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我,甲乙丙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第二天,他随我们一道出发去泸沽湖。在等车的时候,丹丹突然指着走在前面的他,跟我说道。我一愣,笑了笑,没有出声,看来他是坚决了不找对象,不婚。但我没告诉他,我的左手腕上却一直戴着他当初送的银手镯呢。只是无关风月,后来,他知道了,也明白。 从泸沽湖再回到丽江的时候,我和丹丹已经买好了返南京的机票。甲先生仍留在丽江,走的那一天中午是我们在丽江吃的最后一顿饭,但甲先生没有出席。 人世间,最奇妙的应该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缘分。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丽江竟然还能碰到他。   可这当中的故事像极了一部电影,做梦都没想到,常常写别人故事的我今天竟然成了自己故事中的主角。   那一年,2012年,四月,我飞到长沙,准备去凤凰古城。阿波罗广场,甲先生和他的哥哥在等车,他们也要去凤凰古城。我们坐了同一辆大巴车,六个小时抵达凤凰古城路口。天下着小雨,早春的气候像是初生的婴儿。   “我们一起吧。”突然,甲先生撑着伞跑了过来。   “好的。”我没有拒绝。在车上的时候,他坐在我的后排。当时,我报的散团,只是随车到达凤凰古城,然后便就跟旅游团毫无瓜葛。甲先生拿着一张单子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只是坐这趟车到凤凰古城吗?”   “是的。”   “我跟我哥哥也是。对了,我刚听导游说凤凰古城客栈现在很难订,马上就清明了,人会很多。你订了吗?”   “没有呢。”   “好的,谢谢。”   车上,这是甲先生第一次跟我说话,准确的说他这是搭讪。所以下车抵达古城之后,他就顺理成章的跟我随行了。那几天,我们三个在凤凰玩得很开心,我拍风景,他拍我。后来我决定要去张家界。甲先生和他哥哥准备返回长沙,他说,他下一站要去丽江。   那天早上,凤凰花开的路口,我准备坐往张家界的大巴车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是甲先生发来的,他说:“如果还有机会,你拍风景,我拍你。”当时,我一愣,这甲先生该不是对我有意思吧?删除短信,我朝大巴车走去,遇到了乙先生。乙先生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四川绵阳人,就读于天津,别问我怎么这么清楚,自然是在张家界的那几天日子里,陪在我身边一直是乙先生。乙先生长得很白净,戴着一副眼镜,高高瘦瘦的,是我喜欢的类型。他提着行李箱半天没有提到车上去。我在他身后,竟一只手提过他的箱子,就这么的上了车。乙先生很诧异的看着我,我显得很镇定,但其实觉得很丢人。   “谢谢你啊。”上了车,找到座位后,乙先生对我说,他也坐在我的后排。   “你是去张家界吗?”他问我。   “是啊。”   “我也是呢。你一个人吧?”   “是的。”   “我也是呢。要不一起吧,路上可以互相照应。”   我一愣?难道是见我力气大,可以帮他搬行李?我笑了笑,没回答。   车到张家界的某一个停靠站突然停了下来,司机说去张家界风景区的人在这里可以换乘直达公交车。于是,我和乙先生都下车了。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朝我们走了过来,对乙先生说道:“你是小乙吧?你好,我是安排来接你的。”   “你是X叔叔?对了,X叔叔,这是我同学,我们一起的。”乙先生突然指着我说道。我一愣,惊愕的看着他,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来,来,行李都给我。”说着,这位X司机提过行李箱,还将我背着的背包也拿了下来,然后我就跟这乙先生和X司机走了。这是我出门在外,第一次被陌生人认作同学,坐陌生人的车,然后开始了一段五星级待遇的张家界之旅。   我和乙先生被安排在张家界风景区不远处的一个星级酒店里。当时下车,就只见酒店经理站在门口微笑的迎接着我们。我们房间被安排在二楼,两人的房间也是挨着的,早中晚想吃什么随便点,酒店大厨会准备。去张家界的路上也是专车接送,免门票不提,进去景区后坐百龙天梯都是特殊对待,无需排队。当时,见那帮摆成长龙一般的游客傻眼的看着我们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如此待遇真是相当优越。