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围炉】谓我恋长安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短篇小说
18岁那年,陈波高中毕业,估算成绩怕是连一个好的大专都读不上,而邵茹是他们学校的优等生,听说报了陕西的某所大学。   通知书下来,邵茹是西安的西北大学,地质学。陈波则赶赴太原,读一所业界并不出名的职业学院。这真的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邵茹说,有时间呢,来学校看我,到了把新号码发给你呢。   好。路也不远,你先走吧,我等一会才有火车。   嗯。拜拜。   邵茹的列车检票的时候,她回头看刚好跟她一起看对方的陈波,她挥起手来告别,她父亲也朝这边看了一眼。   入目是个极清秀的男生。      至于两个人的爱情,谁也没有说。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太原是北方十三省长的最粗狂的省份,到站就是凉风过境,吹的心境无比的畅快,陈波提着行李赶车去学校,他喜欢文学,命运就偏偏让他成为理科的学生,然后注定在一群白鹤的中央鸡立鹤群。   陈波和所有的理科生都不像,常常在工程力学的书上泼墨,常常在英语课上闹出天大的笑话,他这样形容自己,理科里文字最好的男生,文科里理科最好的男生。他说,你真的是一朵奇葩。   但终有一天奇葩也会开花。      邵茹这个名字连同她的号码地址都静静地躺在陈波的备忘录里,半年过去电话也不过两三次,他们都不是话太多的人,邵茹身边的女生说,这个爱情,像是人间的四月天吗?   那这真是平淡朴质的爱情。      邵茹学的是西北大学男生都很少选修的课程,地质学,大概只有真正研究地球皮层的世家或者颇严谨的学者才会进修这个专业的硕士博士,女生当然很少。主要的问题,这个专业出来据说都没什么好的前途,只能跟着学校教学或者跑在祖国的大地上,研究这个地球皮层的各种物质,陈波说,这实在是不适合一个娇弱的女生。   她笑笑,没事呀,人总有梦想,我喜欢这个科目。她在学校的日子里,食堂到图书馆的路程永远都是步履匆匆,她时常会在二楼的拐角看见那些悠闲散漫的学生,她总是笑,她在博客里只言片语的写道:我目标的女孩子,是个无比快乐的孩子,该有的总会有,现在我们主要的就是修行梦想,你会发现爱情总有一天不是愿望。我相信他,就如他也相信我一样。   这一切陈波都不知道,他并不是个细腻的人,或许博客都没有注册过。后来他才说,这样的爱情,就如在华山的栈道上行走,真不安全。   不过幸亏他们还没有散。      半年未见,陈波准备给邵茹一个惊喜,算是新年的礼物,他老早就在宿舍饲养两只白兔,微红的眼睛里总是泛着明亮的光,每天都会采新鲜的菜叶来喂食,幸亏兔子只要饲养得当,不会把宿舍搞得一团糟。   邵茹曾经玩笑着说,你以为火车站的安检是摆设吗,活物是带不进来的哦。   陈波的小眼睛里泛着笑意,本山人,自有妙计,姑娘就不必操心了。      新年。   长安已经落雪了,从太原出发去往长安的书生捧着他的宝物——兔笼,在火车站绞尽脑汁地甚至不惜给学校打电话求证然后跑老远的地方购买活物箱才得以进站,半路上还神奇地拿出菜叶给两只兔神吃,看他神经兮兮的样子,这似乎比前些月的高考还慎重。   他想,邵茹见到他一定会悠然的走过来,给他一个柔美的拥抱,哦,是他怀中的兔子。也不知道她在上课没有,希望不会打扰到她。   打电话的时候,邵茹说,你走,我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专业?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陈波笑笑,这算是考题吗?梁实秋的《送行》。我直接去学校,路程我知晓。   他在学校门口徘徊,太白啊太白,劳资的兔子都活奔乱跳提溜不住了,才到你这破校区,可是,邵茹怎么还未出来呢?难道是要我进去找她?可是这个名唤太白的校区好大的样子,比我们李林高中大多了。   世界上如果每个人都守时准点到达预定的目的地,也许就会减少诸多的时光偏差,这些偏差修正以后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就绝对是年轻时候的爱情希望。   