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家国天下】那年花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典诗歌
无破坏:无 阅读:2704发表时间:2018-09-21 23:36:44    天还黑漆漆的,母亲就把睡梦中的我唤醒,说要带我去城里卖花。她把院子里她最喜欢的十二盆清香茉莉,放在家里那辆破旧的脚踏三轮车上,驮着河北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我就出门了。   夏日的清晨,空气中飘荡着一丝清凉。母亲蹬着三轮车,老旧的三轮车发出“咔咔”抗议的响声。   母亲怀里揣着两个菜饼子,是头一天晚上,奶奶给我和母亲准备的。奶奶说:“到了城里啥都贵,菜饼子加了猪油的,野菜也是头一天清晨刚采摘的,新鲜着呢。”母亲偷偷告诉我说:“等把花卖了,就去给奶奶买一副老花镜,如果还能剩余下钱,给我买一个城里的夹肉大煎饼,还有现磨的豆浆。”   母亲还说:“城里的夹肉煎饼,不是村里人家那种玉米面,他们城里人讲究的是营养。所以,他们做煎饼是好几种面粉掺一起。有玉米面、大米面、小米面,还加上豆粉……”   当然,知道这些,还是母亲听在城里工作的父亲讲的,她也没有吃过。   天色大亮,我们终于到了城里一条街上。母亲选择了一条行人较多的街道,把花盆依次摆在街边的道口上,每有行人路过,她便满怀着希望叫卖一声:“卖花,买花喽!清香的茉莉花……”清脆的声音,在街道闷热的空气里飘荡。   炙热的署气,像某种被传染的情绪,行人只是向我们瞥上一眼,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这些人都是咋地了?这么好的茉莉,都不看一眼。”母亲自言自语着,额头上沁满密密麻麻的汗水。她似乎有些不甘心,于是将叫卖的声音,提得更高一些。   临近中午,太阳直直地照射下来,也照在那几盆花上。整个城市像烧透了的砖窑,使人喘不过气来。街道上弥漫着燥人的闷热,好像在考验母亲的耐力。终于有人走过来,问花的价钱了。作为“开市”第一份生意,母亲急忙陪着笑脸,把价钱说到了最低。   “这个小盆的茉莉,只要三元钱,这个花骨朵多的茉莉,眼看就要开花,给一元钱就卖。那个已经开满花的大盆,五元钱就行……”母亲不停地介绍着花儿,眼睛里满是喜爱和渴望。结果母亲费了半天口舌,问价的那个人,左右看了看,摇了摇头就要走。母亲看人要走,着急地在后面紧追着说道:“喂,他大哥你别走呀,价钱好商量嘛!”结果还是没把人挽留住。   日头愈发毒辣起来,花儿还是一盆没有卖出去。母亲一直站在茉莉花前,一会理理花枝,一会闻闻花香,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过往的行人。烈日下的她不时用袖子擦擦脸上流下的汗水,不住声地吆喝着。看见有行人路过,母亲会赶紧迎上前,笑着小声询问人家:“你要买花吗?自家院子里种的,价钱不贵。”   也许路人,只是路人,斜着眼看了一眼,根本没有要买的意思。即使驻足下来,也只是凑凑热闹,嗅一嗅花香,起身便走开了。母亲看着街道上过往的行人,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相信母亲那一刻,她的耐力也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母亲突然像想起什么,急忙去三轮车里翻找着,翻了半天翻出一大块塑料布,那是母亲防止下雨特意准备的。她抬起头问我:“咱们早晨从家来时,给花儿灌的大瓶子水呢?咋不见了呢?”我突然想起刚出村时,就隐约听见什么“咕咚”掉地上的响声。当时犯困,也没太注意,估计那大瓶水,就是那时候掉下去的。母亲见我没回答,抬头望了望天上毒辣辣的太阳,嘴里磨叨着:“这天这么热,我的花儿再不浇水就会枯萎的,不能花儿没卖出去,都死掉了呀。”于是母亲把花儿放到三轮车上,推到道边一块仅有的树荫下,用塑料布把花遮住,让我坐在车上不要动,然后从车上花布兜子里掏出菜饽饽,递到我的手里说:“闺女,饿了吧?来,先垫补垫补,我去对面人家讨些水来。”   出来一早晨了,肚子早咕噜噜地叫了。我接过母亲手里的菜饽饽,吃了起来。加了猪油野菜的菜饽饽,此时吃到嘴里还算香甜。只是嗓子眼发干,不好下咽。   “有人吗?”母亲站在一家半敞的门外,迟疑地冲着院子里喊。