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美文欣赏
【一】入校
   哈尔滨商学院,诺大的校园里,人声鼎沸,人山人海。初来乍到,还真是新鲜好奇,我几乎走遍了校园里的每个角落,好不容易才找到院内新生的接待处,卸下行囊时,已是汗流浃背。老爸和我一路同行,结果,在校园大门外,却把老爸给挤丢了,没了踪影,我想,他此刻也许也在焦急的找我吧。校内的工作人员依旧忙碌不停,很多新生的家长已经给孩子交好了学费,就等着就寝入学了,我们出来时,钱都在老爸身上,我正为找不到他老人家而急得满头大汗时,一个女孩子巧笑焉然的向我走来。呵呵,真是长发飘飘,飘千丈,秋风眩目,炫美人啊,美女背后,正是汗流浃背的老爸。我急急的向老爸跑去,不忘向美女绅士的道一声谢谢,便抓住老爸,匆忙向新生报处到奔去。
   我所就读的专业是文秘,因为这是一个阴盛阳衰的专业,所以我们的班级共43人,只有13名男生,女生却足足有30人,男生只有三个寝室,后来因为扩招,所以只分给了我们两个寝室,而我们男生宿舍五楼510,竟夸张的住了10个人。有一种拥挤而闷热的感觉。特别是在这烦躁而又骚动的初秋!
   很快我们510的兄弟就彼此熟悉了,我住靠窗的下铺,是最好的位置,其他的兄弟都相继自报了家门,我是寝室的老么,所以大家叫我老疙瘩,我们的老大姓林,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帅哥,很霸气的那一种,老二斯文,一看就是老学究,老三戴个眼镜,是个学者,老四说话有些结巴,老五个子很矮,是个小胖墩,老六会弹吉它,很浪漫,老七是个酸人,喜欢风花雪月,老八呢,喜欢下棋,老九,就是个爱情至上者,很快,我们就已经打得火热了,并承诺在商学院打出一片天下!
   安排完新生入学,学生家长便被安排在家长招待所,第二天,家长们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他们给自己的孩子塞了一些钱做为生活费,同时也塞给了他们太多的叮咛以及太多的希望,同时也塞给了他们太多的泪水,也许,他们依恋自己的孩子更胜过于孩子对他们的依恋吧。偶尔,宿舍楼下就会传来孩子们的低低的哭泣,或许,那是对父母的一种不舍吧!
   老爸走的时候,我的内心也很怅然,鼻子酸酸的,似有泪水流出来,老爸只是轻轻拍了拍我的背,用他惯有的语气呵斥道:“小子,好好的,好好的才是好样的!”我点点头,好好的,好样的,襄括了太多的东西,但是我想,我会好好的,同时,我也能是好样的,我相信。
   老爸走了,望着他的背影,忽然我的心里,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二】美微
   新生见面联欢会,热闹非凡,各路英雄自报家门,侃侃而谈。这样的场面对我而言,并不陌生,高中时我就是大家眼中公认的才子,才高八斗,对自己的口才及表现能力,自认高人一等,首先上台进行自我介绍的是班级的学委新玲,她是齐齐哈尔人,有着一种家乡特有的浓重口音,但是语言表达能力尚好,还是有一些帅歌赐予她以还算热烈些的掌声,然后是团支书“老花眼”,因为他是个老学究,架着一副大大的黑边眼镜,所以在这里叫他老花眼。还有来自伊春的校花梅梅小姐,漂亮大方,以及文委陈小苒。再然后,我忽然就看到一美女,长发飘飘,飘千丈,哇,那不是那天给迷途的老爸送到新生报到处的那个美女吗,怪不得这么眼熟,只见这位美女,昂首信步走到讲台前,轻轻说:“大家好,我叫张美微,今年19岁,来自黑河。”我甚至没有听清她接下去说的是什么,她的美好让我想到初春的早晨,就连她脸上那一个个小麻子,也变成了青春的诱惑。轮到我出场介绍时,我只是简单介绍了自己,然后用最时尚的情调、最小资的性情、最感伤的情怀,以及最感性的分析,然后是最伤感的倾诉,博得了同学们的眼泪和掌声,所以,这简单的一次新生见面会,我自然的成了焦点,然而,张美微,这个孤傲的女子,却不肯买我的帐。
   同学们互相熟悉后,舞会就开始了,我在人流里寻找美微,却不见她的踪影,百元聊赖,一个人躲在椅子里,却忽然见她正扭着腰和另一个男生跳得正欢,我向她看去,却看不到她的表情,她很美,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但是,她却像一个迷,我的才气和表演,她视而不见。
  
   【三】军训
   我们的教官到了,他姓李,叫李俊。24岁,是一名空军。他既不高大,也不英勇,样子很斯文,皮肤黑黑的,严肃却很帅气。能够穿上军装是我们向往以久的事情,尽管只是短暂的七天军训,也让我们兄弟几个兴奋不已,我们争着穿上宽大的军衣,在校园里招遥过市,并不时伊春癫痫病医院较好向学姐学妹们献上一溜口哨,然后再趁对方不注意时溜之大吉。
   军训开始了,短暂的兴奋过后,我们开始有些招架不住了,烈日当空,骄阳似火,有的女孩子已经哭出声来了,九班的教官更是历害,竞要解下皮带去惩罚那些没有完成任务的同学,兄弟几个更是吓得大惊失色,直吐舌头,好在我们的李教官很温文,他并没有为难我们,只是让我们全身心的放松,不要紧张,并带头为我们唱起了军歌,鼓舞我们的士气,他的军歌唱得很棒,惹得我班的学委新玲不顾众人的目光冲上去,照着教官的腮边就是一记响吻,惹得同学们有的鼓掌,有的尖叫,忘记了军训的劳累,只是这个纯真的男孩教官,不经意间脸红了。
   晚上,结束白天的军式化训练后,教官就会与我们一同坐在教室里,教我们唱歌,他会唱很多歌曲,不仅仅是军歌,还有我们喜欢的流行歌曲,更有很多我们所不了解的军人的故事以及军人的秘密,别的班级的教官不会唱歌,武汉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明显请他过去,他也会很大方的到场,去解决他们的难题。