你们拥有那么多默契,但一旦误会开始,不修补就绝对是鸿沟,就绝对是再也回不去。也许错过就是一生,就真的是各奔东西。   陈波默念某本名著里写到的这句话,心底咯噔一下,台上那个白裙飘飘的女生是邵茹吗?可是旁边那个捧琴的男生是哪个?      长安终于落雪了。   稀稀落落的雪花飘荡在那个小礼堂的上空,掉落在地上被人踩地沸沸扬扬,陈波伫在枫树的下面看着台上的那个女生低吟浅唱,像是翻诵西北大的校歌,那个男的琴声昂扬,也别有一番风景。   “葱茏嘉木盛,锦绣凤藻昌。春秋代序,懿德远扬……”   通过摆放在礼堂边角的音响声音传得很悠扬,加上那个女生易体柔美声音婉转,台下不少人喝彩,那个男生横琴长身而起,穿得是难得一见的长褂,左臂还扶摇着一柄折扇,陈波看到发觉这男的还真是风度翩翩。   “旧学新知融四海,鸿儒俊彦聚八方。与终南巍巍,共河汉泱泱。”男子声音朗爽,疾步转动在平台上,一首歌曲竟通过这样的方式展现出来,底下有粉丝团传来阵阵叫好,两人并在一起,“蜚英腾茂,山高水长!”      礼堂的学生三三两两的出来,不一会台上就宣布新年晚会结束,露天广场上早布置了彩灯供学生小憩,加上微雪飘扬,这个新年也挺别致。邵茹捧着手臂出来,随行的是那个男生,刚转角就看见武汉的哪家医院治癫痫治得好陈波,本来说是要去接你,谁知道节目现在才结束,难得你也能找到,不好意思啊。   没有,问了你们学校的校友,说是这里有节目,让过来看看有没有,刚刚那词你诵的真好听,我查了是你们学校的校歌,真难得。   那个男生走过来,邵茹……   陈波,邵茹的高中同学,新年过来看看她。嗯。   萧风汐,和邵茹一个系的,那,你们聊。   那个男生转身转到大道上,转眼不见踪影,邵茹说,怎么不说是男朋友?这个同学还真的是有才,学校里好多女生都喜欢他。   谁知道你怎样想,当面拆穿多没面子,呶,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呀,你怎么拿过来的?要不是之前有照片我还以为你是下了车才买的呢,我带你转转吧?   两个人相爱着,即使在风雪街道上吃路边摊也是一种美好。   这所偌大的校园有着其独有的沧桑感觉,岁月辗转着送予其一些百年老校的沉淀,让其在整个北方也标新立异,每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学子几乎都成了装饰校园的风景。   陈波笑着说,你也不要和我吹,那样你们学校这得有多少不一样的风景?你看这学生何其多也。   要死啊。转学校也没意思,我带你去逛街去,也让你看看我们长安的风景瑰丽。   吃东西的时候,邵茹盯着陈波,好像他脸上有什么似的。   怎么?我脸上开花了?   你吃饭真是比女生都斯文,难道不好吃嘛?   哪有,养成习惯了,高中的时候你们都是狼吞虎咽,吃饭跟打仗一样,我还不是这样子,说起来那些同学可曾有联系?你也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      他们回顾起高中的生活,那时候真的是年轻,怀着天大的善良,每个人都热情洋溢,想不到一场考试就得让这三年欢乐分崩离析,如今大家如同蒲公英一样飘扬四方,也不知过得怎么样。   偶尔和几个相熟的同学有联系,听说那谁他俩都结婚了,当时咱们班还传的沸沸扬扬的,想不到真的修成正果了。挺好。   我弟呢,今年刚好也考入咱们学校了,我还给老师打了电话,聊了几句,老师也不胜嘘嘘。   你弟,邵杰啊,我认识,当时我还给他送了好多东西让他贿赂你呢。   邵茹扬起脸,你也好意思说。      不知不觉,那些年少往事随着一场考试逐渐忘却,回顾起来仿佛还在昨天那个黑云压城战火纷飞的教室,这些年,多少人上演了离别?   前尘不说也罢。   兔子邵茹拉着陈波送给了一个住在农庄的妇人,听邵茹说偶尔会做义工的时候碰到,阿姨挺和善的,学校养兔子有些麻烦,送给阿姨养着也挺好。   两个人相见这回事情,只有两个人都想见对方,这样的相约才不会生闷气,那个奔赴的人就是不远万里,路途繁琐也绝对不会多吭一句,这就是约定。   你走,我不送你。   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   我要去接你。   陈波转身奔赴车站,目标太原。      从前的日子过得慢,信件总是隔三差五的送到收发室,这就是两个人之间最默契的桥梁,陈波在校内的生活平淡如水,日子一天天就这样荡漾了开来。   