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韵】难忘的重阳节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一   去年秋天,在九九重阳节那天,社区医院接到农三居委会打来的电话,要求派两名医护人员配合他们去入户慰问一下失独老人,送去政府对他们的关爱,让他们度过一个愉快的重阳节。   院长派我和儿保科大夫小聂一起去。在我们正准备出发时,我接到区妇幼站闫科长打来的电话,说市孕妇管理系统显示办事处计生办上报一例孕产妇死亡案例,让我去办事处计生办核实下孕妇情况,她是死在医院还是家中?死亡的原因是什么?   因此,我和小聂先来到办事处计生办。一位办事人员接待了我,她说计生办管报表的小蔡没上班,等她下午上班了你再来吧!这位办事人员劝我先去居委会了解一下情况,因为计生办的报表也是基层报上来的。我想也是,正好我要去居委会,顺便调查一下,也是一条渠道。   其实,我做为基层医院的公卫人员,因公事经常和办事处计生办人员打交道,和她们很熟了。如小张、小夏她们,对我们很热情,也对我们积极配合,因为医院有很多事需要办事处的支持,同样,办事处有时也需要医院协助工作,我们是相互协作的关系。可偏偏这个主管报表的是个新来的,我和她还没打过交道。听她们说她姓蔡。哎,小蔡同志,你真的是个菜包吗?如果是错报,就是工作失误,那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二   我们来到农三居委会,居委会的王主任热情地和我们打着招呼。她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主任,模样养眼耐看,活泼开朗,说话快人快语,给人亲近感。我和她寒暄几句后,忙进入正题。她听说了孕妇名字后,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态度坚决地说道:“是他们弄错了,我们是按照正常人死亡上报的。王文霞是得白血病死的,她患病多年,卧病在床,靠着父母照顾,怎么能怀孕呢!”   闻听此言,我松了一口气,忙把电话打给妇幼站闫科长。闫科长说:“孕妇死亡案例是很严重的事件,市里很重视,不能光凭嘴说,你最好去这位妇女家中访视下,从她的家人口中证实一下,辛苦跑一趟吧!”   “居委会主任的话还能有假吗?”我不满地嘟囔着。   王主任要过来电话,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王文霞就是个白血病患者,她怎可能是孕妇呢!你们搞错了!”   可闫科长坚持让我去家里问问,王主任不满地说道:“人家妈妈刚死了女儿,再提这事,不是往她伤口上撒盐吗?科长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闫科长还在坚持自己的观点。王主任最后恼火地说道:“你们太不相信人了!简直是不近人情!”说完,赌气地把电话撂了,对我下命令似地说道:“到她家不许问她父母,你女儿是不是孕妇啊?这太荒唐了!”   我只好点头说道:“不问,不问,去她家看看再说吧!”   天高云淡,秋风吹拂,飞落的树叶如一只只黄蝴蝶,随风起舞。几只小鸟在树上蹦来蹦去,好像在和黄叶比美。走在路上,看着路边的风景,想着我们是爱的使者,不禁心情激动起来。      三   我和小聂带着听诊器,血压表,王主任和另一位副主任手里拎着礼品,说说笑笑走在路上。途径一个蛋糕店,王主任让我们先等一会儿,她和副主走进蛋糕店,不一会儿,她们手中拎着一个硕大的蛋糕。原来,今天要去的第一位老人家正是他的生日。居委会规定,每到这些失独老人生日时,都要给他们送个蛋糕,给他们祝寿。老大爷儿子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牺牲了,前两年老伴也去世了,这两年他自己独居,成了居委会重点照顾对象。今年大爷的生日恰巧和重阳节在一起了,蛋糕,也成了居委会在重阳节给他的珍贵礼物。   当我们带着蛋糕和礼品来到大爷家时,早得知消息的大爷正坐在小院门口等待着我们,看到我们来了,他笑眯眯地把我们迎接家中。哇!大爷做好了酒菜在等着我们。接过来王主任手中的蛋糕,大爷激动拉着我们手让我们坐下喝酒。王主任爽快地倒了一杯酒,对着大爷说道:“大爷,今天您老生日,我们借花献佛,祝您生日快乐,健康长寿。您的情我们领了,酒我们就不喝了,给您送点礼品,检查一下您的身体我们就走了!我们还有好几户人家要去呢!”   我们给大爷检查完身体,大爷拉着王主任不让走,坚持要送给我们每人一块蛋糕。他用颤巍巍的手,用刀子把蛋糕切成小块,恭恭敬敬递到我们每个人手中。于是,在这个阳光和煦的早晨,我们的口中添了一阵香香甜甜的奶油味道。   带着味蕾的芳香,我们走进一个小区,不断有居民和王主任打着招呼。迎面走过来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大娘,见到王主任止住了脚步,“王主任,你们又来了?”   王主任忙拉住她的手:“李大娘,这段时间身体好吗?儿子回来看您了吗?”   “来了,来了,比以前好多了……”老大娘一下子抓住她的手,好像是抓着亲闺女似的,“好,多亏居委会给管事,要不他一条道走到黑,死不回头的!”   王主任用手给她捋顺几根凌乱的白发,温情地说道:“大娘,他改了就好了!以后你们还是母子,您呢,也宽宏大量点,不要那么多事,咱老了还不是指着儿子吗?”说的老人直点头,“是啊,是啊,以后我得和儿子搞好关系了!”   和老大娘告别后,王主任对我说道:“这位大娘和儿子的关系很僵,儿子很少来看她,老人赌气要把儿子告上法庭,最后,在居委会的调解下,儿子才回心转意,如今,他们的关系已经和好如初了!”   我敬佩地望着她:”你们真是居民的贴心人啊!工作挺辛苦的!”   说话功夫,我们来到一栋楼前,王主任告诉我们:这家老人的老伴去世了,相依为命的儿子也在一场车祸中死了,刚进门的新媳妇耐不住寂寞,改嫁走了,现在家中就剩下一个孤寡老大娘了。我闻听此言,心里一颤,不禁对这位老人心生怜悯。我暗想:如此凄惨命运的老人处境肯定很糟糕,她的家中一定是昏暗阴森,凌乱不堪,老人精神萎靡,神色悲伤,人生的诸多不如意早把她压垮了吧!   可我们走进她的家中,望着眼前这位神采奕奕的老人,一下子打动了我的心,我的眼前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娘,一头的短发染得乌黑发亮,她的样子和蔼慈祥,脸上很少看到皱纹,中等的身材,不胖不瘦,依然明亮的眼睛看上去很年轻,洁净朴素的穿着,一看就是个勤快利索老人。   大娘热情地把我们让进屋里,一屋里让人感到很舒适。二室一厅的居室,摆设很简朴,却一尘不染,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床上铺的是绣花床单,阳台上种满花花绿绿的草花,家里的装饰品典雅大方,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在屋里,暖意融融,温馨备至。   看得出,大娘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在她的亲人相续离她而去,她的人生遭受重大打击的日子,依然对生活充满信心,把晚年活出了灿烂阳光,真是让人肃然起敬。   一股芳香的味道扑鼻而来。王主任打趣地问道:“大娘,做什么好吃的呢?这么香。”   大娘乐哈哈地说道:“昨天听说你们要来,我赶早市买了点玉米和红薯,给你们煮上了,一会儿好了咱们吃啊!”   王主任忙说:“别忙活了,大娘,今天重阳节,我们给您送点礼品,另外,咱社区医院的大夫也来给您检查一下身体!慰问一下您!”   大娘感动地说道:“这些年多亏你们惦记我,要不我早垮了!逢年过节你们总是来家慰问,是你们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让我越活越年轻了。”老大娘眼中闪着莹莹泪花。   小聂让大娘坐在自己身边,拿起血压表和听诊器给她量血压,听诊。告诉她血压有点高,指导她要吃的药,平日里注意事项……大娘频频点头。   忙完了,大娘忽然起身:“你们等着啊!锅里的玉米红薯好了,该起锅了!”   我们忙说道:“不了,大娘,我们不吃了!”   可大娘不等我们回话,已经跑进厨房,从里面拿出几个刚出锅的玉米红薯,用一个盘子盛着,冒着热腾腾的热气,散发着玉米和红薯的香味,摆在我们眼前的圆桌上,我们一看,忙着要走。大娘急了:“今天说什么你们都得给我吃了,要不我一个老婆子怎么吃了这么多东西!”   一看大娘急了,无奈,我们刚站起的身子又坐下,大娘从盘子里拿起玉米和红薯,一个个塞到我们手中,嘴里还叨念着:“你们把我当成家人,我把你们当我的孩子,哪有一家人还客气的!”   于是,甜甜的玉米,软软的红薯,暖暖的话语,脉脉的目光,一嘴饱满的香味,满屋子笑意盎然的脸庞。   吃够了,说够了,笑够了。我们要走了。大娘依依不舍,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甜蜜蜜的,笑魇如花。      四   我们一行人继续前行,又来到一个小区。王主任悄声对我说:“我们马上要去王文霞的家了。”我一听,收敛起笑容,表情庄重起来。   上了二楼,王主任按响一户人家门铃,王文霞妈妈——一位中年阿姨给我们开开门。她个子不高,模样很秀气,只是脸上的表情还很阴沉,看来,她还没有走出失去女儿的伤痛。她见我们来了,脸上强挤出笑容迎:“真是辛苦你们了,一趟趟来家里慰问我们。”   她的家中收拾得干净利索,窗明几净,井然有序,看得出,女主人是个爱洁净的女人。王主任把礼品放在桌子上,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指着我和小聂说道:“阿姨,她们是咱社区医院的大夫,今天不是重阳节的吗?她们也来慰问一下社区的老人们,让她们给您检查一下身体吧?”   “好,太谢谢你们了!”阿姨感激地望着我们。小聂忙拿起血压表给她量血压,量完血压又拿起听诊器给她听心肺。悉心的小聂认真仔细忙完后,告诉她一切正常。阿姨满意地点着头,“好,这阵子我身体好多了,文霞刚走的那些日子,我是整夜睡不着觉,一合上眼睛,就是她的身影。身体也一下垮了!