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我的叔叔和姑姑们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免费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491发表时间:2015-05-17 20:30:45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因多子多女形成的大家庭比比皆是,这通过孩子们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四方,五妮,六林,九花,十只……子女多的让大人们连名字也懒得取了。   我爷爷奶奶一共抚育了八个子女,还不包括生病夭折的一个叔叔。   我父亲弟兄三个,他是长兄,排行第三,下面有两个弟弟,分别排行第四和第八。   关于我的父亲,我在上一篇文章里已经详细介绍过了,无需赘述。我主要向大家讲述一下我的两个叔叔和五个姑姑的故事。   我们家乡对于兄弟中的老二有些偏见,认为老二比较赖,有些俗语“二杆子”、“二愣子”、“二得烂”就是说老二的。当然这种说法太过笼统,有的老二也是比较忠厚,老实的,但我二叔却符合了这种说法。   二叔小名“得拉”,是弟兄三个里长得最“排场”(我们这儿的方言,就是要貌有貌,要个有个的意思)的一个,面目清秀,年轻时是帅哥一枚。二叔思维敏捷,为人处世圆滑老道,能言善辩,非常善于交际,而且凡事不愿吃亏,被称为毛连洞“四大能人”之一。从学校毕业后,正值文革,我二叔参加了红卫兵,跟着许多红卫兵到外地四处串联。二十岁左右的二叔身穿绿军装,胸戴毛主席像章,右臂佩带写有毛主席亲笔题写的“红卫兵”三个字的红袖箍,手持一本毛主席语录站在天安门广场上,这张珍贵的照片仍旧保存在相框里挂在屋内显眼的地方,二叔英姿飒爽,英气逼人。据我二叔说他曾经串联到北京,正值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各地来北京串联的红卫兵,二叔远远地望见了毛主席,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不断地向天安门广场上的人山人海挥手致意。小时候听二叔讲这些我非常羡慕,因为在我们家,甚至我们村,我们乡(那时叫大队,公社)见过毛主席的人都是少而又少啊。   二叔能言善道,长得也不错,但在作风上就不够检点了。在他二十岁左右竟然和我们村一个同姓的姑娘相好了,而且还让那姑娘怀了孕。这可犯了我们村的村规了,因为我们村大部分姓杨,尽管分南北两股,毕竟都是同祖同宗,是不许联姻的。两个人的丑事败露后,二叔被开除了党籍,妈妈出面调解此事,得罪了不依不挠的女方家,以至于我们和那姑娘家数年不来往。   后来二叔到许沟矿工作,做销售工作,这时二叔早已成家。我二婶年轻时也很漂亮,只可惜他们的第一个男孩没活多长时间就夭折了。我还依稀记得我曾经抱过的那个叫卫红的孩子。后来我二婶又生了两个孩子,可惜都是女孩。因为计划生育,二婶不能再生了,在农村没有儿子会让村民们看轻的,所以我二叔在1986年经人介绍收养了一个11岁的四川男孩作了养子。   二叔身上天生就有一种不安分的因素,他在许沟煤矿工作了数年,收入很是可观。他是我们村第一家买彩电的,尽管只有14吋。武汉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二叔的家境是他们弟兄三人中最好的,可这并没有让二叔满足。他后来又去鹤壁北郊的一个叫龙宫矿的煤矿工作,没干几年,又到我们村东边一个正兴旺的电业局镁厂任职,无论在哪儿,二叔都是风风光光的。如果在外面找不到活路,他就在家里鼓捣一些发家致富的项目,他养过几年兔子,还养过美国蜗牛……我经常笑称,从二叔的肚子可以看出他是否发迹,他在外地工作时,就会发胖,鼓起高高的“将军肚”;一旦赋闲在家,他就会瘦下来,他的胖瘦成为他人生是否得意的标志。二叔后来到一家农科公司工作,做销售宣传,直到现在。他每年很少在家,走南闯北到处为公司的新产品做宣传,还是那么风光。   