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又想起你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德艺
破坏: 阅读:1256发表时间:2018-07-01 10:10:47

【丹枫】我又想起你(散文)
   一声亲切的问语把正在哄孙子的我从梦中叫醒,“嫂子,你爱听什么样的歌曲,我唱给你听。”原来,亲家妹妹,她正在k歌。我抬眼望去,亲家妹妹在含笑望着我,在发问。看着亲家妹妹爱k歌的神态,我也喜欢音乐,高兴地对她说,“你唱什么样的歌曲,我都爱听。”
   “你还是点出它们的名字吧。”
   “好,那就,《西海情歌》。”
   “这个是刀郎唱的,我把握不好。”
   “那你就随便吧。”
   “我给你唱,《站在草原望北京》怎样?”
   于是亲家妹子没等我的回话,她就高兴地唱了起来。好美的歌声,“瓦蓝蓝的天上飞雄鹰,我在高岗眺望北京……”一声望北京,把我带回了我的童年时代,我的心在结着火花,一个我熟悉的音节在跳动,我情不禁就在心里唱了起来,“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前太阳升……”这美的心唱,不经意我竟脱口唱出声来。
   “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我的歌唱,引来小孙孙用他异样的眼神在看着、望着,看着这疯了似的奶奶和姥姥,最后是用他那两只胖乎乎的小手为我们拍起了巴掌,那小小的巴掌声,它时大时小,最后一一落在融进我们歌唱的音符里……
  