邵茹大一考试结束就拿了奖学金,优秀少女走在哪里都会光彩照人。   陈波奋笔疾书,英语课照旧烂的一塌糊涂,红灯高挂的飘扬成了学长。   新的一年过去。      邵茹说,大二我们系有校外实践活动,听说是去青海西宁做科研考察,导师带队,不知道旷野之上是何种风情万种。   她在科研小组的临时住房中拍照,工具和墙壁映在一起做成明信片给他,去哪个地方考察岩石,去哪个地方研究矿物质,那个女生穿着迷彩走在戈壁的样子,是漠北最美丽的风景。   跟我走吧   天亮就出发   梦已经醒来   再不会害怕   我所有的一切都只为找到她   哪怕付出无数代价   ……      那时候他们的世界并不大,邵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可以随时整装待发。他说,我去看你。正好去领略异域风景。   西宁都是一片黄沙,我们在拉萨汇合。邵茹在那头轻快的说。      太原,兰州,西宁,格尔木,拉萨。   西宁,日喀则,大巴票,拉萨。   他们同一天到达。      好久不见。   这是你的字。见字如面。      陈波和邵茹第一次来布达拉宫,邵茹是个娇小的女孩子,但耐力并不比一般的男子弱,爬天梯的路程甚至比陈波还轻快,半山腰买了票,转过层层佛塔,触目就是明朝返修的唐卡,随着人流往上,摩肩接踵,游客多半是面色黝黑但虔诚的藏人,外地来的游客都重装上阵。转经阁里酥油香发出一股股腐乳味,混合着檀香飘荡在空气里,陈波忍不住捏了鼻子,邵茹双手合十朝面前的布卡朝拜,许是小女孩怕陈波污了佛堂。   一层层帐幔覆盖在每层的原木桩子里,每个佛像的身前都有加酥油的铜盆和用来布施的朝盒,本地人停在一座佛堂前三拜九叩,往香炉里扔哈达,陈波拉着邵茹双膝跪下,说这里的愿望可以上达天厅,我们许一下,算祈福好了。   其实这多半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男女的好奇心就是一切继续探索的动力。陈波拉着邵茹从布宫的下山道转下,出门的时候给一群小孩围了起来,身边人大多甩手走开,他摸摸这些小孩的头,把糖果和零钱放在他们的手里,小孩一哄而去。邵茹站在前方不远处,拿相机把这些拍了下来,影像定格的中央,是一个男孩似笑非笑的侧脸,看上去很淡然。   这也是拉萨唯一的一张照片。   慈悲善良之所以是最为称道的美德,就是因为它的难得,富贵也不一定意味着刻薄,陈波说,掏心挖肺般善良是一种勇气。   他们从大昭寺的广场上分别,走出十步互相转身凝望,清浅拥抱。   邵如说,你知道我在佛塔下许了什么愿吗?   你要告诉我?   我喜欢的那个男子,请一定要用心等我。   好。   这一年,陈波20岁,邵茹亦是。   这是山盟海誓吗?   不,这是佛堂下的盟约。      大三的邵茹拿着实践的课题在学校潜心研究,跟随导师探讨岩石的生成与地质学的关联,她打开电话录音让陈波听,对他说大自然土地的奥妙,陈波听的云里雾里,感觉在梦中。邵茹气笑,一般人我还不给他解读呢,看你这傻样。   我就是傻。   分开两年,相见不过四次,电话也无多少,同学会也随着邵茹他们家搬家而大多聚不在一起,关系好像正在走向一个分水岭。   不知道有多少时候,陈波总是在喃喃自语:   邵茹,你等着,等我小学毕业就去你所在的城市读书;   邵茹,你等着,等我看完这部书就去《青少年日记》上与你相约;   邵茹,你等着,我们一起读中学,高中,然后报同一所志愿……   ……   然后他就醒了。   窗外有时候下雨,但更多的时候是晴天,就像他和邵茹的生命一样,各种各样的欢乐终究会代替那些高中初中小学的峥嵘岁月,不论笑谈还是苦恼终有一天会过去,命运,总是不能随着时光机向前或者回去。   那就让她烂在心底吧!   彼时邵茹在西北大的殿堂里,或许正在为了一块不明物质的石头发愁,桌子上的显微镜和放大镜反射出银色的弧光,那个少女的眸子晶光闪闪,活泼灵动,这样的女子,竟然决定投身于名山大川?   陈波和邵茹彼此,都是各自生活中的透明人,就连恋爱的关系都没有明确的表示过,听陈波说,这才叫真正的相濡以沫。   她其实实在是迁就他。      那些年读高中的时候,陈波学习很差,个性又顽劣,每次补课的时候桌子里都会多一个娟秀的笔记本。 共 54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