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妹妹我坐船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3628发表时间:2017-02-18 17:05:14 下班后天色尚早,听说解放广场有书展,图书都打折。“买书读是世上最划算的事。”想到一位熟悉作家说的话,决定去选几本可心可意的书。   到了解放广场,把电车存好,看车人告知最迟晚上七点推走。买了几本书后,我穿过滨河路,来到湿地公园,绿茵茵的草坪,轻舞飞扬的垂柳,盛开的鲜花,此时,夕阳无限好,红艳艳车轮般悬挂在远处摩天大厦顶端。河边的花草树木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泽,河面也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金亮亮的绸缎,在中原的深秋季节,这景致倒是少见。即便只是沿河边走走,也是一种极美的选择。   于是喜不自禁地观赏起来,却意外地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往日河上的游船把河面摇晃得热热闹闹,此时却一只船都没有出游。虽然河水比平时明显浅了些,靠近河边处还拥挤了许多漂浮物,但丝毫没有影响到我的兴致,突然萌生了一人独享白河的念头。   于是沿河岸寻找船家,终于看到一家码头有人——是个瘸腿老伯,他说白河在放水,水要是全放完得到后半夜,现在是可以划船的,但不能靠岸边划……一番讨价还价后搞定,“电动船——一小时50元!”   喜滋滋上船,熟练地将船开到河中间,沐浴着夕阳的余晖,一路西行。面前是仲景大桥,船儿灵巧地穿过桥洞,哗!眼前豁然开朗!夕阳已隐去了小半边脸,远天一抹绯红,映在似乎静止不动的墨绿色河面上,河面没有波纹,平静如一面幽深的魔镜。船行进中,只听见马达的轰隆声。岸上、桥上离我较远,声息全无。船尾漾起一层武汉小儿癫痫医院小小的波浪,静静地涌起再散开。   这份宁静——隐于都市的超然,真是难以寻觅!多美的独享!暗自庆幸把握住了时机。心里渐渐舒展开来——只要船舵方向不错,就只管前行吧!在接近彩虹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啪”的一声,几座桥上的霓虹灯亮了起来,映入水中,五彩斑斓,流光溢彩,仿佛在面前竖起一道七彩屏障,立体的,从上至下,美轮美奂,曼妙无穷。呵!刚才还在叹息夕阳的毁灭,现在立刻燃起新的希望,我迷失在灯与影的世界……   不觉间,船已过彩虹桥,频频回首,顾盼流连,渐去渐远中,水中的小岛呈现深黑色的轮廓,白鹤、鹭鸶等众多的水鸟也已安息,见不到它们袅娜的身姿在空中翻飞。岛上闪烁着幽蓝的光晕,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白河北岸,此刻也华灯辉煌了。临水的垂柳暗影中灯光依稀,想必有不少人茶余饭后在那里携手漫步吧!呵呵!白河任我游,独享白河的惬意谁人能有?   前面是卧龙大桥,在距离它50米处我关了开关,船静静地,像嵌在水中一般,周围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夜观卧龙大桥雄伟壮观,缀满霓虹灯的桥身横贯河面,宛如巨龙,随着灯光的流转,这条龙就好像游动起来,令人叹为观止!   担心船上电耗尽,不敢再远行,所以拨转船头,逆流返航。若不是两岸做参照物,真感觉不到船在动。河面飘来一阵小风,微凉,这是中原深秋的季节特点。再次穿过彩虹桥,船明显慢了,但我丝毫不急,反正有时间,慢点就慢点吧!可是船越行越慢了,才猛然想到白河在放水,好在前面100米处就是仲景桥了……   突然方向盘失灵,船在水中转起圈来,四顾张望,只见50米外,有一条窄长的渔船,被人用绳子拖着,往月亮岛方向拽,水居然没有漫过渔人的膝盖。啊!水这么浅?我疑惑地看看自己的船周围,依旧是黑绿的水。我继续扭动开关,旋转方向,但是徒劳,船纹丝不动!不会吧,难道电动机缠到渔网了?心里一犯急,就想赶紧离开,只能使劲拧动开关……哎呀!仪表盘不亮了!正诧异,突然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越来越重——船会不会爆炸?!难道我要命断白河?环顾四周,万家灯火,我还有很多梦没有实现呢!还没有游遍名山大川呢!哎!我若真的随着船的爆炸灰飞烟灭了,我的同事们会不会流着泪叹息?猛子会不会召集全组的老师商量给我送幅挽联?好友田妞顺利升级了,邀请我们聚会唱歌,她们听不到我新学的《水韵江南》了,还有我还刷了卡,家人替我还账时不知道密码怎么办?