   二
   我眼前一处火花在燃烧,跟随着我的歌唱的音符在漫延。一首好听的老歌被我唱出了口,“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古树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岗,羊肠小道那难行走,康藏交通被它挡……”
   “咦,嫂子,你还会这首老歌?好美的旋律,使我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是呀!老歌它真好听。那里的词就是一首首诗,我喜欢,早年是父亲教我唱的。”
   “大爷他也爱唱歌?”
   “是,非常喜欢音乐,还有京剧。”
   “啊!我看见了你的几篇剧本发到了微信圈,我不懂京剧也不会唱,我还是喜欢歌曲。京剧它不好唱,我唱不来。”
   我的思跟随着她的语言在穿梭,我的老父亲的形象就开在了我眼前小孙子的脸儿上。是呀!父亲要是活着,今年整一百岁了!他的音容笑貌就在我的眼前次第横展,他的歌声随即而来。“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誓把公路修到那西藏 。”心里翻浪,我的老父亲的歌声他没有停止,他还用情着给我歌唱,一颗颗泪花就挂在他的脸上,一声声姑娘地叫,我也被他唤到了我不知道的那个年代,他还再为我个唱,眼泪在哗哗地流,只有昏昏浊浊眼睛我没有得见,父亲他太老了,只能闭着眼睛给我用他的魂魄来给我歌唱!
   “不怕那风来吹来不怕那雪花飘,起早晚睡呀忍饥饿,各个情绪高,开山挑土架桥梁,筑路英雄立功劳立功劳……”我情不自禁融入了父亲的歌声,“二呀么二郎山,满山红旗飘,公路通了车,运大军,到边疆……”
   当我再看向父亲时,我的两眼也模糊了视线。“姑娘,他们真苦,真苦!”
   “姑娘,姑娘,我们的战士苦也不怕。在朝鲜,在那青黄不接的时候,我们的战士是在苦中寻乐。”
   “父亲,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哪里最好您老用词不当,怎么一个,‘苦中寻乐?’”
   “姑娘,你不知道!你不懂、不懂我们的战士!他们有多好?有多好啊!”为了使父亲高兴,我随口应去,“我懂我懂。”
   “你懂什么?懂什么?他们为了战友能吃上好的饮食,在休息时间,不顾自己抢修铁路时的疲劳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山上给战友们采野菜吃!”
   “野菜?朝鲜的野菜我们认识?”
   “大自然的厚爱,天地!它是一样的!认识认识,朝鲜的山韭菜,比咱们的要宽。”
   “哦,是这样,它有多宽?”
   “它长得可真好,就像马莲叶子一样宽。还有一切我不知名的山菜。”
   “你不全认识?”
   “是,我是东北的,我的战友多是天南地北,五湖四海之地住,我怎么会全部认识他们家乡里的山菜,姑娘你不知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道理。”
   “他们采来的山菜你敢用?给你的战友吃?这是朝鲜不是我们的中国,地域之分山菜要是有毒那是要人命的!你不怕军法处置?”
   “我的傻姑娘!”
   父亲他说完竟自豪地笑了起来,他那苍老的脸上,立刻有笑花在盛开,父亲的高兴升到顶点,他不再安静地躺着给我讲解,竟手舞起来,一比一划,一划一比起来。
   “我把我不认识的山菜用水炸了,自己吃下。”
   “是你自己尝?你的战友们他、他们不管?”
   “管,山菜是他们采来的,一个个都赤红着面拍着胸膛向我保证,我怎能让他们尝吗?你爸爸我是党员,又是炊事班长,有问题应是我上,去死应当是我。”
   “后来?”
   “我的傻姑娘!这山菜要是有毒,半个小时它就会发作,”
   “那他们、你的战友们……他们都走了?没有人替你尝尝?”
   “不,他们仍证明自己的判断力,采来的山菜它们没有毒,还各个争辩说,‘老张,你放心着用,要是有事,上军法处我去、我去。’”
   “父亲,这些山菜战士们吃着一定会很香。”
   “是!就是这顿山菜给营长出了个难题。”
   “不是检验过,它们没有毒吗?”
   “不是,我用它们包起了大包子。”
   “父亲,你不说,在朝鲜非常艰苦吗?哪里来的肉供你们吃?”
   “祖国关心我们,虽然没有猪肉、牛肉,可肉罐头还是有的。我就用它们包包子给我的战友们吃。”
   “那得用很多吧?”
   “傻姑娘,打开几盒就是借借味用。”
   “能好吃吗?寡汤寡水的又是山菜搭配?”
   “姑娘姑娘,好吃好吃……”
   跟随着父亲激动,他他他、他老竟然坐了起来,大睁着眼睛,笑着继续给我讲,一滴滴口水在淌……他笑得更灿烂了,笑得我心漪漪涟涟在起,我的眼泪跟随着父亲的讲解在下,在流。
   “正好,我发好面准备给战友们蒸馒头吃,这回不了,我给战友们蒸包子吃。这山菜的包子它真香荆门看癫痫权威医院,在腾腾的热气传播中,它的香传遍了整个山林,战士们歇脚的地界。当战友们手里拿着包子往嘴边送时,一连、三连的战友们经不起这香气的诱惑跑到了这里,向我要几个包子吃……”
   “父亲,你真伟大,你给他们了?”
   “我尴尬得很,哪里还有多余的包子给我的战友!正在我焦急的时候,远远处,我看见了我们的营长朝这里走来,他一边走一边看着我们二连的战士们在吃包子,惊奇中,只见他嗅了嗅鼻子,咽下了几口吐沫,我慌忙把我的那一份递给了营长,”
   “营长他吃了没?”
   “没等他回话,我的战友,大声对营长说,‘要给拿我们的,不用你的。留下你吃,你有了好身体,多长点精神,我们才有可口的饭菜吃。来,营长吃我的,吃我的……’”
   “营长他吃了吗?”
   “营长他哪里会吃!转身向着一连、三连的宿营地走去,事后爸爸才得知,营长把两个连长批评了,问他们对战士是怎么关心的?”
   我笑着看向了父亲,他的自豪就是我要学习的魂魄,旧日里父亲对我谈过的事情,关于在朝鲜战场上的事件,一一就展在我的面前。当他身为炊事班长时,他的思想就很前卫。给炊事班配了一辆马车,他所做的一切连他的连长也不能够领会,在行军的路上,连长看见炊事班用的马车上,拉上三块大石头,就对我的父亲气愤地说:“这三块石头战士武汉有名癫痫医院们也能吃?你不多拉些粮食与蔬菜,拉这沉重的石头干什么?你不心疼战马?啊!它也是我们的战友!”
   父亲只是在笑,他没有说话,更没有给自己做任何更多的解释。等给他的战友开饭时营长他明白了这三块石头的用处。父亲的自豪语言就响在我的耳畔,“姑娘,我们二连开饭了,那两个连的炊事班才把米下锅,我们的战友吃完我们都拔起了行军锅嘿嘿,姑娘!他们才开饭。”
   “咦,父亲,不对呀,你们往往身处荒山野岭抢修铁路,那山上没有石头?”
   “傻姑娘,等找到了能用的石头那多费时间?再说也不一定是临山是近。”
   “你不是对我说过,朝鲜的河流多吗?那里没有石头?”
   “有,那是支行军锅用,费时费力去寻找,战友们劳累一个上午抢修他们不累?又累又饿还又渴,我一定把他们的后勤工作安排好,做得最棒。”
   “营长他表扬你了?”
   “要什么表扬?我是党员,又是炊事班长,我的心就是想着我的战友,他们和我一样离开祖国到朝鲜来抗美援朝,姑娘!姑娘!我们就等着打败美国鬼子我们能早早回家,见见我们的爹妈!党交给了我的任务就是管好战友们的吃喝,我要用心去做,而且把它做好。要什么荣誉?我们的心就是保卫祖国,捍卫我们的中华民族。”
   “嘿嘿,嘿嘿,姑娘你可不知道,那些老爷兵,大鼻子?他们看不起我们中国兵,说我们中国兵不讲卫生,你知道他们有多干净?这叫打仗吗?你说他们能打胜利吗?在和我们志愿军交火时,先把他们的军用毯子铺在地上然后在举枪射击,这个仗他们能打赢吗?姑娘,我们志愿军可不是这样,一声令下,就是有堆粑粑,你得给我趴下……”父亲,就是这样,他的老去,思想不似了从前,跟他谈话,他就想到哪说道哪。我知道,这些都是父亲引以为自豪的事,在他的记忆里这些点都闪烁着光芒。
  