   第二天,我们的军训内容是叠被子,教官用他叠被子的方式,叠出来的军被都是四四方方的,让我们目瞪口呆,连连叫好,叠完男生寝室,我们一路和教官去叠女生寝室,学委新玲早已等候在那里,连连叫道:李教官,先叠我的,先叠我的。教官只好走过去,拉起她的被子,新玲一边看,一边不停的给教官擦脸,吓得教官面红耳赤,大汗淋漓。新玲又拿出他的零食,不断的往教官嘴里塞,说:教官你吃啊,你吃啊。惹得在场的男生一阵惊呼。
   晚上,有一个军训任务,紧急集合,由于是紧急集合,必定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教官分配我们的任务,这项任务将直接影响到我们此次军训的总成绩,所以我们十分紧张,由于不确定具体的集合时间,所以兄弟几个都没有合眼,连衣服也没有脱,只是在床上躺着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猜测着教官的女朋友,是不是很漂亮,很多情的那一种,说到好笑处,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夜里十一点多,大家都有些累了,就在迷迷糊糊就要进入梦乡之际,突然寝室的门敞开了一条小缝,只听教官在门口低低地喊:紧急集合,紧急集合。我们一听,马上就乱了套,有抓衣服的,有找鞋的,有打背包的,有没睁开眼就往外跑的,乱作一团了。
   当我们准备好跑到楼下时,绝大部分班级的同学已经准备停当,穿戴整齐了,原来,我们的第一步就已经照人家慢了半拍,再看我班的千金们,一个个睡眼蒙胧,哈欠连天,叫苦连连。有的同学脚上只穿着一只脱鞋,样子十分滑稽。我们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这时温柔的教官反倒一反常态,表情严肃的呵斥到,不许笑,我们只好停住了笑声。接下来,我们又演习了森林防护,紧急救火等军事行动,直到后半夜,我们才结束了这场军事演习,回到宿舍睡觉去了。
   第二天,同学们对昨天的演习活动议论纷纷,新玲说:为了保持教官给我叠的方块被子,我一晚上睡觉都没盖被,没舍得打开,害得我都被冻感冒了。小苒说,为了等待这次演习,我一晚上都没睡好,眼睁睁地等着集合开始,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唉,真是的。就在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之际,班主任李老师推门走了进来:他示意大家,不要争吵,保持安静。并安慰大家说:“演习只是锻炼我们的一种生活习惯,让大家不必太大意输赢!”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和教官朝夕相处,十分愉快,教官教我们踢正步,唱军歌,讲军营中的故事,日子就这样匆匆过去了,转眼七天的军训生活结束了,在最后的军训大比拼中,我们输掉了,尽管我们很努力的做这一切,但还是输掉了,我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别的班级去领奖状,和教官合影,我们只是傻傻地站在原地,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李教官一直站在队伍的最前排,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我读懂了他的感伤。
   晚上,开教官欢送会,班主任没有来,只有李教官与我们在一起,我们集资给教官买了一块手表,不是很名贵的那一种,由班级的团支书“老花眼”送给教官,只见他很深情地说:“李教官,我们送给你,飞亚达,因为它,永不磨损。”教官送给我们一幅羽毛球拍,他说:“这是一份青春的礼物,留给我们作为青春的见证。”不久,接教官回军营的客车来了,教官们排队登上了离别的客车,同学们痛哭失声,争相和教官握手告别,学委新玲搂着教官的肩,哭成了泪人,我们自发的唱起了教官曾教给我们的那首军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一颗博大的心啊愿天下都快乐。”在我们的歌声里,教官离去了,在他转眼里的瞬间,我们看到了他的泪水,一个年轻而刚毅的军人,不舍得流泪。
  
   【四】锋芒初露
   为期一周的军训结束了,在军训的过程中,我没有见过美微,后来才知道,因为她的体质不好,所以向学院提交了不参加军训的申请,在得到学院的批准后,便住到她的亲戚家去了,据说她的亲姑姑在学院不远的一个家属楼里居住。
   再见美微,已经是一周后的事了,也就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由于我们所学的专业大部分都与商业文书,商业秘书,商业写作有关,以及商业谈判,商业广告,所以这也正是我的特长之一,不知是为了引起美微的注意,还是我真的是纯心悔过,我一改当年在中学里的脾气,开始寒窗苦读起来。然而恼人的外语课总是让我头疼,因为不喜欢背单词,更不喜欢外语老师,所以我的外语成绩总是一塌胡涂,这是我最深感无奈的一件事情。好在,我仍然适时的利用我的强项,展露我特有的锋芒。
   我只是远远的观望着美微,希望有一天,我会用行动以及才气吸引她的眼球,并且是牢牢的吸引,让她毫无转睛的余地。我相信!