好在这阵子心态调整过来了。身体也在恢复了!“   “对啊,阿姨,您得往开处想,她得病五、六年了,卧床也那么年了,您也尽心了,她走了也是解脱,您也解脱了,日子还得往下过不是吗?把孩子照抚养成人是对她最好的安慰,您说是吗?”说完,王主任有意识地看看我。   “是啊,是啊……”阿姨抹着眼泪,“为了照顾她,这些年把我累的不轻,工作也辞了,唉,我也算对得起她了……”   王主任微笑着说道:“阿姨,您的身体好了就是福气,这个家就有希望。”   “嗯,嗯……”阿姨点着头,“为了孙女,我一切都得看开点了!”   正说着,门开了,男主人领着外甥女走了进来。小女孩白皙的脸蛋,乌黑的头发上扎着两个小辫,忽闪着葡萄般的大眼睛,一进门就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见到阿姨,喊了一声:“姥姥,我回来了。”一下子扑倒阿姨怀里,亲热地搂住她的脖子,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口。阿姨搂住女孩,对着王主任说道:“这孩子自从她妈走了,就把我当成妈妈了,整天粘着我,我也离不开她了!看到孩子就像女儿还在。”说着,又泪眼婆娑。   女孩懂事地为她擦着眼里:“姥姥,不哭,不哭。”   男主人在旁责备她:“看你,又来了,说过你不要对着孩子提这事吗!”   王主任忙说道:“对,阿姨,咱不提她了,咱的日子不是还得往前走吗?为了孩子,得给孩子快乐,让孩子快乐起来!”   阿姨含泪点着头:“好,为了孩子幸福快乐,我也得坚强起来!”   我们准备走了,阿姨领着女孩送到我们门口,对女孩说道:“给阿姨们再见!”   小女孩对我们挥舞着小手:“阿姨再见!”   老少三口送我们到楼下。多日后,女孩那纯真无邪、灿烂如花的笑脸依然在我的脑海里闪烁,祝愿她在姥姥的关爱下茁壮成长,有个美好的未来,告慰九泉下的妈妈……      五   下午,我想起闫科长交给我的任务,再次来到办事处计生办办公室,见到了主管人员小蔡。这是一位穿着艳丽,涂脂抹粉的女孩,她也许听同事说了我找她的事,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我,表情中带着不屑,令人生畏。她的语气很生硬:“我不知道你说的是怎么回事?我上报死亡人员按照正常程序走的,王文霞我没有报错!”小蔡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我却从她冷漠的表情中读出了一股深深的蔑视。   我也有点火了:“你没错妇幼站怎么说你报错了?王文霞明明是正常死亡,你却报到孕妇系统了,妇幼站领导让我证实一下,我已经和居委会主任去她家了,她不是孕妇的,就是你报错了!”   小蔡用嘲弄的口吻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会报错的,你走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的工作了!”说完,给了我一个后背,再也不理睬我了!   这时,见我脸色不好看,旁边一位工作人员忙把我拉出来,悄声说道:“你在单位这样说她,不是在领导面前告她的状吗?她的脸上能得架住吗?你还是走吧!让上级领导找她谈话,或许她的态度会不一样的。”   我无奈点点头。我们和办事处虽是平级关系,可办事处毕竟是政府部门,高高在上的她,能听进去我这个社区医院公卫人员的话吗?看来,只能交给上级领导处理了!我试探着问道:“你能不能把她的电话给我?”   那位工作人员忙朝办公室看看,看没人注意,悄声把她的电话说给了我,我窝着一肚子火回到医院。   我把去王文霞家中的经过,和办事处计生办小蔡的态度打电话告诉了闫科长。闫科长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接下来我们和她交涉吧!”   几天后,闫科长打来电话,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小蔡承认了自己错误,重新报了王文霞的死亡案例,把她从孕妇系统撤了出来。办事处对她进行了严肃的通报批评,这场关于王文霞的死亡原因事件也尘埃落地。   这次事件让我深有感触:在九九重阳节,我亲身经历了上下级干部对待居民的两种不同态度。她们截然不同的工作作风,形成鲜明对比。身在领导机关的小蔡,本该比基层干部有更高的素质和觉悟,可她怎么连个基层干部都不如呢?难道真的是“高处不胜寒”吗?   那个重阳节,给我留下难忘的记忆。我经历了心灵的洗涤和净化,感受到了爱的熏陶和美的教育,发现了人性之善和人性之恶。生命的每一个驿站都有它独到的意境,只要我把经历的一切都当成一种宝藏,只要我把视线投到尚未到达的前方,我会知道,即使美好的时光终成落幕,届时在收获的喜悦中,我又会开始更有魅力的一程。 天津哪里的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能去根癫痫病人脸色发紫的情况怎么治疗哈尔滨去哪治疗羊癫疯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