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暖冬有你】因为有您 这个冬天不再寒冷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
正要出门,老妈打来电话,告诉我暖气已经热了,我在电话里回复:“有暖气我就放心了,老妈您好好照顾自己,我们都忙,也没多少时间陪您。”   我看不到老妈的表情,只是听到老妈回复了一句:“知道,你们都忙,别总是惦记着我。”接着老妈停顿了一分钟:“你们忙你们的,我没事,你们有事情做就好,不比我这个老太太整天闲在家里,别整天惦记着我!”   刚想张嘴再嘱咐两句,老妈已经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又开始忙手里的工作。   最近的客户比较多,又快到元旦,手头各种派单都需要整理,和客户有很多合同要整理存档。每天打电话来预约的客户各种情况都有,虽然只是接单、派单,看似很轻松事情,但忙起来也是昏头昏脑,为了这个常常忘记吃饭,对于老妈的事情也没太多精力关心,每一次都在用借口为自己开脱,老妈一定可以理解,我相信。   虽然是刚刚入冬,风还没那么寒冷,但风力很大。   忙碌一天从公司出来,我向公交车车站走去。   路边树上还有很多即将飘落的黄叶,随着风在空中飘来飘去,树干也被风刮得左摇右摆,不时地发出呜呜的声音。站在公交车站牌下,使劲拉一下衣领。远处尘土飞扬,撒落在地上的碎纸、垃圾袋,不时地被风卷上了天,在即将落幕的天空高处飘舞着,似乎在诉说着一个平凡而简单的故事。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那爱吃的三鲜馅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包里手机一直在响,站在路边抱怨公交车还不来的我,总算是反应过来。电话,手机在响,赶紧接电话,我迅速掏出电话。   “姐姐,你抽时间过来下,老妈前几天摔倒了,腿肿的厉害,这几天单位事情多有点忙。”   “什么?老妈摔倒了?我怎么不知道?早晨老妈还给我打电话,也没告诉我。老妈怎么也不告诉我?几天了?很严重对吗?去医院没有?怎么就会摔倒?”   我拿着电话一连串的提问,大概弟弟没想到,停顿片刻,才听到他回话:“去医院了,医生说不碍事,已经摔倒快一个月,你有时间过来看看。”   摔倒快一个月了,我脑子嗡的一下。   一定很严重,早晨老妈打电话怎么不说。这老妈一定是怕我担心她,不行,马上去看看老妈。我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老妈住的地方不算太远,摔倒快一个月,我做女儿的才知道,怎么这么大意,这么粗心,真该死,我边走边嘀咕,不停地抱怨着自己。      老爸肝癌晚期走后,剩下老妈一个人。一直以为忙工作很重要,面对老爸逝去那一刻才知道,家才是活着最终动力,无论我们漂泊多久,流浪多远,有老爸、老妈的地方就是家。   老爸走的那年秋天,老妈人整整瘦了一圈。随着时间,冬季老妈整整在落寂中,一直无法走出来。   直到姐姐从新加坡申请回来。她的生活才有了变化。我们和她一样,经历了离别,那一刻开始,懂得了珍惜彼此,也从那一刻开始,我真正的长大了,不再需要父母的呵护。   转眼老爸已经走了八个年头,老妈已经是七十多岁,满头白发,但人精神了很多。   说起老妈,我们姐妹几个,没有一个人敢反对一句话,我们告诉子女只要是老妈一句话,那就是圣旨就是命令,不管你在干什么,不管你满意不满意,你必须无条件服从,你们任何人不得违抗,不然杀无赦。孩子们听着这些话,感觉很好笑,总是俏皮的来两句:“领旨。”   每次老妈吩咐这些孩子,记得好好吃饭,好好学习,他们就一起大声说:“谨遵老佛爷谕旨,小的们告退。”老妈看到这些可爱的孩子,立刻开心的笑起来。   我喜欢老妈的圣旨。随着孩子们的长大,他们也慢慢喜欢上这样的圣旨。她的每一道圣旨都包含了浓浓的爱,仿佛每一道圣旨都能够使他们开心,但姥姥很少下圣旨。因为她不希望麻烦子女太多,更不想麻烦这些小孩子。在她的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她的孩子,任何事情都需要她来扛,她应该是我们的天,是我们精神上的支柱。   