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感悟溪石(外一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摘要:缓缓的溪流,看似平静的没有波澜。蕴藏水下的却是千军横扫,险象万千。潺潺处犹如力量无穷,每一秒流水一遍一遍的冲刷躲藏溪底的暗礁滚石,从它们身上奔流而去。历经了绵长研磨,历练了万象奔腾,也不知多少雨雪风霜,岁岁年年,原本来之深土掩盖 ,大山陨落的菱角凸显的盘根杂石,总因为你的张扬的外相,人们将你拒之身前。你也因为不堪重用,沮丧的沫流溪中,心里无比的抵触,抗拒命运的摆布,和不甘心的没落。但已置身险境,心忧堪忧! 每次到溪滩驻留,都会自然地寻觅被溪水研磨的光滑而圆润的石头,触手的一份圆润深深的感触心灵,细细的体会一份亲和的悸动。不知不觉地拾起,放到手心柔和的抚摸,遥想这样圆润的来历,历经岁月的印痕。   缓缓的溪流,看似平静的没有波澜。蕴藏水下的却是千军横扫,险象万千。潺潺处犹如力量无穷,每一秒流水一遍一遍的冲刷躲藏溪底的暗礁滚石,从它们身上奔流而去。历经了绵长研磨,历练了万象奔腾,也不知多少雨雪风霜,岁岁年年,原本来之深土掩盖 ,大山陨落的菱角凸显的盘根杂石,总因为你的张扬的外相,人们将你拒之身前。你也因为不堪重用,沮丧的沫流溪中,心里无比的抵触,抗拒命运的摆布,和不甘心的没落。但已置身险境,心忧堪忧!   奔腾的溪流却并不顾及你的傲慢,无视的沮丧,不闻你的抱怨。不听你的辩解。只是照旧自己忙碌,无休止的从你身上奔流而去。溪水无形无聚,无牵无挂。冷落的你无处声张和淹没你的呐喊。望穿岁月,苦度流年,在这奔流的哗哗乐声里吞没了你的本色。你从不安,反抗,无助,沉默,到最终只有适从。最后妥协了绵绵的溪水,任凭他研磨你的身子,掠去你的锋利。也不知历经了多久的年华,你退却了自己的本色,改变了自己的身形,变化的纹路张罗着华丽的外衣。   可曾知,流水奔腾的时候,也随着你的阻隔而改变了路径,平静的流水有了你而变的婉转激昂。流水错落着荡激着水幕的清华。软绵的流水轻轻抚摸菱角平滑,幽幽的抚慰沧桑的印痕。静默的河石,随走了时光的年华,去除了身上的浮土和显露的菱角。就这样宁静在纯洁的世界,相伴着活动的流水,每天都干净体面。   也不曾知时光年华,岁月今朝,往西浮华,今夕安宁。也不感自身如何变化,没有可比的参照,相互滚动撞击着,遗留一声混重的问候。于是乎感激水流的多年来的努力,不懈的改造着外表的浮华,直至显露骨子晶莹,触手的荡心。此刻欲想浮出水面,以展现自己的容颜。一个可得的机遇,破水而出,华容彰显,浓缩着内涵和非凡的魅力。   掌玩在世人的眼眸里,相互评点着你的美与缺,和与贵。色泽华丽的是岁月的印记,条纹绘图是水流的恩赐。落入行家手里,开始的又将是别样的人生。   《收废品的安徽婆婆》   叫她婆婆,对于只有四十五六岁年纪的她来说,似乎有些不妥,但她已是两个孙子的奶奶,况且又不知道她的称谓,所以暂且就先称作婆婆罢了。   认识安徽婆婆是缘于装修新房,装修后大量的处理品是婆婆来收走的。记得是夏天最热的时节,那次正好我碰到她,她中等的个头,圆圆的脸,脸上由于夏日日晒,显的幽黑,而在两侧酒窝处泛着些许红晕,看上去和和气气,倍显亲切的农家形象。已然发福的身子腰几乎和屁股同样的滚圆。我带着她上楼,刚走到三楼就有些气喘嘘嘘,看她吃力的样子,一向喜欢调侃的我随口问道:“怎么没吃饱饭呀,爬不动楼梯?”第一次接触的婆婆略显腼腆,不过到也很直白,显不出在外闯荡多年的老练,带着浓浓的安徽口音回道:“我的孩,我这一天都东家这西家那的乱穿,不知道爬了多少楼梯,现在还要爬五楼,你说我还有力气吗?”(“我的孩”是安徽有些地方的口头语,相当于:“妈呀”的意思)。听到这,我心里就直后悔,感觉刚才又说错话了。人家年纪比自己大,一天到晚的在忙碌,还好意思和人家比赛爬楼梯。所以赶紧圆场:“那你蛮能干的,吃的了苦。这么热的天,不容易!”