当然,二叔也有让我敬佩的地方,除了写一手好字,他酷爱看书也喜欢收藏书籍,我经常找他借书看,借不到,就去他柜子里“偷”书看。二叔看书涉猎很广,什么科幻,武打,历史传记了,他都爱看。我通过二叔的的收藏,欣赏了很多名著,《镜花缘》,《一千零一夜》,叶永烈的几部科幻小说,还有金庸,梁羽生等作家的好多武侠小说。   相比之下,二婶就没有那么风光了。二婶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认得,我还记得二婶的一件趣事:那时村里刚分了地,每块地的地边都有几块写着承包者名字的大石头做界石,有一天二婶和妈妈一起去锄地老年癫痫病能治好么,二婶不识字,怕锄错了别人的地,她硬是抱着那块石头找到在另一块地里锄地的妈妈帮她辨认石头上的名字是不是她的,幸好二婶运气不错,那块石头上正好写着她的名字,不然她不知道要抱几块石头来回奔跑。二婶的身体也不太好,多年的心脏病把她折磨得弯腰驼背,两个女儿早已出嫁,很少回家。那个四川的养子经过一番“斗争”娶了我们同村的一个女孩(虽然都姓杨,但两个人不属于同祖同宗,村民们倒也没什么异议),两个人现在在郑州做生意,身边有两个男孩,他们也很少回家。二婶经常一人守在家里,看起来颇有些凄凉。   比起二叔,三叔就显得安分多了。高中毕业之后,三叔和爷爷住在一起,安分地种着地,和三婶结婚后,三叔和爷爷分开了,后来,三叔到许沟煤矿工作,开始在井下做电工。几年前,三叔突发心梗,住了好长时间院。病好后,矿上照顾他,就不让他到井下工作了,让他到灯房工作,一直到现在。   对于三叔,我印象里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憨厚老实的人。三叔和父亲长得很像,性格也接近,内向,不爱说话,有点惧内。可有一件事让我改变了对三叔的看法。   我在上一篇文章里说过,我们老家的房子原来是七裹五的结构,七间堂屋,五间东屋和西屋。三叔成家后,堂屋西边的两间给了三叔,中间的三间爷爷住着,爷爷死后也归三叔所有,五间西屋我二叔居住,五间东屋和堂屋东边的两间房子是我家的。我二叔和三叔关系一向不好,二叔太精明,一点亏也不吃;三婶也不是省油的灯,凡事还想沾点光,两家经常为了一些物什的归属问题吵个不休,什么大篮,对臼,捶布石,甚至几块破砖烂瓦,都能引发他们两家的一场口水战。我们在老家住的时候,妈妈经常充当调解员的身份,为他们调停,不仅没有消除两家的隔阂,反而让他们都抱怨妈妈偏向对方。   1988年,我爸爸在乡家属院分到了一套房子,我们搬了家,家里的房子空了下来,我三叔就占了。后来,二叔和三叔准备另立门户,把院子从中间分开,各盖三件堂屋,三叔就来找我父母商量,要买我家的老房子。碍于兄弟情分,我父母在价钱上做了很大让步,房价远远低于当时市场上的交易价格,就这,三叔又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最后,我家的七间房子才卖了一千多元钱,三叔说他没钱,等有钱了再给我父母钱。   几年后,三叔给了我父母几百元钱,还剩一千元钱他没给。可是过了一段时间,父母和他说起此事,他竟然说他把一千元钱给妈妈了,还说当时某某在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妈妈说没记得三叔给那一千元钱,只记得他给那个零头了。我三叔振振有词,说的真是天花乱坠,还赌咒发誓,妈妈也害怕自己忘事,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我第一次见到三叔的能言善辩的一面,三叔那憨厚老实的形象在我心目中消失殆尽了。所以我在上一篇文章里说我老家的房子是半卖半送给了我三叔家了。   三叔家有三个孩子,都已成家了,老大是个男孩,身边育有一男一女。二女儿出嫁到了浚县,老三远嫁云南,好在小两口常年在河南居住,免除了三叔三婶的思女之苦。   我有五个姑姑,现在只剩下三个姑姑了,大姑和二姑已经去世了。   