看来乙先生的背景十分不简单。   不过乙先生是一个细心体贴的男孩子。徒步金鞭溪的时候,因为我的脚突然觉得不舒服,有些疼,这跟鞋子可能有关系。在凤凰古城的时候我买了一双好看的木屐鞋带上了,而在张家界那几天我一直都是穿这木屐鞋的。乙先生脱下他的鞋子换给我,然后穿上我的木屐鞋,直到回到酒店,我们才换回鞋子。晚上洗过澡之后,他敲了敲我的房门,给我递来一张创口贴。   “刚刚跑到景区附近的一个小卖铺买到的。”   “谢谢你啊。”顿时,我的小心脏跟小鹿乱撞似的,难道这就是心动?当然乙先生的暖男之举不仅仅是在这里。在张家界的最后一天,我们爬山了。当时天气不大好,穿着裙子和木屐鞋的我感到有些冷,但我没有吱声。乙先生竟然将他的红色格子衫脱下给了我,说道:“没见过哪个女孩子穿拖鞋和裙子登山的?”“三生有幸,今天你见到了。”说着,我穿上了他的格子衫。   后来,我一直都喜欢穿格子衫,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呢。   走的那一天,乙先生送我到机场,格子衫仍穿在身上,他说,送给我了。   “好,再见,有机会还给你。”我说着,穿着他的格子衫过了安检。   好像一切的发生都是这么的不经意。   转眼2013年6月5日,我飞到丽江,与丙先生会合,我们约好一起结伴去西藏。当时很长时间没有联系的甲先生突然联系到我,他劝我不要去西藏,太危险。   “可我一定要去。”   “你在丽江等我,我去找你。”   “这是我的梦想,我一定要去。”   当时就觉得奇怪,为何甲先生会阻拦我去西藏?当然,后来他有没有跑到丽江我不知道,因为我和丙先生已经出发了。(丙先生就是我在《只因温柔,才来丽江》中所提及的那个摄影师。)本来是我们两个的旅行,一下子将队伍扩大到九个人,丙先生说我就跟“拉皮条”似的。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拉皮条”是什么意思?在九个人的队伍中,还有一个来自江西的丁先生,丁先生是个可爱的胖小伙,喜欢开玩笑,而且很逗。一路上的故事,一路上的欢声笑语无法言尽。只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到达拉萨,我们就分开了,各自接下来的旅行。   我准备去成都,在成都待几天。   买了两张火车票,一张是拉萨到兰州,另一张是兰州到成都。丁先生和他的朋友眼镜哥也买了拉萨到兰州的火车票,刚好我们是同一趟火车。   走的那一天,丙先生没有来送我们,他去了哪里我不知道。   到达兰州的时候,我们三人留宿了一夜,因为彼此的火车票都是第二天的行程。我们三个住在同一个旅馆,同一个房间,有三张床。在这往拉萨路上的时候,我们原本九个人都是这样拼凑睡着的。因此,在兰州这一夜,并不稀奇意外。第二天天亮,我醒来的时候,丁先生和眼镜哥已经走了。但丁先生给我留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是这么写着的:   “其实,我很喜欢你,希望我们约定好的第二年西藏之旅,大家都能集合到一起。”   放下纸条,我也出发了。   但第二年我真又去西藏了。只是与丁先生的纸条无关。九个人中只有我一个来到了布达拉宫广场。   抵达成都后,我住在了宽窄巷子里的龙堂客栈。   但没想到的是,会在客栈里遇到甲先生。   “我知道你从拉萨回到了成都,我也就买张机票来到了成都。看你微博上发了龙堂国际青年旅舍的信息,猜你是住进这里了,所以就找来了。”甲先生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完全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那几天,我们在成都又结伴旅行了。他送给我一个银镯子,我收下了。理由很简单,甲先生是一个不婚主义者,他的右手小指上一直戴着一枚戒指。他来到的第二天,我们在宽窄巷子里随便走着逛着的时候,突然他摘下他右小指的戒指递给我,说道:“我想把这个托付给你。”顿时,我愣了好几秒,他的意思是个正常人都会懂,但我只能装个傻子。   “我不喜欢戒指,而且更不喜欢别人戴过的戒指。”   “好啊。”他尴尬的笑着,又戴上了戒指,然后买了一个银手镯给我。   那天晚上,我们回去之后,他突然来到我的房间,当时我在整理衣物,准备洗澡。“你有什么事吗?”我被吓了一跳。他没出声,突然亮出他的右手给我看,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戒指,我把戒指扔到鱼池里了。”