此话一出,似乎给她炎炎夏日送去了凉爽,得到她的共鸣:“没有办法呀,那么多人要吃饭,老家刚修了房,还有外债......”她毫不避讳和我揭开了家里的老底。然而,上个五楼并不要花费太多时间,所以在她的絮叨声下,我打开了家门。门一开,安徽妈妈就惊讶的说:“我的孩!老板你家真有钱,装修的好漂亮,是复式的吧?!上下两层得多少钱呀?!”看到她的惊讶,眼神里流露出对我家的无限羡慕。我倒不好意思起来:“我不是老板,我们是有钱人中的穷人!你看小区里面还有别墅,排屋。他们才是有钱人!”看到她对城里人殷实生活的向往,我不忍和她有意拉开距离:“我和你一样,都是劳动者。呵呵呵......”她连忙一个劲的说:“你们是老板,哪能和我这个农民比呀!”   我很诚恳的邀请她进来,但她似乎有些胆怯,说怕弄脏家里的地板。一直站在门口,不肯迈进家门。 她不肯进来,那我只有到楼上的储藏间把要卖的废旧物品一趟趟的搬到门口。看着她细细的分类,娴熟的捆扎。忙碌在眼前的身影,似乎让我想起了父母为养育我们所付出劳动的艰险。记得父亲在98年和99年间也在金华做过同样的行当,暑假里,我还和父亲一起到一家牛奶厂收过废旧纸箱,牛奶厂那位热情大度老板娘的美好形象一直留存在我的脑海里,她总是千方百计把那些破旧的,甚至有些还可用的都整理出来,廉价的卖给父亲,一个劲的说我们不容易。所以,有自己的经历,我对收废旧物品的心里都会有一丝怜悯。也会整理出用不着的东西卖给她们,以为这样可以帮到她们。   收拾好了物品,我并不去看秤,全有她自己计算,安徽婆婆倒也爽气,连几毛钱也算起来,硬是要给我,我哪能要了这几毛钱。看我坚决不要,一个劲的感谢,区区小事倒弄得我像帮了她一个大忙似的。   随后一些日子里,在小区里总能看见安徽婆婆忙碌的身影,我也感觉奇怪,一向管理严格的小区,其他收废品的不让进,为什么唯独安徽婆婆可以随意进出,并且把物业的废旧物品也都包了去。看来安徽婆婆的交际还是有些手段的。又或许是安徽婆婆的踏实,勤劳,肯干,嘴甜的特性使然,为自己铺就了生意上的道路。经我叨念的多了,妻子似乎也对安徽婆婆留存了良好的印象,一有废旧物品处理,我们首选给安徽婆婆。如此安徽婆婆站到我家门口的机会就更多了。慢慢的也越来越熟络起来。   闲聊中慢慢的知道了她的一些家庭情况。她来兰溪已经有10来年了,前几年老家有公公婆婆,丈夫留在安徽照顾双老,去年两老都作古了,但丈夫还是宁愿守老家,劳作着几亩田地,不愿来兰溪。身边儿子一家和她生活在一起,但经济上全靠她来支撑,在我面前她也多次数落儿子的散漫,不会挣钱,08年和10年喜得两个孙子,一家的开销更大了,担子也越来越重,但生意又一年不如一年,原先一年有个6到7万的收入,现在只有4到5万的样子。只是提到孙子的时候,安徽婆婆的脸上会流露出很恬静的笑脸。   每一年不论酷暑当头还是严寒霜冻,在我家周围的马路上,小街里都能看到安徽婆婆忙碌的身影,相遇的下午,我都会给她一个甜甜的微笑,她也会很客气的叫一声:“老板!”。看到满载而归的劳动成果,我会由衷为她高兴。这几年来,也见证了她的进步,刚开始,记得她拉的是木头双轮板车,每一次装满货,拉的很吃力。后来,见她用上了脚踩的三轮车。今天看到她,已是略显神采的带着她的媳妇开着电动三轮车转悠在大街上。   安徽婆婆踏踏实实勤劳的作风和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对每一次丰收的喜悦,不禁让我想起了恩格斯的一句格言:“谁肯认真地工作,谁就能做出许多成绩,就能超群出众。”安徽婆婆耕耘在每一个春夏秋冬的日出和晚霞里,聆听着梦想的脚步一步步向自己走近。让我懂得快乐生活的榜样就在身边忙碌的劳动者里! 治疗癫痫手术费用要多少?湖北到哪里治癫痫小发作郑州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便宜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