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疯子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人生感悟
破坏:哈尔滨哪里有主治癫痫病的医院span> 阅读:966发表时间:2015-07-17 10:13:42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几家x;">

疯子本来不疯,村里人叫他大平,虽然他比我大几岁,但是辈分小,所以我也随村里人那么叫他。我印象中,他是一个厚道朴实的人,身材很魁梧,眼睛不大,平时话不多,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脸上总是带着憨憨的笑,经常去我家对面的彩票站打彩票。因为不是很熟,见面基本就是打声招呼,相视一笑,没有过多的交集。
   深秋的一天,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我在店门口清理被霜打过的花的残枝,大平从门前经过,笑容可掬的跟我说;”这活让你老公干’,我笑笑没说话,他也没停留就走了。又过了两天,我在门口逛呼啦圈的时候,他又经过,非要试试,我便给了他,结果他那又粗又僵硬的腰也不听使唤,试了几次未果,笑着离开了。斜对面的五婶山西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看见后,颠颠的跑过来说:“大平跟你说啥了,他犯病了,你知道吗?”“犯病?”我一头雾水。“才说话还好好的。”我有点不敢相信。“前几天他媳妇从沈阳接回来的,在那不穿衣服在街上走……”五婶絮絮叨叨的说,我竟有点恍惚,好好的人,怎么会?怎么可能?
   多年以前,听说他疯过一次。他父亲年轻时不务正业,口碑不是很好,也没有给儿女攒下什么家业,他又比较老实,也没什么一技之长,所以家境一直不好,老婆也不是那种“顶堆”的主,还三天两头吵着要离婚。那年他在外打工,在一次争执中被人打了以后,一句话也没说,闷闷地喝了一瓶多白酒,家庭的窘迫、生活的艰辛和感情的困扰,离家在外所受的欺凌让他一头栽倒,醒来以后就疯了。也不知道治了多久总算好了,这次为什么呢?真疯还是装疯,村里面的人众说纷纭,疑窦丛生。
   说他真疯有真疯的道理:他几乎晚上不睡觉,光着脚在街上整夜的游荡,嘴里还振振有词,什么神仙下凡啊,如来佛转世附体啊,共产党万岁啊,反正没个消停。疯得严重了就去街坊四邻闹,明目张胆抓人家鸡鸭,堂而皇之的登门入户,反客为主让人做吃的给他;经常管人家要一块钱,还把超市的东西扔到马路中央;把对门卖酒的商店门口放的假人抱走,和假人坐在马路上一边“谈心”,一边喂他在别处要来的饼干和肉;有时去商店买一些烧纸,金锞子拿到辽河边上去烧;天天去斜对过的诊所捣乱不走,吓得护士们晚上都不敢睡觉,诸如此类,搅得满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说他装疯也是不无道理;街坊邻居闹遍了唯独没来我家闹过,上两次和我说话也很正常,没什么不妥;别人家秋收都结束了,他挨家挨户找人帮忙秋收,不帮忙他就赖着不走;隔壁商店的女人很害怕他,每次他去女人都躲到楼上去,后来那家的男人说,你别来了我媳妇都吓哭了,从那以后他真就没去过;他还清清楚楚的记着欠小卖店多少钱……
   日子在人们的诚惶诚恐中 一天天过去,他的疯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一个深夜,我和儿子在楼上学习,他在街里闹了好一阵子,刚消停一会,就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喊救火,我拿着手电筒赶紧出去,院子后面烟雾徒然腾空,柴火垛都被大平点着了,他在地里一边奔跑,一边放着鞭炮,火光映红了天空,浓烟模糊了他的脸,看不到他任何的表情,也许这个清冷寂寞的夜像一条蛇吞噬了他最后的理智,人世间的辛酸坎坷压塌了他最后一根神经,心中的块垒瞬间爆发,旋即崩溃,于他或许是解脱或是涅槃。这一夜,狗的叫声此起彼伏,灯光火光照亮了整个村庄,整个村子失眠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不眠之夜啊,人们愤怒,抱怨,惋惜,恐慌,熬红了双眼等待黎明。
   清晨他疯的更严重了,砸汽车,打过路的孩子,人们无奈报了警,我看见他光着脚跪在马路中间,一边磕头一边喊,我好难受,谁救救我?他脱光了衣服拦在道路中间,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纷纷避让,他的眼神黯淡茫然,已经没有了光辉。后来派出所来人制服他后送去了精神病院,人们长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村子恢复了宁静。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村里的老人们忿忿地说着,大平沦落到这个下场完全是因为赌博, 他闲暇的时光全耗在了赌桌上,古语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赌输了钱,就四处借,饥荒越来越多,打工这两年也没挣到钱,儿子读书,父亲病逝,母亲略显痴呆,不善言辞心事沉重的他不知是出于悔恨,还是自责,是忧心还是无奈,总之没有人知道了,而他骚扰的人家几乎都是借过他钱,或是在赌桌上赢过他钱的人。
   大平离开有好多日子了,每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我都会想起那个火光冲天的晚上,想起他的绝望和痛苦,他的脆弱和无助,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不知道会不会为曾经的种种不堪感到羞愧或者悔恨,会不会听见亲人撕心裂肺的呼唤,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间正道是沧桑,仅以此文奉劝那些沉迷赌博的人们迷途知返,引以为戒。

共 18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