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雀巢】西藏的火焰舞动的经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德艺
无破坏:无 阅读:4595发表时间:2015-01-29 05:50:12 摘要:每当我生活中遇到挫折和困惑,我都会闭上眼睛,在心里升起五色的经幡、放弃一切、沉浸在梦里,享受那心中的太阳。于是,我的心随飘动的经幡一起舞蹈,我的魂魄随那火焰般经幡一起燃烧。 我站在十一楼的家里客厅的落地窗前,看到远处白雪皑皑的植物园,看到眼前错落的楼顶也被白雪覆盖,突然远处飘动的红色彩旗闯入我的眼帘,看着看着眼前的景色变得五彩斑斓起来,啊,变成了五色的经幡,那是三十年前看到的经幡,我的心也和经幡一起飘动起来,也许这是一个心灵的感应,今年西藏藏历新年的初一刚好是今年春节的初一,简直是太神奇地巧合,西藏的经幡提前暗示了我。   去过西藏的人,谁也不会忘记布达拉宫的金顶,大昭寺的唐蕃会盟碑,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罗布林卡汉族特色的鸟语花香,还有圣洁的珠穆朗玛雪山,碧蓝的纳木错世界最高的咸水天湖的美景……人们对西藏有着无数种幻想,对于西藏的神秘和神圣也有着不同的定义,可我却对西藏的经幡情有独钟。它同银光闪闪的雪峰、绿毯茵茵的草甸、浩阔茫茫的漠野、金光灿灿的庙宇一样,成为藏区自然和人文环境的一种独有而鲜明的象征。   你只要去过西藏,不管是金顶辉煌的寺庙,还是平民百姓的碉楼;也不管是富丽繁华的拉萨街市,还是在偏僻山野的路口桥头;不管是在山顶山口,还是在江畔河边道旁叉口。凡被认为有灵气地方的都可见到串串五种颜色。班驳灿烂的写满藏文的小旗在随风起舞,远远望去,有如丛丛鲜花摇曳,又如仙女蹁蹁起舞,蔚为大观。初次进藏的人都会惊奇地问:这是什么?想必你去过西藏就会知道这叫“经幡”。   这些经幡一般由一尺见方的彩布裁成,按黄、绿、白、红、蓝的顺序每五块一串,缝于新鲜干净的树枝上或悬挂于根根横索上。经幡的颜色都有固定的含意。蓝幡是天空的象征,白幡是白云的象征,红幡是火焰的象征,绿幡是绿水的象征,黄幡是土地的象征。这样一来,也固定了经幡从上到下的排列顺序,如同蓝天在上、黄土在下的大自然千古不变一样,各色经幡的排列顺序也不能改变。   经幡作为福运的升腾的象征,每年都要换新。今年的春节和藏历年新年刚好是一天,是多么的难得啊,让我的心倍感激动,今年我要在心里挂起经幡,祈祷神灵保佑花甲后的日子会像经幡一样精彩绚烂。   藏胞要在藏历新年后的一天早晨,身穿新衣、手拈藏香来到布达拉宫旁的药王山下,在预先经过占卜选定的这个良辰吉日,口念祝词,手抓糌粑向空中抛撒三次(敬天敬地敬神)后,就开始转圣地(插经幡的地方),再往树枝上和绳索上抹酥油,然后恭恭敬敬地将经幡支支插上或串串挂上。仪式结束后,大家喝酒唱歌跳舞进行庆贺,场面庄严而热烈。   藏族全民信教,在历史的长河中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切事物都带有浓郁的宗教色彩,插经幡就是宗教活动中的一个有趣的画面。   之所以被称作经幡,是因为这些幡上面都印有佛经,在信奉藏传佛教的人们看来,随风而舞的经幡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在不停地向神传达人的愿望,祈求神的庇佑。这样,经幡便成为连接神与人的纽带。风幡所在即意味着神灵所在,也意味着人们对神灵的祈求所在。风幡寄托着人们美好的愿望。   经幡现象,既有久远的历史,又有丰富的文化内涵,经幡是藏族人民信仰世界的实录,它寄托了藏族人民对未来世界的憧憬和对命运的祈求。在他们心目中,风吹动一下经幡,就等于向主宰天地的神,吟诵了一遍经文。飘在五彩祥云上的五色经幡,是金之魄,木之精,水之魂,火之灵,土之性。