   三、
   跟父亲谈着话,温馨着他的幸福,我的心更高兴了,我的歌它还唱在心中,“帝国那主义国民党狼子野心狂。人民痛苦深如海,日日夜夜盼解放。中国共产党呀像红太阳。”是呀!中国共产党呀像红太阳!他是我们全国人们心中的红太阳。“解放军真坚强,下决心进西藏!”
   感慨中,岁月在穿梭,一个伟大的年月被我闯进;1950年——1953年,六十五年后的今天我的心像那大海在翻潮!志愿军真坚强!他们的精神,正向这首歌儿一样“保障那胜利巩固那国防……”
   父亲的自豪,父亲的言讲还在我的耳畔鸣响,我不伟大的父亲,可我因他而自豪骄傲,他就这样一步一步向着党的光辉走去。他的回忆还在向我讲述,“姑娘,经那件事以后,我的脑袋就没有闲过,我的战友抢修铁路是多么辛苦?第一年入朝,我们的国家不很富裕,但以后几年,志愿军是祖国最可爱的人,是受全国人们最尊敬的兵。我们的给养就丰富起来,你知道吗?我们不怕辛苦,做完了饭菜还要给战友们再做点下饭的酱菜,一盆辣椒酱、嘿嘿!姑娘,你别小看了这……哈哈……哈哈!一个战士一勺辣椒酱,就装进祖国慰问给我们的‘谁是最可爱的人’的搪瓷缸里,吃一口,那叫一个美!战友们一口大馒头一口辣椒酱,我看着都香,你爸爸我这个乐,乐在心里。多好的战友,我一定叫他们的生活过得更好,有使不完的力气。”
   “父亲,后来呢?那两个连的伙食也和你们一样,炊事班也是为战友们准备的饭菜花样齐全了?”
   “哪里,在这、在这里……”
   父亲自豪地指向了自己的脑袋,他不停地敲着他的头,用浑浊的眼睛看着我,那笑、那自豪,那自豪的笑是从骨子里、魂魄里满满的在溢,无穷无尽的往外溢着。我随着父亲而高兴,这就是党培育出来的战士一名党员!那首二郎山歌儿,它跟随着我对父亲的爱在心里鸣唱得更欢了。
   “前藏和后藏呀真是好地方。无穷的宝藏没开采,遍地是牛羊。”
   遍地是牛羊,父亲最爱唱这句,唱完了还给我解释生怕我理解不了这句话的含义。我对父亲的爱再度燃烧,父亲的点滴再次被勾起。
   我有一位可敬的父亲,人以食为本,有了健强体魄,我们的战士,我们的军队,这胜仗我们一定打赢。从此二连炊事班成为一营全体战友们的仰慕,营长,从新安排了他们的工作,转为为一营士兵们做菜。那两个连的炊事班只管做饭。父亲得到了殊荣,就这样,父亲他在哪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在朝鲜的战场上,他去了党校学习……最后是负责一个师的给养。
   我心中赞美父亲的歌在编着歌词,我要为父亲歌唱,“今天是党的生日,造就了我的父亲、您在五星红旗下成长。
   党的光辉就是那不落的太阳。一生的信念,一世的追求,凝聚在党的灿烂阳光下,沐浴着春风在飞扬。”
   我为父亲唱的歌声,最后连在了父亲爱唱的那首《二郎山》歌上,“森林平原到处有,人们财富不让侵略者来抢。巩固国防先建设边疆……”
   是呀!这歌词他写得多好,是祖国人民的心声。巩固国防先建设边疆,我敬重的父亲,我深爱的父亲也有了这个殊荣,建设了边疆,巩固了国防。真正成了“帐篷变高楼,荒山变牧场。”这八年的北大荒建设有他的一点点星光。
  
   五、
   今是党的生日,我用对父亲的爱,歌唱我们的中国共产党,贺他的华诞九十七周年。不言天翻地覆的变化,只记住党旗上那永恒的标致。还有高高飘扬在天安门上的五星红旗。
   一个伟人的崛起,他的名字——毛泽东,名垂千古,万代风流。九十七年腾飞的中国龙,高翔在世界东方。又一位我们敬仰的习主席,他的名讳与毛泽东深深刻印在我们全国人们心里。
   我的歌声更劲了,“侵略者胆敢来侵犯,把它消灭光……”
  
   注,此篇为了纪念我的父亲,我们的对话,我没有改动……父亲他真的老了,想那就说那!

共 474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