差600多万。卢晓雪再也无办法可想,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   第二天晚上,卢晓雪又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催问卢晓雪赎金筹齐了没有。卢晓雪说只筹到330万,实在在也拿不出来了。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张剑峰的声音,焦急地让卢晓雪快去找他的朋友杨天一,说在他那能借到些钱。绑匪说再宽限两天的时间让卢晓雪去筹钱后,很快挂了电话。   卢晓雪便按张剑峰所说,去找杨天一。   杨天一是张剑峰的生意合伙人,二人同是资产过亿的公司股东,并且还是有同样经历的海归,关系亲如兄弟。杨天一听卢晓雪说张剑峰被绑架后,急忙筹集了200多万,加上卢晓雪筹集的330万,共湊足了600万元。但仍达不到绑匪的要求。卢晓雪说能不能在公司想想办法。杨天一说,公司帐上能动的也只有那200多万,其他都压在技术开发和固定资产上了,一时半会抽不出来。接着,杨天一就主张报警。卢晓雪却连连摇头说不行,一报警,万一让绑匪知道,张剑峰就会没命了。   第四天上午,卢晓雪再接到绑匪电话,急忙说凑足了600万,再也想不出办法了。绑匪说600万就600万吧,下午再通知交钱时间和地点。   王婉霞出门买菜回来,问卢晓雪有什么新情况没有?卢晓雪将绑匪再来电话的事告诉了她。   王婉霞说,既然绑匪将赎金打折了,交完钱,张剑峰就应该没事会回来了,让卢晓雪放轻松些。说着便去厨房做饭。   不一会,饭菜做好,王婉霞拉着卢晓雪到餐桌前,劝她尽量多吃些东西,才能保证精力,好应付下午的交钱赎人。看着王婉霞忙前忙后陪着自己几天,卢晓雪歉意地说,让你受累了。王婉霞说,咱是好姐妹、好闺蜜,用不着客气。   二人正吃着饭,听到门铃响。王婉霞去开门,却忽然来了几位警察。   警察进屋,问明了二人身份,然后向卢晓雪询问张剑峰被绑架的情况。卢晓雪很诧异说:“我们并没报警。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警察说:“杨天一,你认识吗?是他报的案。有报案,我们就得履行职责,了解清楚具体情况。”   卢晓雪气咻咻地说:“这个杨天一,亏了他还是剑峰的兄弟。难道就不想要剑峰的命了吗?”   警察正色道:“你这态度不对。任何人受到人身伤害或危险,都应当相信人民警察。只有及时报警,才能阻止危险发生或减少人身伤害。也才能震慑犯罪份子,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配合公安机关,查清案情,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卢晓雪听警察如此说,便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就将事情经过都告诉你们吧。”说着,就将整个事情的详细过程一滴不漏地告诉了警察。临了,问道:“事情就是这样。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正说着,卢晓雪手机响起短信铃声,打开短信,是绑匪发来的:今晚七点,在市东郊高速路桥下桥洞里,一手交钱一手放人。   卢晓雪看罢,将手机递给为首的警察蒋队长。   蒋队长看后说:“我立即回局里去向领导汇报,并研究具体解救方案。留下两位同志来陪你,有什么新情况,我们的同志会处理。”   武汉哪个儿童医院看癫痫好 卢晓雪担心张剑峰的安全,说:“蒋队长,要不我将600万给绑匪算了。收了钱,他们就放人了。也免了麻烦你们。”话语里,带着明显的不信任色彩。   蒋队长耐心地做着工作:“卢晓雪同志,打击犯罪,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也调査过了,知道张剑峰佷有钱。但再有钱,也不能向犯罪份子妥协。犯罪份子一旦得逞,就会变本加厉。以后,隔三叉五地来骚扰你们,你们能过安静日子吗?所以,对一切犯罪份子,必须给予坚决打击,社会才能平安,人民群众才会过上安稳日子。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想方设法保护人质安全,平安地解救出人质。”   卢晓雪无话可说,只好点头答应。      (三)   蒋队长很快又回来了。向卢晓雪详细介绍了解救方案,并吩咐卢晓雪按绑匪约定的时间地点准时赴约,配合警方开展解救工作。   按绑匪约定,卢晓雪将600万元现金装进一只旅行箱,早早来到东郊高速路桥下的桥洞里等候绑匪的到来。   警方在目标点四周埋伏好了警力,方圆二公里范围都纳入了暗哨监视视角内,四名狙击手持狙击步枪从四个方向监视着目标点。   可是从绑匪约定的晚七点,一直等到晚上十点,绑匪也没露面。蒋队长心知出状况了,便命令取消行动。返回队里,蒋队长分析应该是走漏了消息,绑匪预先知道了行动计划,所以才没赴约。那么绑匪怎么会知道行动计划?又是谁走漏了消息呢?经过对警察方面的排查,认为警方人员泄密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不是警方人员所为,知道这次行动的就只有卢晓雪和王婉霞两人,卢晓雪与绑匪沟通的可能性也不大。除此之外,就剩下王婉霞是知情人。蒋队长为了引蛇出洞,立即撤回了陪在卢晓雪身旁的两名警察,并一边对卢晓雪王婉霞的手机进行监听,一边监视调查王婉霞的动向。   再说卢晓雪因行动失败,神情沮丧地回到家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静等绑匪再一次联系自己。