飘动的经幡是风的使者,是高原万物生存的方式和信仰的归宿。在大地与苍穹之间飘荡的经幡,是人间与天堂沟通的语言,是人神共舞的火焰,它构成了连天接地的意境。   人们无论喜庆生辰、逢年过节,都要插挂五彩的经幡,象征着天、地、人、畜的和谐吉祥;逐水草而居的牧人,每迁徙一次,搭完帐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系挂经幡,以祈得周围神灵的许可和福佑。朝圣者结伴跋涉荒漠野岭,也一定挂一面醒目的经幡,祈求免入迷途遇灾难。江畔湖边人们遍插上经幡,以示对树灵水神的敬畏与供奉。生活于莽林峻岭间的人们高悬经幡,以示对山神岩神的虔诚与供奉。在圣迹古刹张挂五彩风幡,表示对神佛祖魂和选取哲贤圣的崇拜与礼赞。阳春三月开犁播种,耕牛的头角上一定插挂经幡,那是向土主地母致敬和祈祷,祈望五谷丰登。山河路口张挂经幡是希望舟车无碍。天葬台附近张挂经幡则是超渡亡灵寄托哀思……总之,经幡是沟通世俗与灵界的通用媒介。   正因为我对经幡的独特的崇敬,所以就不断的收集经幡的资料,喜欢经幡的图片,现在西藏的经幡实在是漂亮美丽、五彩斑斓,每次都会被各种姿态舞动的经幡而震撼。   可是三十多年前的经幡,说实话很少,几乎很少见到,就是有,也没有今天这么宏伟壮观,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很多农村的藏族同袍一身氆氇有的要穿一辈子,哪有那么多钱,处处插挂经幡,年年更换新的经幡。就连几大寺庙的经幡也没有今天的一个尼玛堆上的经幡多啊,再加上文革破除迷信,宗教还没获得自由,就更加少看见经幡了。   我们刚到西藏,分配到山南沃卡电站,这个地方要是现在早就挂上经幡,保佑电站顺利施工早日发电了,可那时没有经幡,只有全国一样的大红纸,来得方便用得实惠,也不失宣传鼓动的效果。两个月后我被调到山南汽车大修厂,我和王子结了婚青少年癫痫能完全治好吗?,也没有今天的经幡,七八年生了第一个儿子,由于高原缺氧,生下来就是个脑瘫患儿,每天抽搐,为了这个孩子,我们两个日夜守护,每天都沉浸在痛苦之中,每看到孩子抽搐一次,心都仿佛被刀子切割一百次。   这个儿子长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只要不抽搐,陕西癫痫病医院能彻底治愈吗?就会轻松地笑着,有时都笑出声来,为了治好他的病,从内地到西藏,可以说见到了好多最权威的专家教授,可结论都是不治之症。即使这样,我和王子都期待着儿子会慢慢好起来,无论他怎样残疾,我们都只爱他一个,不再要第二个孩子。   没有办法我们只有带着孩子进藏了,决定生死都和孩子在一起,经历了几个月生生死死的折磨,儿子被抽搐的骨瘦如材,眼睛也看不见了,四肢弱成面条,眼看着儿子的病痛,作为父母除了以泪洗面,没有任何回天之力,那种被痛苦地撕扯实在是难以言表。   儿子刚刚五个月,就在西藏夭折了,埋葬了儿子,王子抱着儿子的小被子放声大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绝望的哀嚎。我更是每天以泪洗面,白天不食、深夜不寐,那真是痛不欲生。   一天,外车间的一个藏族女师傅次仁拉姆,来到我家,她比我大三四岁,我们都叫她拉姆阿佳拉,她说:“小泥儿,你不能不吃不喝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走吧,我领你出去走走,也许你的心情会好一些的。”   次仁拉姆,人长得不算漂亮,圆圆的脸上留着高原红,单眼皮,薄嘴唇,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甜甜的那种,她个子也不算很高,但是长得很丰满,我从没有见过她穿过藏装,只是头上总是盘着一圈彩色的大辫子。   大修厂里有一百多个藏族工人,他们都和次仁拉姆关系很好,不管有什么事都愿意来找这个阿佳拉。