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飞来的馅饼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秦风秦韵
阳光明媚的午后,坐在窗前望着窗外,那宽阔的绿色草坪上,一对恋人坐在长椅上,女孩长长的头发垂到胸前,低着头静静地听着男孩讲着什么?不远处一个小女孩在草坪上奔跑着,手里拉着长长的风筝线,天空中一只大大的粉色蝴蝶迎风飞舞,随着小女孩摔倒,那飞舞在空中的风筝飞得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小女孩的哭声并没有引起那对恋人的注意,薛丽急忙跑过去,将小女孩扶起来,然后拍了拍小女孩裙子上的尘土,问小女孩:“小宝贝,你的家人呢?”薛丽顺着小女孩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两个黑衣蒙面人奔了过来,其中一个手里拿着长长的砍刀。直奔薛丽和小女孩而来。薛丽来不急细想,拉起女孩就跑,跑着跑着,薛丽感觉小女孩越来越重,自己再也无法拉动,而后面的黑衣人依然穷追不舍。
   薛丽弯腰想抱起小女孩,就在她弯腰的瞬间,薛丽发现小女孩露出狰狞的面目,嘴上长出两颗细长的獠牙,眼睛冒着幽兰色的光。薛丽慌忙甩开小女孩的手,拼命地向前跑去,而在她的后面,薛丽能听到急促追赶的脚步声。
   薛丽是被恶梦吓醒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起身倒了杯水,希望可以让自己从那可怕的梦境中走出来。她坐在沙发上,仔细回想着梦里的情景,希望寻出蛛丝马迹,然后搜索下,看看是不是最近会有什么灾事?不然怎么能做这么一个可怕的梦?薛丽清晰地记得,在梦里自己被两个蒙面人追杀,自己直至退到悬崖旁,其中一个蒙面人举起了手里的砍刀......
   办公室里依旧忙碌,薛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小雯抱着厚厚一叠文件走到她身边,低声地说:“小丽姐,今天好像领导在找大家谈话,是关于那个晋升名额的事情。”听到小雯这样说,薛丽笑了笑:“爱谈就谈呗,反正也没有咱的份。”
   薛丽很清楚,这次晋级的名额估计已经内定,而在这个办公室里,除副科长外,还有一个王佳希,据说是市里某位局长家的亲戚,这里只不过是一块跳板,镀金后会马上调回总部。科长的位置已经空闲了有一段时间了,副科长叫徐欣雨,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干了很多年,在大家的眼里科长的位置,非她莫属。一个晋升的名额,不用脑袋想也知道会是她们中的一个。
   “薛丽,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听到徐副科长的召唤,薛丽有些慌张,徐欣雨今年四十出头,做事果断,不苟言笑,在单位同事冠以“铁腕”女人的称号。
   薛丽敲了下门,听到里面喊了一声:“请进!”薛丽有点不敢相信,这声音出自于“铁腕”之口,徐欣雨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让薛丽坐下,然后说:“小薛啊,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里,会不会觉得很孤单啊?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和徐姐说。”
   薛丽感觉到有些恍惚,工作时间来谈这个问题,这一向不是徐欣雨的作风。难道又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到徐欣雨的耳中,不会她要把自己派到下面最艰苦的地方去锻炼吧?薛丽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薛丽,你对这次晋级的事怎么看?局长已经说了,可以毛遂自荐的。这次晋级对于你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是个机会啊。”薛丽听到徐欣雨再次提到关于晋级的问题,心里立刻明白了徐欣雨西安哪看儿童癫痫好找她谈话的目的。
   “我来的时间还很短,工作经验与业绩都不行,所以我不会参加这次竞选的。”话一出口,薛丽自己都觉得亏心。每天科室的大部分工作都由她来做,而徐欣雨只是在上面勾勾画画,然后交上去就成为她的劳动成果了。每每想到这里,薛丽都会觉得有些生气,但又有什么办法,毕竟在人家手下做事,不忍,又能怎样?
