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绿野】都塔尔与玛利亚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六姨进入我的记忆是与歌声为伴的。   我五岁那年秋天,母亲生小弟弟,在省城的姥姥身体不好,高中生六姨请假来小城照顾母亲,和我们朝夕相处了十几天。   六姨的到来,给襁褓中的小弟洗澡,给母亲做汤水补养身体,打扫卫生洗衣服,包括给我讲故事梳小辫等诸事全接过去。忙得一塌糊涂的父亲松了口气。我也成了她的铁杆粉丝,整天围在她的身边。她熬的小米粥特香,蒸的馒头白胖胖,她一边拉风箱做饭还一边教我唱歌。我会唱的第一首完整的歌就是六姨教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月亮在白莲花瓣的云朵里面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六姨随着她优美婉转的歌声,定型在我脑海中:明亮清澈的眼睛,面颊上的小酒窝,蓬松弯曲被称为菊花顶的自来卷长发。还有歌中唱的月亮云朵和谷堆……几十年来,只要有时间静下心来仰望夜月,这支歌就在记忆中缱绻的回响起来。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的一天中午,母亲兴奋地告诉父亲,说收音机里预报节目,一会有月心唱的《高高太子山》。收音机里要播六姨唱的歌,太好了,我们围在收音机前等六姨的歌唱。   六姨去省广播电台录制这首歌时,是正在省城的母亲陪她去的。母亲告诉我们,是歌剧院的老师向省台推荐的。缘于六姨陪同学去考省歌剧院的学员班,主考们对她同学的表演不置可否。一个主考对六姨说,这个小姑娘形象好,唱歌给我们听听怎么样。六姨就唱了《高高太子山》,主考们连连叫好,都劝说她报考。我们也都认为六姨应该去当歌剧演员,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演电影,那多好啊。再说姥姥早年给她和五姨还请过俄国籍的声乐老师呢。但六姨喜欢当医生,是时,她已经收到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   医学院毕业前,她们去铁路医院实习,正赶上有个隧道工地塌方,她们去抢救伤员。伤员多伤势重,备的血浆用完,还有伤员急需输血。六姨挽起衣袖说我是O型的,一次献血四百毫升,放下衣袖就上手术台给主刀医生做助手。手术进行了天亮时才结束。六姨没有出手术室就昏倒了,因为输血过多疲劳过度,六姨头疼眩晕视线模糊无法继续学业,不得不休学一年才毕业。从那时起,头疼眩晕的病痛一直如影随形跟着她。   姥姥常痛心疾首地埋怨她输血搞坏了自己的身体。六姨总是说:我是医学生,抢救伤员人命关天,只能这样做……   我常想,六姨要是当了歌剧演员,也会倾情投入的。她送母亲的那张硬版黑色密纹唱片《高高太子山》,成了我们的藏品,可惜后来家里的老式手摇唱机坏了,再后来不知怎么搞的,唱片又掉了一块碴,听不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六姨从四川回来,我去省城看她。她问我会唱《都塔尔与玛丽亚》吗?不会。听名字我以为是外国歌。她说是哈萨克民歌,说着就小声哼唱起来,旋律特优美,更优美的是她讲的故事。   当年,内科医生六姨在某铁路施工现场,遇到一群铁道学院来实习的师生。两个单位的帐篷相邻不远,但无交集。山里的日子紧张繁忙单调,下班后六姨和女伴常坐在帐篷前吹口琴。一天傍晚,有人竟然伴着六姨的口琴高声唱起来: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塞地玛丽亚……是那个带队的青年教师,要知道这在当时是禁歌呀。后来,青年教师放弃了专业,想方设法调地到六姨所在的铁路医院做行政工作,后来终于成了我的姨父,她们相识就源于这首《都塔尔与玛丽亚》,几十年来,俩人相伴相爱之情堪称经典。   从小到大,六姨一直是我们的榜样。母亲曾把她小楷字写得极工整的笔记薄带回来让我们学习,可惜我太爱玩,倒是姐姐照着好一通练习,写出小楷受到母亲的表扬。六姨还给我们寄来玻璃丝编的开屏的孔雀;一头大象领着两头小象用鼻子运木头的蜡染挂画;红白珠粒相间的扇形项链;还有亲手抄写的歌篇,“深深地海洋”“渔光曲”……除了来我家照顾母亲的十几天外,我没有在她身边生活的经历,但她唯美浪漫善良热诚的性格与品质对少年的我们影响深远。   现在,六姨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但她的生活丰富时尚。她读书看报,是市老年合唱团的主力。每年都外出采风,有着挂壁公路,被称为最危险村庄的郭亮村都去了,画笔下的太行群山壁立千仞悬崖绝壁风骨峭峻;那纤柔的碱蓬草织就出红海滩蓬勃的生命色泽;那山村古老房舍透出的温暖灯火……她的画作屡屡获奖。我和姐姐都是六姨的微友,她经常把诗词画作,精彩美文和动听歌曲转发我们。她说:喜欢艺术和歌声的人,永远沐浴在春光里。   想起六姨,我情不自禁的哼唱起《都塔尔与玛丽亚》,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塞地玛利亚……   癫痫发作没有意识会大声尖叫眼睛上翻是癫痫症状吗武汉哪家医院冶羊角风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