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忽然有个小女孩送来了个礼品盒。卢晓雪问小女孩,盒子是谁让送来的。小女孩说是位戴墨镜和口罩的叔叔让送来的。卢晓雪问叔叔呢,小女孩说走了。送走小女孩,卢晓雪打开盒子一看,吓得面色苍白,几乎昏死过去。   原来盒里装的是一只血淋淋的手指。   不一会,卢晓雪又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仍然是绑匪打来的。绑匪开口就说,你竟敢报警,相信警察。送去的礼品盒看到了吧,那根手指就是你配合警察的惩罚。如果再敢报警,就等着给你老公收尸吧。   卢晓雪忙说,我再不报警了。你们赶快再找时间地点,我交钱,你们放人。   见绑匪挂了电话后,王婉霞也在一边说道,这事还真不能告诉警察了。如果昨晚不是警察搅和,也许绑匪就收钱放人了。结果,警察一掺和,害得张剑峰掉了根手指。这绑匪不但神通广大,知道警察的一举一动,还心狠手辣,啥事都做得出来。但愿能赶快交钱放人吧。   卢晓雪在坐立不安中等待绑匪再约定交钱赎人的消息,心想着王婉霞说得对,这绑匪的本事也太大了,如果让绑匪知道自己再与警察配合,岂不真要了剑峰的命。这事还真不能再让警察知道了。因为连续几天的紧张刺激和压抑困扰,想着想着卢晓雪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卢晓雪听到闹声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只见几名警察正往王婉霞手腕上戴手铐。   卢晓雪见状怒道,你们放着绑匪不去抓,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抓王婉霞。   这时,蒋队长走进来,对卢晓雪说,你该问问你的好姐妹、好闺蜜,都做了些什么?   癫痫最好的办法 卢晓雪疑惑地望向王婉霞。   王婉霞内疚地低下头,呢喃道,晓雪,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和张剑峰。   卢晓雪睁大了眼睛,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神态盯着王婉霞,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蒋队长让人将一台监听录音仪放在茶几上,仪器上立即传出了王婉霞的声音:陈昊,不是说好不伤害张剑峰的吗?你们却竟然剁了他的手指!我不干了。你们赶快将张剑峰放了。   仪器上,王婉霞的声音结束,又立即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婉霞,你咋这么婆婆妈妈的。不给卢晓雪一点恐吓,万一她一心软,再吿诉警察,我们岂不都完了。你还是稳住她,坚决不能再配合警察,我尽快通知她交钱。收到钱,咱就完事了。   王婉霞的声音再起;那张剑峰呢?你们没对他怎么样吧?   男人的声音道:放心。没拿到钱,我们不会对他怎样。   卢晓雪听出了男人的声音,正是王婉霞的男朋友陈昊。她怎么也难相信,这场绑架竟是自己最好的姐妹、闺蜜和她的男朋友所策划导演的。不禁悲从心起,猝然昏了过去。      (四)   原来,卢晓雪和王婉霞是大学同学,二人都身材高佻,亭亭玉立,青春靓丽。不同的是二人个性约有不同,卢晓雪性柔温婉、蕙质兰心,王婉霞活泼开朗、凡事好胜争强。但在人生观、价值观上二人却惊人地相似。正因如此,二人很快成了好姐妹,好闺蜜。毕业后,二人都有了各自的工作,但在寻找另一半的时候,却约定一定要找个有钱或有势的好男人,尽早享受衣食不愁、不用辛苦劳累的快乐开心的人生。   带着这个愿望,二人竟还很快地找到了各自心仪的对象。   卢晓雪的男朋友叫张剑峰,是在国外闯荡了多年的海归,与杨天一合伙开了家国际科技贸易公司,专门从事高新科技开发研究和成果贸易。目前,已积累资产过亿,是不折不扣的大富豪。但年龄却有些偏大,已近50岁。卢晓雪与其交往后,张剑峰甚是满意。并且出手极为大方,短短一年时间不到,便为卢晓雪购买手饰、服饰、化妆品等奢侈品花费了数十万元之多。   前不久,二人办理了结婚登记后,张剑峰便要求卢晓雪辞去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怕卢晓雪呆在家寂寞,张剑峰还为她办理了股票帐户,在帐户上一次就注入了50万元,供她消遣。   王婉霞的男朋友叫陈昊,也是位公司老板,但比起张剑峰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喻。但陈昊的优势在年轻,三十出头。陈昊对王婉霞的要求也能尽量满足,但与张剑峰给予卢晓雪的花费比起来,就逊色了一大节。王婉霞也因此对卢晓雪有了些许的嫉妒。   前几天,陈昊忽然对王婉霞说,自己揽到一单生意,需要注入三千多万。自己拿出了所有的资产并从朋友处筹措了一些,加起来也只有二千多万,还差一千万没着落。如果凑不齐这笔资金,这单得来不易的生意就会泡汤。   王婉霞说,一千万这么大笔资金,上哪里去筹。实在不行,就只好放弃了。   陈昊说,你不是说张剑峰很有钱吗?找他帮忙筹点,怎么样?   王婉霞说,我和张剑峰也不很熟,只因他是晓雪的男朋友,仅仅认识而已。无亲无故,这么大笔钱,他能借吗?   陈昊说,我倒有个想法,既不好开口找他借,咱就另想法让他主动拿一千万来给咱们。 陕西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 共 62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