   走出徐欣雨的办公室,薛丽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吐了出去,心情顿时感觉轻松许多。小雯如幽灵般追了过来,然后拉着薛丽去了休息室。小雯是去年分来的大学生,听说也是凭关系进来的,不过小雯很单纯,是个没有啥心眼、很率真的小女孩。
   在这个办公室里,唯有小雯肯为薛丽打抱不平。小雯为薛丽倒了杯水,然后,小声地问:“徐头找你说啥了?”看着她探过来的小脑袋,薛丽轻轻拍了下说:“小孩子,瞎打听啥?”正说着,王佳希端着水杯走了进来,看到小雯与薛丽笑道:“两个人不工作,在这里嘀嘀咕咕的,小心头收拾你俩哦。”
   “我们来喝点水。”小雯说话的声音有点高。
   王佳希一边在饮水机上接水一边说:“薛丽,听说你在水晶花园住?”薛丽望着窗外,仿佛没有听到王佳希说的话,小雯用胳膊轻轻撞了下薛丽,薛丽回过神来,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小雯。
   “王姐问你是不是在水晶花园住?”然后和薛丽眨眨眼睛,转身溜走了。
   薛丽看了看王佳希说:“是的,我是在那住。”
   “那里离咱单位很远啊!”王佳希喝着水看着薛丽。薛丽又一次开始想起昨天晚上的梦,这个梦真的不好,估计追杀自己的两个人一定是王佳希和徐欣雨了。
   “恩,不过那的房租比咱这边的便宜些,早上早起一会就可以了。”薛丽说。“薛丽,我有个亲戚在咱单位附近有套房子,她出国了,一直空着。这样吧,我做主把那房子租给你住,你水晶花园那多少钱,这里你就给她多少钱,你看咋样?”薛丽心里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王佳希和徐欣雨都在拉拢自己,而自己生存在她们的缝隙中,感觉到有些窒息。
   “王姐,不用了,搬家挺折腾的,我在那边住习惯了。”薛丽婉言拒绝了王佳希。
   “那好吧,不过,薛丽,如果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王姐哦,我能帮上的一定帮。”王佳希看出薛丽在有意回绝她,她也不好再往下说什么,端着水杯走出了休息室。
   薛丽望着窗外,那车水马龙的街道两旁的樱花,已经悄然绽放在枝头,楼下草坪上几个孩子相互追逐嬉戏。她再次想起了昨天的梦境,心又一次感觉到压抑。这次单位竞选晋级名额,让薛丽感到了空前的压力。其实,在徐欣雨之前,领导已经找过薛丽谈话。谈话的内容很简单,在薛丽看来,那只不过是领导的例行过程。薛丽知道这其中的玄机。
   那不久薛丽就看到过徐欣雨往局长的车里塞东西,那天因为加班,等薛丽出门的时候,看见了这一幕,薛丽慌忙躲到门柱后,生怕被领导或是徐欣雨看到。今天的事情很明显,徐欣雨与王佳希都在拉拢自己,希望自己投她们一票。徐欣雨按工龄与学识确实有资格参加竞选,而王佳希,除了每天上班修指甲,刷微博,不知道还能做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薛丽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快要到中午了,而自己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小雯没在,估计已经溜到食堂去了。看着桌子上堆满的文件与报表,薛丽心里一阵悲哀。自己大学毕业开始一直在这里工作,尽职尽责,自己一直以杜拉拉为榜样,希望自己会是新版的杜拉拉,可理想与现实总是相差很远。