半支烟的功夫,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嚷道:“这大中午的嚎什么嚎!还让人睡不睡觉?要饭的也不看看时辰!”   “大姐,我不是要饭的。”母亲歉疚地冲女人笑笑,又继续说:“我只是想……”   “想什么想?啥也别想!我家可没有男人!走了!”母亲还没有说出下半句,女人就将院门狠狠关上。母亲碰了一鼻子灰,呆呆地站在院门前,稍稍迟疑了一下,又挪动了步子走向第二家。这次,母亲显得格外小心,走到门前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手轻轻拍打着门栓。不一会儿,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黑龙江治癫痫医院排行榜母亲,不知和母亲说了些什么,随即“哐当”一声关上黑铁门,扭头回了屋。   我不知道老人是回去取水,还是对母亲置之不理,突然替母亲紧张起来,同时又替母亲觉得有些难堪。倒是母亲很坦然,倚在人家门框上,满怀着期待,那身影,在阳光下特别的无助,像乡下常会碰见要饭的一样,一动不动等待着主人家的施舍……   终于,老人打开铁门走了出来。他手里多了一只水壶,母亲急忙接过水壶,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老人随着母亲来到三轮车前,他看了看车上的花,又看了看我手里拿的菜饼子,对浇花的母亲说:“大侄女呀,你的花养得不错,比我家院子里的花养得都好。只是这附近都是平房,谁家院子里还不养几盆花呀。如果你想把车上的茉莉花卖出去,我建议你还是去前面楼房区去看一看。前面右拐不远就有一栋新盖起来的商品房,去那里卖花,估计会卖得快一些。”听了老人的话,母亲连连点着头。   给花浇完水,老人又用塑料瓶灌了一些凉白开水。我和母亲就顺着街道右拐,推着三轮车朝那座楼走去。   来到小区门口,果然看见有几家正在往楼上搬东西,还有几家正在装修,楼道口通道上堆满了沙子和水泥。母亲把武汉看羊角风哪家有名车停在一个阴凉处,把花儿从车上一盆盆搬下来。浇过水的茉莉,翠绿翠绿,水嫩嫩的,飘着清香,焕发着生机。母亲看着碧绿的茉莉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母亲大声地冲着小区吆喝:“清香茉莉,自家养的茉莉花!不香不要钱……”母亲的话音刚落,一对夫妻就走了过来,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旁边跟着她的老公,到了我们茉莉花跟前,大大咧咧地说:“这花好香呀!离老远我就闻到了。多少钱一盆呀?我想买一盆。”母亲见有人问,连忙高兴地回答:“便宜,便宜!小盆两元,这大盆的我们养了有几年了,就卖五元。”   “哎呀,你还别说你卖的还真不贵,那我买就买那两盆大的茉莉吧。”女人利落地掏出两张折在一起的五元钞票,递到母亲手里。随后又有一个一楼的老奶奶,和她的邻居也相继买了几盆搬回了家。不到两个时辰,十二盆花就卖完了。   坐在三轮车上,我反复数着那些卖茉莉花的钱,心里一阵欢喜。因为,去掉给奶奶买老花镜的三十元还能余下七元钱。我高兴地对着母亲说:“妈,你可说了,余下的钱给我买夹肉煎饼。”母亲一边收拾着地上的东西,一边对着我说:“先给你奶奶去买眼镜,明天就是你奶奶六十六岁生日了,你奶奶想要一个老花镜,咱说啥也要给她买。前院齐老太太就有一个老花镜,说是看字老清楚老带劲了,戴上眼镜就跟城里人一样,村里人都羡慕着呢。前段日子,你父亲去佳木斯出差,家里也没多余的钱给你奶奶买眼镜,还好我养的这几盆花起了作用。真该谢谢那个大爷给我们指条道,要不然哪能卖这么快呀?等过几天,咱家院子里的大枣熟了,有空了我来城里给那个大爷带上一些。闺女,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赶紧的去眼镜店给你奶奶选眼镜,人家别在下班喽。”母亲的眼睛里爬满了笑意。   母亲蹬着三轮车往回走,不经意地问我:“闺女,这十二盆的茉莉一共卖了多少钱?”   当我报出数字时,她突然停下车,皱起眉头说:“这钱好像不对呀,这钱绝对不对!”   “咋就不对呀,那是多了还是少了呀?卖的钱就这些呀。”   母亲说:“这些花儿应该能卖多少钱,我在家就已经算过了,怎么会多出五块钱呢?肯定是哪个买花的人多给五块钱。”她转过头又对我说:“妞呀,你刚数钱的时候,有没有夹在一起的五块钱?”   “对呀,妈,有两张五块钱,里面是还夹了一张五块钱。”   “那就对了,一准是那个买两大盆花的人,给钱的时候,没发现夹在里面的五块钱。当时买花人多,我也没太注意。”母亲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不行,咱不能要这个钱。一定给人家送回去!”   母亲说完,急忙对我说:“妞,你在这里看车,我去问一问,要把这多出来的五块钱还给人家!”   “妈,这小区好几栋楼房,那么多楼道口,你什么时候能找到呀?再说了即便你找到了,城里眼镜店也早就关门了,咋还给奶奶买生日礼物呀?”母亲说:“我快点跑,尽快找到那个买花的阿姨。如果眼镜店关门了,我明天赶一大早,再来城里买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羔疯专业。”   母亲手里拿着那五元钱,冲着第一楼口跑去,几十分钟过去了,母亲才从楼口跑了出来。我看见她得满头大汗,衣服都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嘴里喘着粗气,手里还紧紧攥着那张五块钱。   母亲又去了第二个楼道口,不一会功夫,我就听到楼上有吵闹声,紧接着楼下两个保安大呼小叫地跑了上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跟在他们身后,到了三楼,我看见母亲躺在三楼楼梯拐角处,满身都是泥土,胳膊和膝盖上都是血。一个扛着沙子的男人,正在没好气地训斥着母亲:“你作死呀!跑什么跑,乡下人就是没有素质!”   我走上前扶起母亲,对那个工人喊道:“乡下人怎么了?是你撞了我妈,你撞了人难道还有理了?”   我还想说下去,母亲急忙阻止了我:“这位兄弟呀,真对不起!是我自己没注意,撞到你的身上,不怨你。”   扛沙子的男人怒视着母亲吼道:“一声对不起就行了吗?你一个乡下婆子,这样的楼你也敢上。该不会来上楼偷东西的吧?”说完,男人瞥了一眼我母亲手里的五元钱,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嗨,还真让我说着了,看起来你果然是个贼,大家看一看,还真偷了人家五块钱。”男人这么一喊,楼里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那两个保安指着母亲说:“你不能走!说说你到这楼里干什么?手里这五块钱是咋回事?”   母亲的脸,顿时通红,下意识地把那张五块钱攥进了手心,怯怯地说:“这五块钱不是我偷的,是还给人家买花多给的五块钱。”一种本能,让我迅速挡在母亲面前大声喊道:“就是,我们在楼下卖花,多出五块钱。母亲正在挨家挨户的问,找出那个多给五块钱的买花人……”围观的人听了我的话以后,一齐七嘴八舌指责那个扛沙子的男人,并都自觉地散去了。扛沙的男人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扛着沙子逃一样离去。   母亲让我回去看车,自己又一瘸一拐地爬上楼梯了。还剩下最后一个楼道口,我说替换一下母亲,母亲却抹了一下额头的汗:“不用,你就在车上等着我,小孩子眼尖,顺便看着上下楼过往的人,看能不能见到那个买花的人。”母亲说完,艰难地向楼上走去。   母亲找到那个多给五块钱阿姨家的时候,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   阿姨家在第三个楼梯口最东面的一家,当母亲把已经被汗水浸湿的五块钱递到阿姨手里时,阿姨却说啥也不要。她还说:“大姐呀,这大热的天,为了这五块钱你挨家挨户地跑,摔成了这样,还差一点被人误解,我心里也过意不去,说啥我也不能要这个钱。”母亲却说:“大妹子,钱不论多少,即便是几毛钱几分钱,我也不能要呀。当初说好的价钱,多少就是多少,咱乡下人虽然穷,但也不能白占人家便宜。”   阿姨在母亲的坚持下,最后收下了那五块钱。当她听说我们来城里卖花,是为了给我奶奶买老花镜的时候,她热情地告诉母亲:“附近就有一家眼镜店,每天营业到晚上十点。”听了阿姨的话,我和母亲急忙去了那家眼镜店,用卖花的钱给奶奶买了老花镜。余下的两元钱,母亲给我买了一不夹肉的煎饼。   回家的路上,我刻意不去坐三轮车。母亲骑着三轮车,我在后面卖力地推着。车轮在坑坑洼洼的的路上“吱吱呀呀”地响着,仿佛在唱着一首朴素净美的歌,风中还隐隐约约飘来茉莉花的清香…… 共 45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