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暖冬话风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1220发表时间:2016-02-06 13:37:16 摘要: 规矩,是老一辈人流传下来的传统风俗。我们中国是最讲究礼节的泱泱大国,繁文缛节我们早不提倡,但传统风俗,我想是不能丢弃或置之不管的,如大家都在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是一个好现象,一个好兆头。 暖冬的一个下午,我和同事一起拜访住在古宅的徐德森老人,他今年77岁高龄,精神矍铄,见我们前来,忙着招呼,洒上清茶一杯,开讲他熟知的黎里十二月风俗。   他说解放前,约1948年左右,正月初四接灶,俗称“路头堂财神”,也就是接财神。请出的路头菩萨抬到大庙(即全真道院),有时也会停放在西面陶桂英父亲的棺材店,如一放就得一年,而看护路头菩萨的,人称“上鞋子金生”。关于路头,民间戏称:“买了猪头没处请路头。”可见路头不是一般的好请。   那时还有一种风俗,所谓的“小元宝”调换“大元宝”。“元宝”,其实就是折叠好的锡箔,折成“元宝”样。调换“元宝”,也是要出一定费用的。以前交易,流通的是中央银行或交通银行的纸币。这样的风俗流传,多少会给百姓带来一定的生计。   伯伯谈到年初四接灶,年初五接路头,说过去灶头有种称“灶庭不合理的睡眠到底会不会引发癫痫-”的饰品,当时百姓一般都到浙江马腰那边去买,大概求质量好点吧。   回绕“接路头,接财神”的主题,经营大店的店家有吃路头酒的规矩。那时吃路头酒,正逢新年开张。所以,如老板没请他吃路头酒,那么就意味着歇他生意,被解雇了,今说的辞退。一年中初一至初三暂停营业,路头酒一般放在初四吃。   接着的正月半,街上有出马灯,扮地戏风俗。那时,徐伯伯十二来岁,他记得大他二岁的哥哥徐文照会扮演吕洞宾,黎里中学倪龙泉扮柳树精,有一位姓归的姑娘扮白牡丹,他们都是《吕洞宾三戏白牡丹》戏里的角。虽都是业余演员,因为喜欢地方戏曲,演来还挺有模有样的。   徐伯伯说,听戏在自家街面中间的墙门间。我问黎里有唱宣卷吗?他说有,地址在原黎里戏馆。而唱堂名,也就是唱京戏,一般都是大户人家请到家里来演出,地点就不定了。主唱者姓张,原在化工厂工作,家住黎里南栅。   而正月半的乡下,有斗田财的风俗。当地流传这样的说法:“自己田里旺稻,别人家里稗草。自己田里三石六,别人家里一蚌壳。”人人希冀自家瑞雪兆丰年,来年取得好收成,美好的祝福呵。   阴历三月出村台戏,也武汉中医如何治疗癫痫就是社戏的俗称。老百姓有“到鹤脚扇赤脚看戏”的说法,听来很是形象。实际上,不光是鹤脚扇可看戏,各个圩头(圩,古时村的称法,笔者注)都有戏演出。徐伯伯说,在他家徐达源故居的背后,有个先锋操场他曾看过戏。“先锋”名,据传清朝曾在此驻扎过兵而因此得名。他说小时候,在老医院的隔对河看《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如今,虽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的往事,仍记忆犹新。他说,京戏每次开场前会说上:“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之类的话,称“跳加官”,如现在的报幕,很有特色。他曾记得看过二出京戏《三英战吕布虎牢关》和《大劈官》。在2007年,徐伯伯还看过《大劈官》戏,这出如今改称《蝴蝶梦》戏了。   到了七月半,有祭台会,大家穿黑衣,城隍菩萨来祭朱元璋爷娘。七月三十点地堂香,祭地藏王菩萨,阴历八月初一、三十点桥墩灯,天天点灯,在庙桥。