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雪舞我心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一   倏忽之间,年就到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岁月的车轮都不会停下前行的脚步,季节依旧按部就班的轮回,节气更是有条不紊的依次渐进,有序更替。大寒,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也昭示一年中最冷最凛冽的日子来临。   昨天天空洋洋洒洒的飘了一场小雪,这是2018的第一场雪,不算大却壮观而唯美。一夜醒来,遍地雪花开,视野里白茫茫一片,远处的亭台楼阁,树木道路都被粉雕玉琢了一般,晶莹无暇。北风呼啸,白雪皑皑,想起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真的是一幅壮美的景像。   寒风在窗外怒吼,那一声声揭斯底里的叫嚣声,仿佛要冲破重重阻隔奋力的闯进屋来。临窗而立,不觉身子抖了下,仿佛严寒真的破窗扑面而来。   生活在北方的自己早已习惯了零下几度,甚至十几度的寒。每天全副武装的出门,帽子,围巾,手套,口罩,严严实实,把自己装扮的像个蒙面人般。大街上,满是脚步匆匆,如自己这般的行路人。你着红妆,我穿绿袄,她更是粉的妖娆,谁说冬天是单调的季节呢,青灰色的是头顶的天空,而只要心情靓丽,就会舞出多彩的人生。   莫名的爱上了重色彩的衣服,大红大绿亦或是明黄。也许正如人们所说,喜欢用鲜艳来装扮自己了就证明老了,是这样么?不觉就驻足审视镜前的自己,刺眼的白发在发迹间若隐若现。曾几何时,偶然发现几根白发就会小心翼翼的拔掉,不疼不痒的,不觉讨厌,仿佛还生出几许斗志来。而现在,只是三,四年的时光吧,面对那些飞扬跋扈的白发我却再也无能无力,它们图腾着韶华不再,青春不再。   青春,多么美好的一段印记啊。十六,七岁的雨季,十七,八岁的花季,大把大把的光阴,大把大把的梦想,就像拽在手中的风筝一样,你想让它飞上蓝天,它就飞上蓝天,你想让它飞多高,它就能飞多高……岁月是一把无形的刀,它总能为你雕刻成属于你的最真实的人生,或精彩或平淡。   离开初中许多年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没有手机,更没有网络,唯一的通讯工具便是书信来往。班里要好的同学,也可以说是那时的死党吧,毕业时好像生离死别似的,在各自的留言册上默默涂鸦下通讯地址,然后抱在一起大哭一场,好像从此天涯陌路。有人继续学业,进入中专或是技校,那时好像对于高中都不是太热衷,所以很少有人跨入高中的门槛,向大学迈进,更有人步入社会,过早的开始了职场生涯。      二   遇见海,是很偶然也很巧合的事。一直喜欢走那条宽敞的大公路,那天,同科室的姐姐去超市买东西,便陪她一起走小路顺便回家。傍晚五点多光景,太阳已经西斜,我依然帽子、围巾、口罩的全副武装着。与同事一边走一边聊着,忽然耳畔有人呼喊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以为是错觉,紧接着又是一声。循着声音回头,一个高大的男人望着我,“L,不认识我了么?”我疑惑着,眼睛瞪得老大,意思是说,你是谁,我认识你么?男人嘴一咧笑出声来,“我姓G,曾经跟你在一条街住呢。”我疑惑着,望着那双眼睛,似曾相识,可绞尽脑汁就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小学我们同班,初中我们同校,你就一点印象都没有?”男人笑得有些不自然了,仿佛被遗忘是件很悲惨的事。我忽闪着眼睛,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终于从那双似曾相识的眸子里,记起一个人来,“海,你是海吗?”他又笑起来,“是啊,大街上,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一点都没变,一双大眼睛还那样清澈,而你却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海不觉耸耸肩,佯装委屈。我赶紧不好意思的连连道歉,半开玩笑的说“我眼大无神,老了记性也不好,老同学对不起哦。”哈哈,我们同时笑起来,四目相对,好像又活回到那年那月那时光。   海应该是三、四年级时转学到我们班的,后来熟悉些,才知道与我同住一条街,是不久前搬来的外来户。家中兄弟姐妹多,可以说穷的一片狼藉。记得他那时瘦瘦小小的个子,头发长的好像一年半载也不理的样子,乱蓬蓬的竖立在头顶。   雪是冬天的精灵,是大地的孩子,早些年,对于生在北方的自己,雪并不是什么稀罕物,记忆里每年的冬天都会时不时的有雪落下来。打雪仗,堆雪人,跟小伙伴们一路欢笑着溜着脚下的冰雪去上学,偶尔摔倒,也会不疼不痒的立马爬起来继续。那时天空蓝的清澈,雪花也白的刺眼。   印象最深的就是下雪天我们一起走,大家你追我赶的走着闹着,我说,雪像糖,是甜的,立马有人反驳,雪像盐,是咸的,更有人说,雪是面粉,那个人便是海。争议不下,就都停下来,找一块儿没被人践踏过的雪地,拂去表面的雪,抓起一把里面的白雪来放进嘴巴里,然后都表情诡异着,哈哈大笑起来。   雪不甜也不咸,冰凉凉的,像极了小时候夏天里雪糕的味道。我看到海脸上划过的失落,“如果是面粉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吃上白面馒头”,清楚地记得我当时笑他傻。后来升入初中,相邻的两个班,随着年龄的长大,彼此之间有了陌生感,很少在一起来去。再后来他家搬走了,从此就再无联系。   时光匆匆,岁月苒苒,不觉已逝去二十余载春秋,当年的傻小子再见却别有一番天地,高高帅帅的,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与成熟。初中毕业便辍学走入社会,打零工,当学徒,后来自己做生意,起起落落几经周折,现在已经把生意打理的风生水起……      三   中午时分,雪花停止了飞舞,安静的落在楼顶,树梢,窗前,路面上。小区的物业人员拿着铁锹叮叮当当的忙碌着,清理着路面上的积雪。一群放学归来的孩子在接送站阿姨的前后照应下,叽叽喳喳的走进来,远远地看不清他们的笑脸,但我能想像的到他们的幸福。   我定定的望着窗外,看孩子们走在白雪皑皑的天空下,像一群快乐的小鸟,我不知道他们对于一场雪从心底里有没有幻想与奢望,我想即使有,也不会如我和海小时候那般只是苛求甜或咸的单一味道,更不会有对于白白的面粉的奢望…… 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好荆门看羊羔疯医院哪家强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羔疯最好清远哪里有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