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古道寻风薛家村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
古道寻风薛家村(散文)   芷苓儿   追寻蓝关古道的足迹,站在薛家山上举目远眺:秦岭群峰层峦叠嶂,玉山并秀,王顺嵯峨;灞川晨雾,幻如轻纱;辋川烟云,氤氲缥缈;白鹿夕照,美如诗画;北岭横亘,绵延起伏。望灞水悠悠,清如白练;沪陕高速,直通云天;新城夜景,灯火璀璨。遇上白日天晴放朗,视野开阔,可以清晰遥望骊山;手持一副上好的望远镜,还能看见西安大雁塔那屹然矗立的塔影。   作为尽观蓝田全貌的最佳视觉点,薛家山是名不虚传!它盘路迂回,风石相激;谷转如掌,峰尖似剑。山上草木秀茂,沟壑幽静;有藤蔓丛生,苔花如笺,风景十分优美,是盘卧在薛家村东梁上的一条龙脉,也是蓝关古道的起点。上有碾石湾、鸡头关、砺刀石、风门子、蟒蛇湾等数道景点,薛家村人称薛家山为盘山,都说因为有它的护佑,千百年来,薛家村才得以风调雨顺,人丁兴旺。   薛家村人是幸运的,他们不但有薛家山的盘龙在东边守护,还有竹篑山的神灵在西边庇佑。   竹篑山又名天马山,位于蓝田县城南七公里处,与薛家山隔河相望,悬于辋川峪口。它西接白鹿原,东放青泥关,北瞰县城,南控风岭,山势雄伟,为兵家必争之险隘。   竹篑山分上寺和下寺,峰巅建有文峰塔,气宇恢宏。明清时期,香火兴旺,人迹鼎盛,许多善男信女登山参拜,文人骚客络绎不绝。置身山顶,听晨钟破晓,观晚霞似锦。辋河如洗,终南浮云,秀林耸翠,千村炊烟......感受着“文脉宝地”、“古刹名塔”的风采,真是身心清爽,满目陶醉!   座落于下寺脚下的薛家村,俗称扁口,是蓝关古道通往外界的咽喉要塞。它位于蓝田县东南,距县城6公里。东枕薛家山,南接辋峪口,西望白鹿原,北临营上村;正对黄沟村,毗邻王村沟;仰望竹篑山,俯饮辋河,平行于蓝葛公路和沪陕高速,为三辅屏障,秦楚要冲,是辋河漂流、王维别业、锡水溶洞和葛牌古镇风景旅游区的必经之路。   全村有1600口人,360户,分7个自然小组,薛姓占95%,其余姓氏周、王、韩、赵、马、刘、郭、范、李只占5%;村上有耕地面积1600多亩,山地林坡面积1000多亩,其中核桃林350亩,白皮松300亩。   薛家村地产药材,以半夏、苍术为主;矿产资源主要为一种蓝色粘土,用于工业瓷砖材料;以盛产大米而远近闻名,有“冷水米之乡”的美誉。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有美川翠林,沃田良土,是终南山下的一块福地。   “七大家,八小家,二十四个均和家”,这是流传在薛家村当地的一句俗语,用以比喻人们的富裕生活。解放前,村人还曾以“金宝鸡,银凤翔,不及岐山一后晌”作为当时南区三村(大寨、薛家村、黄沟)上交公粮最快的炫说常挂在嘴上。   仰望历史的足光,我们从薛家村丰富的古文化遗迹中能真切地触摸到它昔日的辉煌。   在薛家村的村北,有一块开阔平坦的黄土台塬,它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北城子,即古代青泥关的旧遗址,村上人又称之为“城堡”或“堡子村”,据《蓝田县志》载:“思乡城”。因东严帝义熙十三年(417),刘裕灭姚秦,置雍州,蓝田属京兆郡;9月刘裕征关中修城于蓝田,南人思乡,因名思乡城。   北周建德二年(573),移治峣柳城,即今蓝田县城。《新唐书记》载:唐左武卫大将军薛仁贵之子薛讷早年任“蓝田令”时,在此修建青泥驿,为出京都长安后的第一宿处。   我们不难想象当年的青泥驿一派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商贾往来,骡队云集,达官贵族,贩夫走卒,川流不息,络绎不绝。我们仿佛还能听到那悦耳动听的骡铃声,看到文人学士留下的漫笔诗话......   位于村中四组的“店子门”旧址,在解放前原是蓝光古道的一个很重要的驿站。当年这里曾是一条茶马古道,连接东西两条商道。“店子门”驿站为过往古驮运道的商队驻店、饮马;为挑夫,行人提供住宿饮食,我们亦能想象得出它从前的热闹与繁华。   村民薛崇彦家门前有一棵千年古槐,是薛家村的活地标,见证了薛家村的沧桑历史。它直径约有2米,虬龙盘根,枝繁叶茂。远观如龙舞,近看像狮醉,骨干苍劲,形态优美。上开黄花如槐米,点点着眼似繁星;微风吹来,落花如雨,别有一番诗意!   据老人们讲,明清时期,村中建有薛家祠堂、古戏楼、老爷庙、龙王庙、三官庙、药王庙、牛王庙、土地庙和湘子庙。三线建设时薛家祠堂被拆除,其他古建筑受风雨侵蚀,亦不复当年。   