说起老妈,我每次都告诉她,有什么事千万别逞能,等我们回来再说。   不知道是老妈年龄太大,还是忘记性太大,抑或,是老妈本来就不想麻烦我们这些做子女的,我很少接到她要我们如何如何去做的电话。每次电话都是报平安,我很好,你们忙你们的,别总是一天到晚惦记着我,我知道,她怕打扰儿女,更担心成为我们的包袱。可是她不知道,其实,她不是我们的包袱,她是这个家的核心,是家的凝集点,有妈的孩子永远是一块宝。   老爸在世时候,喜欢花花草草,老妈并不喜欢他这些爱好,但为了和谐也懒得同老爸争论。每年冬季霜降之前,老爸都要命令老妈,快点把他那些宝贝花草搬到房间里。这个时候,老妈地位低于老爸,她总是执行命令的那一个。“老爸,凭啥都是你下命令,我们执行。”“姥爷,为啥你不搬花?”我总是第一个提问的,随着慢慢的长大,我的孩子也开始了反抗姥爷的命令,替姥姥打抱不平。   但无论我们怎么反抗,每一年冬季,这些花花草草,都是由老妈搬进房间,让它们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虽然,每一盆花都没有只言片语,但我相信,它们一定有灵魂。每个冬季都很温暖,因为有老妈的存在。一直到现在,每年的冬季,这些花依然可以准时感受到冬天的温暖,只不过,现在是有老妈监视着我们,早早的把它们搬进房间,让他们有一个温暖的家。      我用钥匙打开老妈的门。   老妈腿上盖着小褥子坐在沙发上。   “怎么摔倒的?是不是疼的很厉害?怎么早晨打电话也不说?医生怎么说?拿药没有?”   刚进门看到老妈,我就噼里啪啦的问了一大堆。   老妈不紧不慢的笑着说:“没事。去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说没事。别着急了,看把你着急的。”   “怎么没事?这还没事?您想有多大事才算事?第一时间您告诉我。您不说让我们多担心啊。要不是弟弟打电话我还不知道。”我不容老妈解释太多。   “都说没事了,不想麻烦你们太多,每天孩子上学,你们上班也都忙。”   哎!老妈就是这样,有什么事都自己扛。我轻轻叹息一下。“老妈,您老啥时候不再这样吓我们,不再担心麻烦我们,如果您真的不能动,就跟着我住。”“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没那么严重,几天就会好的。”   别看老妈七十多岁,豆大的字不认识,提起老妈这个人,楼上楼下的都夸她。性情温和,心地善良,心眼好,热心肠,都是大家的评价。好歹我也习惯了大家这样夸老妈,每次别人看到我来,总是夸老妈两句,感觉心里美滋滋的。虽然从小不在老妈跟前长大,我对老妈印象不多,不过,在后来的接触中,老妈的一言一行还是影响了我。   “以后还是小心点,这个冬天您就别出去了,不行我们就雇一个保姆吧。”我坐在老妈身边。   “雇啥保姆,你们忙你们的,我没事,别瞎花钱!”老妈急忙说。   “没多少钱的,孩子上学,我们都上班,你想吃什么告诉我。”   “啥也不想吃,你就别惦记了。”老妈还是这几句话。   每次我打电话问,到底她想吃什么,喜欢什么,老妈总是那句:“什么也不想吃,你们上班都忙,也累,就别惦记我了。”   听到这句话,我感觉很难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在老爸生病那年秋季,我才明白这句话含义,如今老妈七十多了,我不想再留下遗憾,过去生活拮据,对老妈关心太少,现在儿女已经长大,我不想再让老妈感到任何遗憾。   说话间,我已经做好晚饭。收拾好碗筷,我双手端起饭递给老妈。   老妈伸手接过去。“说了没事,不用你们,你们都忙就忙吧。”老妈边接碗边说,顺手把碗放在桌上。   “老妈,以后可不许这样,您看您老人家虽然不算老,但必须每件事告诉我们。要不是弟弟打电话我还不知道,您让人家别人知道了,还不笑话你闺女。”   “老妈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不能动了,至少还可以自理,你们孝顺是好事,但你们也忙,宝宝、贝贝都上学,你就别总是惦记。”   “老妈,你说啥了?怎么是累赘。”我边说边挨着老妈坐在沙发上。   “老妈,您老要时不时的给我们来两个圣旨,我们是很高兴接到这样甚至的。免得这帮孩子忘记尊老爱幼。