大姑和二姑的命运比较相似,大姑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在生下大表姐之后她和那个男人离了婚,带着大表姐嫁给了后来的大姑父。大姑父在铁路局工作,常年在外,一年难得回家几次,地里的农活和照顾孩子等繁琐的家务都落在了大姑一癫痫的治疗原则是有哪些?人身上。大姑有个很严厉的婆婆,脾气很暴躁,大姑在她的唠叨和指责中仍然孝敬着她,直至她以八十多岁的高龄谢世。大姑共有四个子女,两男两女。大姑夫47岁那年,不幸患病去世。中年丧夫给了大姑很大的打击,由于过度操劳,大姑患上了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常年吃药,可这并没影响她家里家外的劳作。大表哥接了姑父的班,到铁路上工作,后来娶了一个外地的老婆,就很少回家了。表弟小时候很淘气,结婚后稍微收敛了些,可结婚后没几年,因为漂亮的表弟媳有了外遇两个人就经常闹离婚,经过几年拉锯战,两个人终于离了婚,表弟不久又娶了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女人,两个人过得还算和睦。就在一家人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时,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大姑去探望自己本家一个刚出院的小叔子,由于天气炎热导致血压升高,引发脑溢血,不治身亡。   在五个姑姑里,二姑和父亲长得最像。二姑婚后生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二姑和大姑一样,都是任劳任怨,辛勤地支撑着自己的家庭。二姑父在许沟矿做采购,专门采购木料,也是经常走南闯北的,我小时候经常去几个姑姑家玩,大姑家有好看的小人书,二姑家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二姑父在世的时候,二姑家的家境还是很好的。可不幸的是,二姑父患上了严重的肝病,于45岁那年去世,二姑和大姑一样,都经历了中年丧夫的噩运。   二姑父去世后,二姑家的家境一落千丈,那时大表哥刚上高中,姑父的去世让他连交学费都成了问题,大表哥甚至产生了辍学的念头。我的母亲制止了他,大表哥学习成绩很优秀,妈妈决定帮助二姑完成他的学业,就这样,靠着亲戚们的支助,我二姑把三个孩子都供到了高中毕业,大表哥还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信阳师范学院,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能考取这类的本科院校是很不容易的。   二姑的三个孩子都成了家,按理说二姑该过上舒心的好日子了,谁料,二姑的三儿子和大姑家的老二一样,两口子也是三天两头闹离婚,经历了几年的分分合合,两人终于离婚了,还好,表弟的儿子也算学有所成,考上了一所大学。可二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前些年,本身就患有心脏病的二姑肺上长了一个瘤子,经检查已无法做手术,在经历了半年多痛苦的折磨之后,二姑与世长辞了,和大姑一样,享年70岁。   三姑和四姑是一对双胞胎,别人说她们长得很像不容易区分,可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哪个是三姑哪个是四姑。虽然是双胞胎可她们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听我妈妈说,那时给三姑介绍现在的三姑夫时,妈妈很不愿意,因为三姑夫长得很猥琐,还有点瘸。可奶奶却说人家有手艺,会木匠,将来可以靠手艺生活。就这样,三姑和三姑夫结婚了,可谁知三姑夫的木匠手艺是半瓶子醋,做个窗户都像他一样是残废的,不能用,所以没有人敢用他做活,他所谓的木匠手艺根本不能养家。三姑非常讨厌猥琐的三姑夫,嫌他无能,就是吃饭都不让他坐在桌边的,也不让他亲自从篮子里拿馍,嫌他的手脏。