那时我到大修厂才一年多,我家和她家住在一趟平房,只是隔了四个门的邻居,平时只是打打招呼,见面笑一笑,最重要的一次交往,就是为了拍照去和次仁拉姆借藏装。   她的到来,真的让我很感动,她的汉语说的很好,据她说以前在县里给工作队做过翻译,那天她拉着我的手说:“走吧,出去转转,看看天空心情就变得好起来了。”   我抹着眼泪被她拉着,一步步向大修厂背后的一座山上走去。那座山不太高,十月份了,好像提前进入了秋季,植被很少,有些树叶已经开始发黄了。看到这样凄凉的景色,我的心更加难过,不知怎么的,仿佛到处都闪现出儿子苍白的小脸,突然想起儿子没了妈妈,在那个荒凉的世界里是多么的孤独凄寒啊,泪水又一次喷涌而出。   次仁拉姆一边拉着我,一边说:“我们藏族认为,孩子去了天堂,他不会再有痛苦了,你不要这样的悲伤啊,泪水多了对他不好。”然后她的嘴里低啦嘟噜地说着藏语。我没有心思听,也没有过问她说的是什么。   到了山顶,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尼玛堆,就是堆满石头的石堆,仔细看看石堆上有的石块还有藏文,石堆的周边还和树木之间拉扯着一些小旗帜,能分辨出几种颜色,有的已经破旧的剩了一些残片,有的还能看到上边有文字。我很惊讶,在那个文革的后期,是很难看到这些的。   次仁拉姆笑了,看出了我的惊奇,她摆摆手不让我说话,拉着我的手,围着尼玛堆,一圈圈的转开了,嘴里依旧嘟囔着我听不懂的藏文。然后她从附近找来石块,一块给我,一块放到尼玛堆上,示意我也像她一样做。忙活了一阵,她笑着说:“小泥儿,好了,我和神灵对了话,他们会保佑你在天堂里的儿子,你放心吧,也会保佑你一定还会有儿子的。”我看到她神秘、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阿佳拉,谢谢你啊,我的心情好多了。”这不是我在瞎说,那时还真觉得心里敞亮了许多。   我们坐在尼玛堆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我才悄悄的对次仁拉姆说“阿佳拉,能问问你吗?那些旗帜和石堆是你们藏族做什么用的?”   次仁拉姆拉着我的手笑着说:“小泥儿,我看你每天的样子,真是心疼,才带你到这里来,回去可不能对厂里的人讲啊,要犯错误的。”我使劲地点着头,“阿佳拉,我不会的,知道你对我好,我怎么能出卖你呢?”   次仁拉姆望着远方:“小泥儿,我小的时候,总是跟着阿妈到这样的地方来,那时候的经幡很多,每到过藏历新年都要挂的,文革来了,这些宗教的东西都没了,只有这里,老百姓偷偷地寄托自己的信仰。我发现后,只要有空回来这里转转,心情会好许多。”   我问次仁拉姆:“阿佳拉,那些旗帜是什么意思啊?”她笑了,不大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这些旗帜叫经幡,就是风来了,就会帮我们读上边的经文,保佑我们。阿妈在我们小的时候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我讲不太好。”她抬头对我笑笑,又低下了头。   我推着她,摇晃着她的肩膀说:“阿佳拉,讲讲吧,我很想听啊。”她不再看我,低着头讲起了经幡的美丽传说,她好像自己说给自己听,无视我的存在。   “阿妈说,当年佛祖坐在菩提树下,手持经卷闭目思索,一阵大风刮来,吹走了佛祖手中的经书。它们在风力的作用下,碎成了千万片,被风儿带到世界各地,带到正在遭遇苦难的劳苦大众手中。凡是得到佛祖经书碎片的人,都得到了幸福。后来,人们为了感谢佛祖的恩赐,就用了彩布制成旗帜,上面印上经文和佛祖的头像图案,把它挂在风吹得着的地方,风衣吹动,就是在为我们吟诵经幡上的经文,以求消灾赐福,祈求平安,飘在风中的彩旗天长日久变成了如今祈祷用的经幡。”   