   昨天的恶梦,让薛丽感觉很累,于是,没有去食堂,而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恍惚中薛丽听到隔壁有声响,那是徐欣雨的办公室。难道这位副科长因为晋级名额的关系,中午还在加班?薛丽站起来,走到徐欣雨门口,她发现一个人弯着腰,在往电脑上插着U盘。那人猛一抬头,薛丽慌忙躲到门后,薛丽看到是王佳希。王佳希在徐欣雨的办公室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薛丽透过门缝,看到王佳希用U盘在烤徐欣雨电脑里的文件,不时地抬头往门口看。
   楼梯间里传来小雯与财务室李微的说笑声,薛丽慌忙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她想象着,王佳希烤了徐欣雨的文件会做什么?整个一个中午薛丽一直没有琢磨明白,但是,薛丽知道,一定是王佳希在使坏徐欣雨。
   周一的例会,薛丽坐在最后的位置。领导总结了上个季度的工作完成情况,又在布置下个季度的任务指标。王佳希今天打扮的格外干练,黑色的西服套装配上浅粉色的衬衣,薛丽能看出她目光里带有一丝丝得意。最后各部门在汇报第二季度的计划,当徐欣雨将报表交上去的时候,薛丽分明看到了王佳希嘴角的一丝笑意。薛丽有些明白了,王佳希是在徐欣雨的报表上做了手脚。
   最后领导通知各部门,一周后开会竞选晋级名额,希望各个部门做好准备,这次晋级绝对杜绝以往的不正当竞争。听着领导的讲话,薛丽心里感觉到悲哀。说的这么热闹,其实,还不是暗箱操作?虽然这任领导刚来不久,但是,不也接受了徐欣雨的礼物嘛!天下“乌鸦”绝对一般黑呀。
   薛丽看着桌子上的文件,这个案子一直是三科王涛负责的,可是,王涛在今年年初转走后,上面就把这个棘手的案子给了薛丽。薛丽反复看着这个案子的经过,小雯端来了一杯咖啡,递给薛丽,然后很神秘地告诉薛丽:“知道吗?晋级的人选已经定了。”看着薛丽没有抬头,小雯用手拍了拍桌子说:“薛姐,听见我说什么了?难道你就不好奇谁会晋级吗?”
   “谁晋级和我也没有关系,我关心这些做什么?”薛丽看着小雯。
   “薛姐,一科那都传遍了,这次晋级的是王佳希。好像是王佳希自己有意透露的。”小雯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隔壁说:“不知道这个消息,让那位铁腕知道会作何感想?”
   薛丽推了推小雯坐在桌子上的大腿说:“小孩子家,不要总相信小道消息,这些多是没有准的哦,还不去工作,总这样就不是晋级的事了,估计要被‘炒鱿鱼’了。”
   小雯和薛丽做了个鬼脸,走出了薛丽的办公室。
   薛丽现在无心再去想谁晋级不晋级的问题,手头上棘手的案子,让自己有些头大。因为一直没有跟这个案子,事情的经过,只能从这几页纸上来获取有效信息,而当时记录在案的有用的东西并不多。
   正当薛丽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徐欣雨敲门进来。没有等薛丽说话就坐在薛丽的对面。看她那凝重的表情,薛丽就已经猜出八九分,估计是那些小道的传言已经刮到她的耳朵里了。“薛丽,这么多年,我的努力你是知道的,就王佳希凭什么和我争啊?她有什么业绩可以和我相提并论啊?”
   “哦,科长,别生气,怎么了?我给你倒杯水去。”薛丽本想借倒水的机会让自己清醒下,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
   徐欣雨叫住薛丽,对她说:“不用了,我就是觉得很郁闷,到你这里就是说个闲话。这么多年来我一心把精力扑在工作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她王佳希不就是靠着有个当官的舅舅吗?凭什么就要把我踩到脚下?”