说着,他拉着我来到了外面(我们住在二楼),指着一楼的一个大鱼池,说道:“刚刚我把戒指给扔下去了。”   “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扔啊?”我很诧异,但并不生气。   “你可知道这戒指比银手镯贵好几倍,你为什么要银手镯,不要戒指呢?”他很生气,说完这话就转身朝他自己房间走去了。把我一人凉在二楼的长廊上,我发愣了好久,我并不想去伤害谁,尤其是在路上。   当晚,我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丙先生发来的。   “我在成都,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一路跟着你来的,但没敢告诉你。”   顿时,我一惊。我是被这两人跟踪了吗?   这到底是福还是祸?是美梦还是噩梦?我竟然害怕起来。   最终,丙先生没有找到我,他决定一个人自由行。   我和甲先生在成都待了几天后,我要返程回家了。他送我到机场,并且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当初你一个人去张家界之后的第二天,我和哥哥也去了。我们并没有返回长沙,而我也没有去丽江。我一直相信缘分,但又不敢相信缘分来得这么突然。所以,我跟我哥说,我要去张家界找这个女孩,如果再次不期而遇,那么这一定是缘分。我和哥在张家界风景区门口的一个酒店住了三天,我每天在房间的窗前看着,看着你会不会从景区门口进去,或是出来。但这三天没有任何结果,我哥说我是个傻子,我也觉得。最后一天,准备办理退房的时候,我又去了窗口,天呐,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竟然看到你了,看到你从景区里出来,还穿着裙子,是你在凤凰古城买的裙子……”   听完他的这个秘密,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总觉得时间不对,场合不对,可能连眼前这个人也不对吧。   登上飞机,我回家了。   8、9月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北京,参加一个活动。   收拾的行李箱里放着一件红色格子衫。是的,顺便从北京再去一趟天津,将这衣服还给乙先生。在天津我带回了一套“春夏秋冬”的大盘子,共4个。可作装饰品也可以盛菜。这是我从天津带回的唯一的一份纪念品,别无其他。   不过说实话,去北京是一个偶然,但去天津是安排好的。但对乙先生,我只想放在凤凰花开的路口,刚刚认识的时候。   2014年,事隔一年多。   2015年,三月,我和丹丹来到云南,从大理到丽江。   这趟旅行,没有任何安排,随心随性,走到哪儿算是哪儿。但我白日做梦都不会想到,在丽江我竟然又碰到了甲先生。甲先生十分诧异,估计他也没想到,而且依旧是在同一间客栈。   他看到我,哭笑不得,愣了很久,提着行李箱上了二楼。   他还是喜欢住在二楼。   晚上,他请我和丹丹吃了一顿饭。   后来,我把和他之间的这一点故事告诉了丹丹,丹丹很意外,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巧合和相遇,其实我也不敢相信的。   “你看,他的右小指戴了一枚戒指。”   第二天,他随我们一道出发去泸沽湖。在等车的时候,丹丹突然指着走在前面的他,跟我说道。我一愣,笑了笑,没有出声,看来他是坚决了不找对象,不婚。但我没告诉他,我的左手腕上却一直戴着他当初送的银手镯呢。只是无关风月,后来,他知道了,也明白。   从泸沽湖再回到丽江的时候,我和丹丹已经买好了返南京的机票。甲先生仍留在丽江,走的那一天中午是我们在丽江吃的最后一顿饭,但甲先生没有出席。   后来,他怎么样了,我不知道。毕竟人生没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不是所有的相遇都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戳破的好,那会毁了一个最初的美好。   所以,我祝福他,也祝福自己。   荆州哪家看癫痫病好杭州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太原那家癫痫医院好呢安徽中医院癫痫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