每年这时候,小孩子最喜欢看灯了,星星点灯,如天上的繁星,闪亮而又神秘,我想每个孩子都有自己一盏心灯吧。我小时也听妈妈提到过,有关点桥墩灯的事。   七月七,又称乞巧节,家家户户在天井摆上一张凳子(权当简易的供桌)。凳上摆上时令的蔬果:藕、西瓜、柿子等。点心有:酥糖、雪饺、巧果等当供品。凳上还会放一只水盆。这派什么用场呢?我提问。原来,水盆是用来考验姑娘聪慧的“法宝”。水盆里洒满风仙花,海棠花的花瓣,然后点好香火蜡烛,姑娘开始定气凝神把缝纫线轻睡觉时癫痫发作应该怎么办?轻地放入水盆。如针放入水盆是沉的,那么投针的那位属“笨”的,反之浮于水面,那么,这位姑娘是“聪明”的。如浮针孔正好对着月亮,有个投影的话,那是“绝顶聪明”的。大凡世界很是玄妙,真真假假,难以分晓。   八月半,黎里中秋有显宝风俗。名门望族,大户人家,都会拿出自己的宝贝亮相。伯伯曾听说过黎里周赐福家有一把茶壶,据说是倒不完茶的,因只见倒茶的,也没见过下人加过水。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   八月半起,城隍庙里连续三天三夜做戏。伯伯说小时候看过《董小婉》、《伐子都》两出京戏。我问到黎里有越剧演出吗?他说有。1949年春节夜,在大庙里(全真道院)有做绍兴戏(越剧),当时有位“笑哈哈”丑角在《火烧红莲寺》表演很有趣。那为何至今记忆犹新呢?其中有一个小插曲。曾任半年区长的沈法宪儿子德明,小时候很顽皮,演出场吵闹,有人告状给他父亲,沈法宪连声对大家说对不起呵,耽搁大家看戏了,现在马上开演吧。所以,伯伯现忆起恍如昨天发生一样。他很健谈,又补充说庙桥弄有位剃头三三,姓张,巧官的爸爸,他会唱滩簧的。   八月的季节很热闹,孩子欢天喜地,可捉蟋蟀玩。伯伯小时候在西蔡家弄,旧称照相馆弄的俱乐部二进大厅看大人斗蟋蟀。他们开战激烈,而小孩期待的是大人们斗下来的蟋蟀“败将”,因小孩可讨着玩,成为他们的玩物。   说到八月,伯伯来了兴致,他说每月都有好口彩。八月八,拿只小菱剥一剥。我问其他月份呢?他接着说,一月没记清。二月二,做条撑腰糕撑一撑;三月三,野菜花开结牡丹;四月四,桃梅李子青涩涩;五月五,买条黄鱼过端午;六月六,买只馄饨落一落;七月七,买个西瓜切一切;八月八,拿只小菱剥一剥;九月九,糯米饭烧得韧久久;伯伯说黎里人不吃重阳糕的,不知为何?只吃糯米饭。十月十,十个姑娘上苏州,一跑跑到玄妙观,玄妙观里有个小摊头,“咣”一脚踢到河桥头(黎里土话,河埠头的意思)。十二月送灶神,请灶神。二十四夜请灶君老爷,晚上显灶,灶头上放糖塌饼或其他南货东西,灶头前则烧三脚稻柴,灶神吃了糖塌饼甜甜蜜蜜,在升天时好请他在玉皇帝面前美言几句,来年风调雨顺,万事大吉,五谷丰登,和和美美。所以说当地还流传这么一句俗话:“贪嘴囡人(指男孩)扛东道,贪嘴姑娘勤显灶。”他们会在初一、十一、二十一显三灶外,巴不得日日显灶做豇豆糕吃或其他糕点吃,用句时髦话说他们都是些吃货。   徐伯伯边说边为我们续茶,他说自己絮絮叨叨瞎扯那么多,都是过去的往事,也就是“说老经”,让大家见笑了。可在我们眼里,能在金贵的暖冬喝上一杯清茶,听老人诉说生我养我的家乡风俗,可是何等的享受。这样的风俗如不说出来,得到延续,马上会出现断层了。一代一代传承不下去,也快变得“没规矩”了。   规矩,是老一辈人流传下来的传统风俗。我们中国是最讲究礼节的泱泱大国,繁文缛节我们早不提倡,但传统风俗,我想是不能丢弃或置之不管的,如大家都在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是一个好现象,一个好兆头。 共 25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