此时会不会有人正好站在仲景桥上,像我平时那样举起相机,抢拍下火光冲天的一幕?明天的社会早刊上会不会这么写着:“昨晚六时半,一女在白河划船,船焚人亡。”   一时间百感交集,手脚也就冰凉了……几分钟过去了?不知道,但船却没有爆黑龙江哪个羊角风医院好炸!“嘘——”长出一口气,开始后悔上船时没有留下船家的号码。船上应该有吧?借着手机微弱的亮光,终于在顶篷处找到了一串电话号码……   “是船家吗?”   “是!看到我家的船在河中间,我就往码头跑,拼命喊,可是你已经过了桥。我沿河跑了一截,愣没叫住你……”电话那头的愤怒不可遏制。   “为什么叫我?”我的声音怯怯的。   “白河放水了啊!船都停游了!会搁浅的!”   “不是说要到后半夜才放完水的吗?”   “嗨!给我看码头的是我雇来的,他除了知道赚钱还懂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什么!”   “啊!是这样!我,我现在真的搁浅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己下河推船吧!只能把船推到稍微深点的地方,别耽误时间了,水落得很快,否则真走不了了!”   一听这话,我不敢怠慢,撩起裙子,脱掉长筒马靴,褪掉袜子,光脚丫伸进河里,刚触到水顿时缩了回来,水太凉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后,还是狠下心来下到河里,触到河底的淤泥,滑溜溜,软巴巴,黏糊糊,受不了这种“温柔”的亲密接触,却也无可奈何,哎!乐极生悲啊!   好不容易在河里站稳,颤抖着双手扶着船舷,俯下身推船,“嗨——哟——”晕了,船一动不动。再吸气用劲,还是不行;几个来回,气喘吁吁了……(大家想象那个画面:偌大的白河,就我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在推搁浅的船只,“吭哧”半天不动一下啊!悲催啊!)   我失望地再次拿出手机拨打,船家问了情况后,没好气地说:“你等着吧!”   漫长的等待,呆呆地站在河水中,风不失时机地过来凑热闹,冷飕飕的,河面的波纹鬼魅地闪着幽光,想到了水鬼,想到了水怪会不会出来……仿佛过了几个世纪,船家终于出现了——一手拿绳子,一手拿竹篙,远远地涉水而来,走近了,看到是个四十来岁的精壮汉子,光着膀子,一脸的不悦,我也满怀愧疚。   船家查看了一下船,说:“电机烧了,还缠了癫痫用几种药能控制住渔网,早知道该拿把刀了。现在拽都拽不掉!”他吩咐我和他一起推,这时候哪里还顾及什么淑女啊,风度啊!攒足劲死命地推……船动了……再推再推……感觉把我一生的劲儿都用尽了,船才被推到稍深点的河段,船家几乎把上半身都浸在水里了,费了好大劲才把渔网拽出来。继续推,看看水已经到大腿了,我怯怯地问:“船家大哥,我可不可以先上船?”他看了看我,态度缓和了些:“上去吧!”   船家利索地把绳子系在船头,把另一头往肩上一搭,弓腰向前拉起纤来……此情此景,脑海里居然恶作剧般冒出一句歌词:“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泥里走……”呸呸!都什么时候了,还浪什么漫乐什么观呢!   船家嘴里嘟囔着:“我的电机,昨天下午才换的……哎!这倒霉催的!”   为了打破这尴尬,我没话找话地和他攀谈起来,想缓和下气氛,免得上岸后被“宰”得太惨啦!   绞尽脑汁讲了几个典故和笑话,船家不那么恼怒了,苦笑着说自己在河边泊船十来年,从来没有给人拉过纤,我说这辈子第一次被搁浅,从来没有推过船。行进中我没忘问:“电机烧毁了,船会不会爆炸?”他说:“没试过,也许会吧!”   我问他冷不冷?他说心急火燎的忘了冷,得赶紧回到岸边,否则水见底了,船会陷进淤泥,八个人也抬不动呢!   终于到了岸边(别人的码头,取近路走)我上岸,船家说:“电机烧了,你看着给钱吧!”我赶紧讨好说:“船家大哥劳心费力的,给1000也不多……不过我今晚就拿了三张,刚才押金一张!”一阵冷风,船家打着哆嗦说:“再留一张,你走人吧!”   “谢谢您,船家大哥!”我是深深的抱歉啊!简单冲洗掉两脚污泥,穿戴好,一看手机:“哎呀!19:30!乖乖,我的电动车还在解放广场南门呢!看车的人走了吧?”   高跟鞋跑不快,脱下来,一手一只,撒开腿跑吧!五百多米的距离吧,过了红灯,穿过十字路口,远远看到:空地上就我一辆车子,看车人正坐在上面东张西望呢!我的天呐! 共 31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