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少年心】追忆(征文·散文)_1

    夜色如水,家人已睡,发出隐隐的鼾声,她从梦中醒来,擦了下未干的泪痕,朦胧中,瘦削的父亲仿佛在眼前。她叫星,是父亲最小的女儿。星兄妹四人,她已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本不在计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神舟九号”女航天员刘洋(散文)

    1978年出生,河南郑州人。中国空军运输机飞行员,能驾驶7种机型,少校军衔,已婚,未育。1997年毕业于郑州十一中,后参军,进入长春第一飞行学院,成为中国第七批女飞行员之一。2010年初,从1...[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烟雨观音禅寺(散文)

    晚上失眠,无聊中翻看手机里的新闻网页,一组树下僧人静坐的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画面唯美,查了拍摄地点离我不算太远,便心动,想要近距离赏之。第二天,虽然飘着细雨却未能阻挡住我。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一盏茶的光阴(散文)

    一、尔玉茶室茶座在闹市,边上是派出所和停车场。朋友去过,直说好,我路过几次,不以为然。说真的,并不喜欢这样地方,像被逼得偏安一隅的小朝庭,说不出的憋屈与苍凉。年少时的朋友从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傻大婶(散文)

    六十年代的夏日傍晚,我领南方妻子从县城刚到家,她便来串门。亲热地叫“兄弟”。奶奶纠正说:“别瞎叫,他辈小,应叫你婶。”我和妻子忙叫:“婶婶好。”她美美地答应,笑着说:“闯外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窗外的流浪者(散文)

    阳台下的那片小草坪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几只流浪猫,它们都是独行者,很少在同一个时间出现这里。有时是一只狸花猫来觅食,有时是一只橘猫露着肚皮躺在草丛里晒着日光浴。它们心照不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梦幻天鹅湖(散文)

    一天鹅,在我们的文化意识中,一直是高贵、圣洁的象征。不论是俗语说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痴人说梦或痴心妄想,还是泊来的“丑小鸭蜕变为白天鹅”的励志故事或心灵鸡汤,或者是看到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回家(散文两篇)

    序:三年前的这个日子,她依依不舍地送我登上去往南方的火车,然后在枯等中病逝……三年后的今天,我在对她不倦的思念中,带上另一个她一起回家。1. 等待的驿站好多好多的等待都快枯谢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盈一指风华,赴一程浅梦(散文)

    时光静好,凝一指沧桑,踏着细碎的光阴,辗转,留恋,邂逅在一程山水的意蕴里,静静找寻温馨的韵味,续写春天的缠绵絮语……——题记某一刻,突然想知道这个世界里,谁才是自己最大的宝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家(散文)_1

    我父母成亲那年,正赶上78年改革开放的春天。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母亲来到黄河边,指着浪花翻滚的黄河说:“我们这没啥值得骄傲的,除了黄河就是黄土地,一穷二白的村落,日子苦巴得很。”...[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