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住在文字与花蕊里的丫头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摘要:校园爱情故事 文字与花儿这东西都是很有性格的,她们的性格大都与支会她们生长的“艺人”的性格相似。对于我来说她们就犹如烟斗里浸过烧酒的烟丝,这些东西刚吸上第一口很呛,可要是有了阅历与智慧之后,就越抽越来劲,天知道到最后会有多痛!染上了便很难戒掉,又无可挽回,你视她等同于你的生命,可最终却只是花语尘埃旧时痕…………..   可我却依然爱她们,就像我偏爱黑白与幽暗一样,的确我喜欢旧的的东西还有旧人。我也习惯收藏,因为记忆需要实物的承载与积淀方可大胆的天马行空的想像。所以我的家里多有七八十年代姑妈用过的小粉盒,还有旧墙上挂过的八九十年代母亲教书时的风景年画,画报,贺年卡等,都是些不值钱的物件,但这净是些旧东西,有韵味儿,又有文字与历史的厚重感,着实叫我爱不释手。上大学的时候我还一直保持着这种嗜好,我把花树的叶子做成标本挂在墙壁上,一挂就是四年;在课业里,我刻意的把《心语》那首歌,歌词抄了一半,另一半留给了丫头,因为我觉得文字是可以留住一些东西的,这些东西也该被留住。就像是送别人礼物,我也总是将有些难以启齿的语言寄予到那本我尽心挑选的书本里,然后再送给我所在乎的人。因为我比较含蓄,我偏爱那灰黄的书卷与裹在信封里的藏着墨香与深情的一纸纸素笺,我也偏爱躯体上或者是地理上那浅浅的距离,也就是淡淡的相思,古人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种委婉的情愫是再好不过了,将情感寄托在物候的变更与季相的交替里,这是多么幽静、清雅与细腻的搭配,若是再衔来丁点的文字,嵌在花丛里,也许,我是说也许,有了笔尖上划过的文字样式,这情会来的更稳妥,更真实,更坚毅,更具有空间的深邃、力度与无限憧憬里的美妙。   最近,身边的朋友时常向我发问:在这个速朽又繁琐的时代,回忆与永恒是否成了奢望?我的回答总是那么无力,因为面对毕业季,分手季,我真的也是一个新人,曾经我也是很纠结,但后来想想,我觉得没必要过于执念,一切都随缘吧,要是有缘就还会再会!要是无缘?那么这里的永恒与念想,她就应该是蕴藏在诗歌里的清甜又微涩的文字的味道;是碧玉丛中花儿吮吸雨水的样子,是画布上水彩亲吻素颜轮廓的意中人的感觉。在这种停顿与留白之间,用精妙凝练又富于韵律与节奏的语言和形体艺术重组时光碎片,唯以此方可留住那些光影斑驳的刻骨铭心的残缺的悠远的神来之美!这些美都只适合收藏,或者在文字、花芯与影像里偶尔出现?   那年我去了一趟博物馆,瞭见一台清末民初时生产的映画机,说这台映画机最后几经周折到了一进步青年手里,他用映画机录下半部民国史,最令我记忆深刻的是他录下的那时代在大学生活中,一个男孩和他一直很倾慕的丫头之间的点点滴滴。我在解说中知道原来男孩与丫头都是北方人,只是丫头更北,那时候虽然常年军阀混战,但国人大都已经清醒,政府也开办了许多新式学堂,男孩与丫头都学的是林木。初见丫头时,她戴着一副红边的大眼镜,穿着白里泛黄的毛料外套,额边的细刘海稍稍遮住右眼,她说话很缓,语调很轻,宛如泉水流到山涧那种。其实略懂历史的人都知道那时候像这种男女双招的学校很少,所以说女生就是学校的宝贝,更别说像丫头这么可人的姑娘。身边明里暗里追求过他的军官,校友很多,可男孩一直坐在丫头座位的后面,四年一直都没有变,他总是用含蓄的方式去帮助丫头,丫头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孩,当她感知之后,总也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男孩也不傻,他绝不逾越雷池半步,总是远远的护着丫头。   (一)   看完画片后,印象最深的是课业老师带她们出省实习的那次,头一天晚上刚到地方,就听老师说当地的小吃很辣很刺激,那时天色已暗,同学们都赶忙吃完晚饭各自在房间里坐着休息,那会儿为了安全和统一管理,男女生宿舍都离得很近。大概晚上8点钟那会儿,丫头故作镇定的敲开男孩的房门说有事找他,男孩就过去了,到丫头房间之后,她和舍友坏坏的锁上门,然后拿出半条超辣的鸡翅给男孩吃,说是不吃就不给开门,那会儿人们思想还不是很前卫,要是时间久了,这种事情传出去会被老师狠批的。但男孩却很不在意,其实男孩本就不怎么怕辣,但为了与意中人多呆一会儿,便故作推辞了很久方才咬了一口鸡翅上的碎肉,丫头很贴心,很快便送来了温开水,男孩边喝着水,边瞧着丫头那俊巧的脸庞下迷萌的眼神,很久,很久,但好像又很快,很快!   (二)   实习结束那天,老师准许他们买些零碎,纪念品什么的。到达当地古镇时,时间还早,大家就提议一起去玩,那时候西洋的许多新鲜的玩意都刚刚涌入国内,有音乐盒,手表、玻璃挂件等很多新鲜的玩意儿,可是最惊险的算是中西结合的鬼屋了,男同学们都兴奋又略显绅士风度的挽住心爱的人的胳膊跃跃欲试,于是男孩也笨笨的挽住丫头的胳膊,邀请丫头一起进去玩,丫头开始也有些害怕,最终鼓起勇气对男孩说:“进去之后,你一定要抓紧我,手不可以放开!”男孩答应了。从入口到出口大约两分钟的路程,不知道丫头是什么感觉,男孩觉得没有一丁点害怕,满满的尽是些琐碎的幸福。玩累了大家提议各自去吃饭,丫头提议去吃点清淡的,于是两人叫了两碗酸辣粉,厨师给都放了芫荽,不想两人却都不吃这东西,面面相觑,然后相视一笑,就都把这调味的菜捡在桌子上,堆成一堆,空蓬蓬的,像一个绿色的棉絮团儿,着实有趣。饭后还没到车点。两人又进了悠长悠长的古巷,这会儿人已经很少,巷子里头很安静,两人也离得很近,远处有个做传统雕工的手艺人,丫头很喜欢就过去看,她买了一个檀香的木梳子,雕工师傅问她刻什么字,她说就刻“妈妈最好,然后再在后面缀上自己的名字”;男孩灵机一动便也作出刻文:“走在一起是缘分,一起在走是幸福”,雕工师傅笑着看了看他俩,丫头嘴里嘀咕着,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总之,看上去有点难为情的样子。回来之后没多久就上了火车,原定的车厢的人太多,于是他俩就去了别的空车厢,相互坐在彼此的对面聊天,令青年映画师记忆最深的是男孩问丫头:“你为什么戴那么大框的眼镜。”丫头说:“遮丑!”可在男孩那里丫头始终是最漂亮的。后来丫头说困了要休息,男孩是看着她睡着的…….然后就没了然后…..   这些都是我在映画师儿子收集的父亲的手记里看到的,因为映画机是没有声音的,所以所有的语言都是映画师提到的,他说后来抗战爆发了,举校南迁,男孩选择继续出国深造,丫头则在政府谋了个差事,再后来青年映画师不再追踪他们的故事,因为有更重要的东西值得去记录,14年抗战摧毁了几乎所有的美好,还好这台映画机记录了这一切。   后来我也翻看了好多遍青年映画师手记的副本,找了许久都没有主人公的线索,最后在手记的结尾,我看到两句不一样的笔记,上面写着:‘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下面是:‘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又在映画师儿子哪里找到当年男孩与丫头的唯一一张合影,说是身边的同学实习时偷着照的,上头也有这两句话,字迹也基本相同。于是我便不再去追问答案了,因为我懂了,深沉的东西是最适合收藏的,也许她也只适合收藏………   武汉癫痫去哪个医院武汉哪家癫痫医院且专业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常见病因有哪些热烈庆祝黑龙江中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