三姑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唉,怎么说呢?两个孩子都是讨账鬼转的。   表妹生来就体弱多病,腿也有点毛病,大概是遗传三姑夫的吧。在她二十岁左右时经常头痛难忍,经检查脑子里有积水,需要做排水手术。表妹住了院,一检查还患有乙肝和胆结石。住了几个月院,花了好多钱,在她的脑子里安了一个塑料管和一个小水泵,头一疼就按一下太阳穴,小水泵就会自动启动,把她脑中的积水顺着塑料管排到胃里……表妹结婚后,还会时不时犯病,成了医院的常客。现在病情还算稳定,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快二十岁了。   表弟纯属来要债的。表弟从小就胖乎乎的,小时候看着很可爱,可成年后,表弟的自控能力很差,胡吃海喝,竟成了一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表弟很爱喝酒,喝醉了常借酒闹事。做什么活也不是安分守己的,挣一个钱就要花两个钱,在社会上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整天除了吃喝就是打架闹事。表弟结婚后,他稍稍收敛了些,可还是挣不到手里钱。家里的开销主要靠三姑种地和三姑父看电站那微薄的工资。几年前,表弟也到许沟矿工作,可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动不动就找不到他的人了。在矿上进行的一次体检中,表弟被查出患了乙肝。可出杭州儿童癫痫医院?院后,他不遵守医生的规劝,照样胡吃海喝。前年腊月的一天,他和矿上的几个工友在一起喝酒,这一喝醉就再也没有醒来,这一年,表弟才刚刚35岁。   表弟突然病逝,三姑气得几近神经失常,表弟死了,留下了两个女儿和一个遗腹子,看着三姑一家。我们都很痛心,表弟真是白白来世上混了一遭,留下了这个残缺不全的家!   四姑家是汤阴的,是五个姑姑家嫁的最远的。当初别人给四姑介绍四姑父时,奶奶不愿意,嫌四姑父长得个矮,家远。可妈妈却拿三姑不幸的婚姻例子来劝解奶奶,个儿低有什么,只要能干;路远也不怕,有车嘛!四姑父原先在村小学教书,后来在村里做电工。四姑父头脑灵活,又肯出力,所以家境一天比一天好,两个孩子初中毕业后,都送到部队上当兵。退伍后,两个表弟相继去郑州做买卖,经过数年打拼,现在两个表弟都有车有房,事业有成,四姑应该是五个姑姑中过得最舒心的一个。可惜四姑也有心脏病,这两年四姑父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了,希望他们能健康长寿,多享两年儿孙福。   五姑是五个姑姑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大眼睛,双眼皮,本来小时候她能接受学校教育的。可她因为看护刚出生的我宁愿放弃了学业。五姑出嫁时我已经上小学了,我还记得五姑坐在小马车上,穿着红色的嫁衣,马车也布置得花花绿绿的,马头上都系着红绸做的花团,很是喜庆。五姑父很老实,也很能干,原先在许沟矿井下采煤队工作,可他亲身经历了那次著名的许沟矿难之后,心有余悸的他就再也不愿意在煤矿干活了。现在五姑父四处打工,辛勤地养着家。   五姑婚后生育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现在都成家了。五姑因为没文化,所以很有些迷信,前些年迷上了练气功,竟至于抛家四处修炼,为此我妈妈没少吵她。这些年五姑在家精心抚养着她的几个孙女,家庭生活还算美满。   这就是我的叔叔和姑姑们,他们经历了少年时的艰苦生活,又经历了成年后养儿育女的辛劳,现在,他们正在渐渐步入老年。看着我的亲人在一天天变老,一个个离我而去,禁不住慨叹岁月之无情,人生之匆匆!年里年外,看着邻村几个老人相继离去,我不由得感到很庆幸,我的父母还算安好,我的亲人还算康健,希望岁月不要在他们身上留下太多的磨难,让我和亲人们多一些时间相聚在一起! 共 54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