由于薛家村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厚重的历史沉淀,它必然也会被人们赋予传奇的色彩,留下美丽的民间传说。   村南扁口有一山洞,名曰:吃牛洞。相传汉光武帝刘秀小时给他舅家放牛,一日在山中与小伙伴们嬉耍,用干树枝搭起一座塔架,赌曰:“谁能立于塔上而塔不陷,就立谁为王”。众人纷纷攀试,其他小伙伴上去木塔皆塌陷,唯独刘秀站于其上而塔不陷,于是大家便封他为王。刘秀一时高兴,就杀了舅家一只牛犒劳小伙伴们,吃完留下牛尾,用石头夹之于扁口一山洞外。后来其舅发现少了一头牛,就质问刘秀,答曰:“牛被洞吃”。其舅疑惑,上前使劲去拽牛尾,一拽听见哞叫声,再拽又听见哞叫声,三拽仍听见哞叫声,就是不见牛出来。其舅大惊:此洞果然吃牛!后来便有了吃牛洞之说。   当然吃牛洞再害怕,也吓不倒薛家村的“梆子头”。   据说“梆子头”名叫薛于杰,是解放前国民党民团团长,为人耿直,嫉恶如仇,专干惩恶扬善、杀富济贫之事。当时蓝田匪患猖獗,危害一方,梆子头便组织了一支除匪队,剿杀土匪,为民除害,深得当地老百姓的拥护。据老人们说村里的土匪头子韩牛祥就是被梆子头杀死在辋川的郭岭上的。   “神袍”为薛家村的第二传奇人物,名字不详,据说为当时国民党地方部队师长岳耀堂的部下。此人枪法极准,见空中飞过一只鹞子,就问旁边人:“要头?要尾?还是要翅膀?”只要人说要哪个部分,他就抬手一枪打中哪部分,令众人惊诧不已!作战中,敌人躲在城垛上,只要一探头就被其打中,故得了个“神袍”的绰号。   薛于顺,毕业于黄埔军校,解放前任蓝田县蓝桥乡第四保保长,外号“狼爪子”。据说力大无穷,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只成狼,为薛于杰族人,也专干抱打不平之事,村上有人曾看见他从许庙的土匪那里抢来银元用马车拉回来分给穷人。   解放前,薛家村的大户主要有两家,一是薛于周,一是薛于杰。薛于周当时任西安市运输队队长,后为联保主任,出身书香门第,极有文采,且写得一手好字,远近闻名,被当地人尊称为“薛大先生”,口碑极好!   史海钩沉,刀光剑影,薛家村栉风沐雨,书写着一幕幕传奇的故事。   新中国成立后,悠悠古道口再也不复从前的“十里阎王扁”的险要。52年,薛家村人在党的领导下开拓了红花峪到扁口的道路,变空中悬桥为地上山路,迎来了蓝光古道的第一缕曙光。   64年国家投资三线建设,中国地质部物探所进驻薛家村,由建设兵团的221部队和881部队在这里开山修路,建造科学大楼。勘探所、矿藏所和情报所当时建在薛家村北边的二道沟内;物探研究所的家属楼建在村中间;中国地质部物探研究所的总部(里有李四光工作楼、小型飞机场和地质力学所)建在村南的扁口。   84年物探所搬走后,航天四院在薛家村建了两所技校-----航天技校和向阳技校,向阳公司铺修了沥青公路,拓宽贯通了蓝田县城到葛牌的通道。当时村上还建有粮库、邮局、供销联社、新华书店、商店和理发店,薛家村的繁华胜过了当时的蓝田县城。   90年代初,航天四院迁至西安田王,西安市化纤厂、西安市强制戒毒所和安康医院搬到了薛家村。   薛崇彦为薛家村的第一任行政主任,53年由薛登勤担任村主任,66年社教后任村党支部书记;90年代初,由韩志超接任村支书,薛如意任村主任;08年重新换届,薛羊任村支书,王龙年任村主任,至今。   薛家村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是蓝关古道的咽喉,是关中腹地的一块风水宝地,水泽林木,丰草肥田。改革开放后,薛家村人在政府的扶持下锐意潜新,与时俱进,他们开始搞活经济,建设家乡。有的在外当勺勺客,有的跑运输,还有的自己开饭馆当老板,做起生意来。在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村民们集资办学,兴办企业;治理辋河,修建拦河大坝;引渠灌溉,整坡修田;护山造林,绿化荒地;修建健身广场,改造村容村貌,成为新一代的开拓者。   如今的薛家村,路通,电通,水通;高楼洋房拔地而起;轿车、电脑、冰箱、空调、彩电已进寻常百姓家;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已不再是天方夜谭,薛家村脱胎换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美丽的薛家村头枕东盘,脚扶辋河,像一位安然恬淡的女子,静静地倚着秦岭山麓,幸福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武汉癫痫如何才能治好得了儿童癫痫病怎么办黑龙江癫痫那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