谁敢不遵旨,或者谁惹您老人家不开心、不高兴,直接打电话告诉我,我直接呢——给您办了,杀无赦,咱们家规矩。”我搂着老妈故意拉长声音说。   “都听话,不听话的训导两句就行了,还杀无赦,你这疯丫头,你以为是在古代。动不动就是家法伺候,动不动就罚站,动武力、暴力,这样几天就把孩子们吓跑了。”   “老妈,没事的,谁敢跑,直接揍,这帮臭孩子们干造反,逆天了。”我肯定的说。   “别揍了,他们都是孩子。有你们这句话就足够了。我能够自己凑合就凑合,也别总是给你们添乱了。”   老妈边和我说话,边吃饭。我也很快吃完饭。   “您老人家这个冬天就不要出去了,好好在家养着,有啥需要的直接打电话。我抽时间多来几次。”   “知道了,知道了,你呀,就是啰嗦,比老妈还啰嗦。”老妈不耐烦的样子。“宝宝、贝贝这个时间差不多也回家了,你早点回家吧!”老妈督促着。   在老妈的一再督促下,我收拾好碗筷,准备起身离开。转身发现老妈后边放着一件衣服。   “您的衣服怎么放沙发上,是不是脏衣服,我拿回家洗吧。”   “不用,不用,你快回家吧。”老妈一直督促着我。   “老妈啊,把您的脏衣服都拿出来吧,我回家洗下。”我边说边到里屋。看到另一个卧室床上放着几件衣服。   “这些都是脏衣服吧,我带回家洗好再拿来。”“别……别……你们白天上班,晚上也累,等我腿好点,自己来洗,搬个小板凳做着就能洗”坐在沙发上的老妈回答。   这一刻,望着老妈满头白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收拾好老妈的衣服,我装在一个袋子里,刚想转身离开,要和老妈说再见。   “等一下,你去我房间床边那个袋子里看看。”   “看什么,有啥宝贝啊?”我惊讶的问老妈。   “你看看就知道了,你一定喜欢。”   我走到老妈睡觉的另一个房间,看到床头上摆放着一个袋子,不禁好奇的打开。“手套”我惊讶的喊了一句,两副崭新的手套呈现在我面前。“您做的?什么时候做的?多少钱?太漂亮了,我喜欢。”我还没等老妈回答我的提问,就拿起来戴在了手上。   手套戴上正好,我伸出手歪着脑袋,左瞧右瞧:“哇塞!老妈您老人家太厉害了,做的不大不小正好,太崇拜您了。”“来,亲一口。”我夸张的做了一个动作,抱着老妈。“老妈,我爱您,带着这幅手套,这个冬天一定很暖和,有它整个冬天都会很温馨。”   “都多大了,还是和孩子一样,看把你美得,这个手套老妈也没花多少钱,一块钱的布,正好做一副手套,两块钱两副手套,你和宝宝正好一个人一副。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当是找点事做,不然你让老妈闲着干嘛!”   “哎!老妈您闲着就闲着吧,没事可以多看看电视,听听歌,用电脑打会扑克麻将。”我叹息着说。   “上个星期我们去平山捐献衣服,很多孩子都光着脚丫,还有的孩子穿着单薄的衣服,这么冷的天,他们还没有过冬的衣服穿,天气那么冷,看着他们被冻得发抖,感觉特别难受,等忙完这段时间就能多陪您了。看见那些孩子这样,心里怪难受的。”   “休息时候就去多做点有意义的事吧,反正我也是这样,你弟弟下班就过来,回来路上顺便就给我买好菜,一个人慢慢挪动下腿是可以的,做点简单的饭没问题。”   我拉过老妈的手,这一刻不知道说什么。我知道,我亏欠老妈的太多,也愧对老爸嘱托。   从老妈家出来,带着老妈给亲手做的手套,心里暖暖的,抬头看看已经黑暗的天空,黑幕已经落下,我看不到更远地方,但我相信,这个冬天,有老妈的手套,整个冬天都会很温暖、很温馨。我的鼻子酸酸的,眼里湿湿的,眼泪不自觉的掉下来。      不知道从哪一辈开始,老爸是第几代传人已经记不清了。老爸每次和我唠叨那些老爷爷、老老爷爷,都是一边听一边忘,很多时候根本就没听进去,甚至只是应付性的坐在他的旁边。到是老妈,虽然没文化,从小没进过学堂,但遇到事情从来不含糊,跟着老爸风风雨雨几十载,多多少少也学会了适应。单是听老爸唠唠叨叨,我想她背也能背过那些,却从来没看到她说一句抱怨的话,从来没有。   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哪里最好长春治疗癫痫病应该去哪家医院武汉治疗癫痫大概多少钱武汉小儿羊癫疯能否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