   我参加了校园文学社,校园编辑部,做了校园记者,又进了校园广播站,在校园里,我发表了大量诗文,同时又刻意的板起一张冷酷而忧郁的脸,常常一个人徘徊在校园里的林荫小路上,背着一把吉他,唱张雨生的大海,对过往的行人,视而不见!因此,久而久之,学姐学妹们便给我起了一个雅号“忧郁诗人”、浪漫的“校园歌手”。对于这些雅号,我只能欣然接受,时间久了,我的名号在别的院校也响亮了起来,就连轻工学院,师范学院,以及职业高中的一些学生,都慕名过来求我帮助他们写毕业论文,以及入党申请书,或者是毕业自传,对于他们的所求,我一律是有求必应,并且提供的都是无偿服务。所以我的名号越发响亮起来,还有,我可以打得一手漂亮的台球,只要我一出手,无论是怎样的对手,都得乖乖地败在我的手下,我会打漂亮的背杆,那挑杆的姿势,那专注的眼神,以及响亮的进球的声响,都浸透着潇洒和帅气,所以我另有一个江湖绰号叫“商院一杆枪”。甚至于后来对于我写字的姿势以及一回首时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在校园里都会有人刻意地模仿和追捧。对于这些,我是有那么一点点骄傲和那么一大堆的飘飘然的。但是,美微,仍然是静默的,我想,是不是真的无法感动她!
  
   【五】我恋爱了
   我对美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是真的。但我从未想过,追求她的方式,因为我还不太善于主动追求一个女孩子,何况,太过高傲的女子,并不能满足我的驱使心。我是一个容易耍酷的人,不需要一个高高在上的女朋友,所以,对于美微,我渐渐失去了耐心。我一味的展示我的优点,却没有博得她的关注,似乎是我的失败,我扬扬嘴角,忽然间有一点自嘲,上完早操,同学们便去食堂吃早餐了。忽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记,我抬头,发现是“老林”。他说“作为寝室的大哥,我得关心关心你,我说兄弟,你这些天究竞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啊!”我耸耸肩说“我有吗?我有不开心吗?我没有!”然后甩掉他的肩膀,走掉了!
   早晨的播音,我做得有气无力,无力中带着些许伤感,也许这与我的心情有关吧,有一些沮丧。从广播站出来,正要回教室,竞意外遇到了小苒,小苒是美微的好朋友,她们平时总是腻在一起,是一对要好的姐妹,小苒手里抱着一个漂亮的小相册,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旁说:“王雨哲,从此你的粉丝又多了一位,你欢不欢迎啊?”。我鄂然“粉丝,哪位,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啊。”小苒说:“这位粉丝你一定喜欢。”我扬扬眉“不见得吧!”小苒说:“告诉你吧,你新增加的这位粉丝名字叫做‘张美微’。看,我手里拿的就是她最近新拍的一套写真集,她特地拿来让我送给你。”“什么?”我有些惊讶。小苒说:“美微的照片啊,哲帅哥,收不收在你,我可转交了啊!”说完,一溜烟跑掉了。我愣在原地,大脑有一刻的空白,然后我小心打开影集,美微那可爱而俏皮的身影跃入眼帘,每一张都那么小巧可爱,每一张都那么玲珑剔透。照片的背面,有她绢秀而可爱的字体:“雨哲,我有很多话,却不知怎么对你说,只希望有我的日子,你能快乐,从此,别无所求——美微。”我的眼睛有一点湿润,那是天空下的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