她好像讲完了,抬头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抬起头看着天空,我几乎沉浸在她的故事之中,这时我才发现,天空已经下起了淋漓的小雨,风也刮了起来,那经幡瞬间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心灵受到了震撼。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风吹动着的经幡的声音仿佛是神灵正在读懂我的心,为我的儿子祈祷。天上的淅淅沥沥的小雨,为我失去儿子而哭泣,心中突然被这一切深深地感动着,被神灵呼唤着,世界之大,万物之灵,美好的事情之多,不该沉浸在痛苦之中,颓废沉沦。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经幡,第一次受到经幡的神灵佑护,说实话,那时的我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从山上蹦蹦跳跳地回来,仿佛变成一个崭新的小泥儿,心和身体都轻松了很多。   经幡让我和次仁拉姆成了最好的姐妹,经幡成了我和次仁拉姆心底的秘密,她每次看到我都会笑咪咪神秘地说一句:“小泥儿,不要说出去哦。”我每次都会坚定地虔诚地冲她点点头。那个年代政治上的信任是何等的重要啊,否则,将会葬送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再后来我才知道,我被政治审查时,次仁拉姆多次一个人到山上为我去转尼玛堆,虔诚的替我添加石块,为我祈求神灵保佑,这些事都是她默默地真诚地为我去做,这一切还是后来,他的藏族老公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告诉我的:“次仁拉姆她说喜欢你,你是汉族里最好的姑娘,她要坚持为你祈祷,她要救你。”他看看我说:“你是个好人。”这个康巴汉子,从我到大修厂,直到离开只和他说过这一句话,真遗憾,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不是汉族,是满族。”这些却让我记了整整一辈子。   我终于被宣布没事了,那天,次仁拉姆紧紧地拥抱了我,她流着泪水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我小声说:“神灵保佑你,我就知道你没事的。”我也流泪了,“阿佳拉,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你是我在西藏最好的藏族朋友。”   一年以后我回内地生了第二个儿子,回来后次仁拉姆笑眯眯的给我送了一条洁白的哈达,她依旧抱着我,笑咪咪地小声地说:“小泥儿,神灵告诉我,你生的是儿子,我为你和孩子祈祷过。”每次她都是那么虔诚,都是那么认真,都是那么神秘,我不能全信,可也绝不能不信,这是一个藏家女人最善良最美好的祝愿。   再后来,我去了拉萨,再后来我内调了,没再见过她,可次仁拉姆那笑眯眯的眼睛和那轻声细语的悄悄话,以及她给我的经幡和有我自己堆放过的武汉中医怎么治疗癫痫病呢尼玛堆,就像火焰在我生命中燃烧,在我心灵中舞动。   每每看到人们写西藏游记,看到那些美丽经幡图片,我都会想起她——次仁拉姆,我在西藏最亲的阿佳拉。我用心中的经幡为她祈祷,我用心中的尼玛堆保佑她扎西德勒。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我爱西藏,因为那里是我生活了七年的故乡,我爱经幡,因为她无语的地诉说着沧桑、在风中吟唱梦想和希望。   每当我生活中遇到挫折和困惑,我都会闭上眼睛,在心里升起五色的经幡,放弃一切,沉浸在梦里,享受那心中的太阳。于是,我的心随飘动的经幡一起舞蹈,我的魂魄随那火焰般经幡武汉哪里治小儿羊角风一起燃烧。 共 52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