   徐欣雨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带着孩子,每天工作着还要照顾家里孩子。薛丽刚到单位就听说,徐欣雨的老公就是因为徐欣雨只顾工作,不顾家而和她离的婚。离婚都快十年了,她一直没有再婚,而是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确实很不容易。看着徐欣雨那悲伤难过的样子,薛丽心里开始有些同情她了。
   “徐姐,晋级名额不是还没下来吗?不用难过的,领导会看到您做出的成绩的。”薛丽突然间感觉到对面的徐欣雨有些可怜,虽然这个女人一直在工作上刁难自己,但是自己确实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最主要的是让自己学会了容忍与坚强。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薛丽与徐欣雨的谈话,小雯抱着一堆文件进来,放在桌子上对薛丽说:“领导说这个让你处理下。”说完,转身出去了。
   徐欣雨也站起来,那悲伤的表情,也随着身体的站立而瞬间消失。转身离开的同时对薛丽说:“薛丽,你忙吧,我走了。”望着徐欣雨的背影,薛丽心里暗下决心,她的一票会投给徐欣雨,毕竟她在业务和才能上要比王佳希强的多。
   以后的三天里,薛丽开始着手处理手上的案子,对于晋级的事情,她知道与自己无关。她找到所有与这个案子相关的知情人员,了解了许多情况,最后在另一家企业里找到了当事人。薛丽的突然造访,让那家企业的曾经的法人代表显得有些慌乱,薛丽能看得出这个当事人完全知道自己所作的事情并不光彩。在薛丽的劝说下,他答应明天会去薛丽的办公室商谈这个案子后续问题。
   走在回单位的路上,薛丽忽然感觉到轻松了许多。从大学毕业想出来闯闯的那天起,自己就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让自己成为父母眼中值得骄傲的女儿。
   周一的例会,领导因故推迟了一个小时,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因为今天就要投票选出晋级的人选。薛丽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王佳希和坐在自己右边的徐欣雨,两个人今天都做了精心的打扮,王佳希穿了套粉色的佯装,头发高高盘起,显得干练、清爽。而坐在旁边的徐欣雨也能看出化妆的痕迹,那玫瑰色的口红,让人看着格外娇艳。
   坐在薛丽左边的小雯,偷偷地告诉薛丽:“似乎情况有变化。”
   “鬼丫头,有什么变化,我该给你起个外号,就叫你‘小广播’吧!”薛丽看着小雯笑着说。
   “薛姐,你听着,这是真的,因为我刚路过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听里面说的,绝对靠谱。”小雯把身子往薛丽身边靠了靠继续说:“好像是王佳希使坏,让徐欣雨出丑,但是,徐欣雨却将王佳希陷害自己的证据交给了局长,没看,会议推迟了,一定是在商量怎么解决。”
   “啊?怎么会这样?”薛丽吃惊地瞪大眼睛,看了看坐在右边的徐欣雨,那镇定自如的表情,想必心里已经有数。薛丽再看看坐在对面的王佳希,也沉浸在快乐之中,不时地拿出镜子对自己照照。
   会议是在正好延时一个小时时举行的,几位领导走进门的时候,面目表情非常严肃。领导宣布会议开始,而会议开始后,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在大屏幕上出现三个人的名字,竟然没有王佳希和徐欣雨。
   “薛姐,你看,你看,有你哎!”小雯喊了起来。
   薛丽有些恍惚,揉揉眼睛,发浙江羊癫疯医院有几家现大屏幕上三个名字中间真的有自己的名字,这让她无法相信。小雯有些兴奋,在一旁一个劲地拍手。领导开始讲话:“我来这里时间也不算短了,所以对哪些同志适合晋级,哪些同志不适合晋级,有着自己的判断。很多事情在会上我也不想点出来,希望会后能找我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不多说了,下面大家开始投票。”
   一阵掌声过后,投票开始了。薛丽依然云里雾里,感觉如做梦一般。一直觉得自己那天做的梦是在给自己一个警示,但好友兰兰说那是好兆头,女孩子是贵人,而另两个蒙面的黑衣人是帮助自己的人。当时薛丽还说,怎么可能?这都是哪的谬论?
   当领导喊“请大家静一静”的时候,薛丽才缓过神来,会议室里一片安静,大家都屏住呼吸听着领导地宣布,薛丽看了看对面的王佳希,此刻脸铁青着,而旁边的徐欣雨虽然有些尴尬,但也算镇定自如。
   领导高声地宣布:“这次晋级的同志是……薛丽,大家祝贺她!!”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共 5366 字 2 页 首页12
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有哪些://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沈阳哪些癫痫医院医治更专业?value="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