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妈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店主刘霞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她敢说敢做,办事不拖泥带水,说到哪办到哪。   别看她是个矮胖子,要是打起架来可不含糊,两只小胖手专往人家脸上挠,要是碰到个大的,两只脚一蹦一跳向上直窜,越挠越来劲,就像一只永远斗不败的公鸡。   上次来了一个醉鬼,来住店讨价还价,横挑鼻子竖挑眼,出口不逊。来一个客人不容易,刘霞强忍着,这也就罢了。没想到那个酒鬼对刘霞动手动脚,刘霞顿时像火山一样爆发了,窜上去伸手就是几把,还没等酒鬼反应过来,战斗已经结束,酒鬼立刻满脸是血。酒鬼捂着脸夺门而逃。几个住宿的客人互相嘀咕:“我的妈,来真的啊!”说完都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咱们再看看这个住店不给钱的茬吧,他十九岁,叫谢恩,在这个旅店已经住半个月了。他直挺挺地躺在房间的床上,一身衣服不知道穿多久了,身上到处都脏兮兮的,长长的头发,零乱着,像个鸡窝。一米八十的个头,瘦得剩一把骨头,圆圆的肚子,下面是两条精细的腿,像一个篮球,下面支着两根细棍。身子不能翻动,躺着吃喝,解手只能在床上。   那他是怎么住进刘霞的旅店呢?   半月前的一个中午,又下起了雨,刘霞的心情就像这阴雨天,一点也不好。这段时间,今天小雨,明天大雨,天上有块云彩就能下一阵雨。这时节庄稼正需要阳光,总是这么连雨,农民的庄稼肯定长不好,因为她知道,农民欠收,哪行的买卖都不好做,也包括自己的小旅店。   正当刘霞望着窗外的雨,心情异常不痛快的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老板,有房间吗?”   因为连雨天生意冷清,一听来了客人,刘霞立马来了精气神,转过身,用手抹抹眼睛,仔细打量眼前问话的人。   来人梳着沙宣发,接近一米七的个儿,略胖,显得很丰满。穿着淡蓝色短袖套装,脚下是一双矮跟皮凉鞋,整体看上去是那种有些气质的女性。   刘霞喜出望外,立刻搭话:“有,想住楼上还是楼下,别看店小,便宜、干净。”她兴奋的介绍着。   “我想在一楼要个房间,离门近点的有吗?”来人问道。   “有,就住一零一吧,离门近,方便。”刘霞边说边指向靠房门的一个的房间。   “老板娘,跟您说一下,住店的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身体有点毛病,如果有不方便的地方,还得麻烦您照顾一下,您看可以吗。”   “不是您住啊,还有病?那他一个人在这行吗。”刘霞有些迟疑,她实在不想住进一个还没人照顾的病人。   来的女人已经看出店主人的心思,急忙说:“你的价钱一宿二十元,这么吧,我一天给你五十元,负责照顾病人,还有一天三顿饭。”   刘霞想,自从开店以来也没碰到过这样的主啊,虽然病人脏点,但看在钱的份上,勉强答应了。   那女人把病人半架半扛地扶进房间,放到床上躺下,又放了一些东西,嘱咐了病人几句,给刘霞扔下三百元钱,走了。   病人含着眼泪望着那个女人走出了房门。      二   刘霞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自从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现在房租已经欠了七、八天了,问谢恩,他总说,阿姨,您别急,会给你送钱来的。”   刘霞想,自己不是心没底吗?万一把人扔这里没人管了,自己又挨累又赔钱,到时候找谁去啊?   刘霞越想越生气,就站在病人门口开始数落了:“谢恩,不是我不可怜你,你要是没妈也行,看看你妈穿戴,像穷人吗?她把你往这一放就不管了,你说谁管你?一天收你五十块钱,还得给你倒屎尿,买饭,就她扔这三百块钱,早没了,如果你妈一年不来,我还得伺候你一年,我缺妈了还是少爹了?”   谢恩瘦瘦的脸流下了汗水:“姨,你先别急,我今晚不吃饭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发怒的老板娘。   “装可怜是吧,你们娘俩一唱一合的,演双簧啊,不吃饭,别看现在没人管,你要是饿死了你妈早就出来了,到那时你就不是一个没人要的废人了,你就值钱了,别看你妈外表像个人样,就没安啥好心。”刘霞又气急败坏了。   刘霞的一顿骂,好像谢恩心里特别的难受,他翻了一下身背对着她,默默地流着眼泪。      三   第二天,刘霞刚起床,还没等去逼债,就听到谢恩喊着:“阿姨,麻烦你过来一下。”   “你又干啥,这可到好,我就成了你的免费保姆了,是吧,啥事?”刘霞没好气地问。   “姨,我把房费给您。”谢恩脸上挂着心喜的笑意。   “你哪来的钱啊?”刘霞并没有感觉高兴。   “阿姨,给我发来二百块钱红包,我转给你吧。”   “这都欠几天了,就算你给我,那不还得欠吗?另外,她当妈的不伺候你,让我伺候是吧,这二百块钱可真大呀,安的什么心啊?”刘霞又数落了一通。   现在的生意真的不好做,刘霞经营旅店还真靠谱,没事从不离开旅店半步,就怕漏掉一个客人,每晚不到十二点不睡觉。有客人来敲门,无论冬夏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起来,恐怕起来晚了客人会走掉。      四   夜幕又降临了,一些临街的买卖商铺也是霓虹闪烁。   刘霞刚刚打开旅店的门灯,就听有人问:“还有房间吗?”   “有,几个人?”刘霞并没有去看来人,只听见是个女的声音。   “楼下还有地方吗?我的腿这几天疼得上不了楼。”   刘霞抬起头,来人五十多岁,有点微胖。   “楼下一零二闲着呢,进来看看吧。”客人推开了房门。   “我的妈呀,你们这旅店啥味呀,”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来回搧着鼻子,   “有味,不会呀,你过来看看屋子干净不。”她赶紧解释着。   “你是不感冒了,你过来闻闻,我还能说瞎话,一股厕所味,这店不要钱都不能住。”中年女人说完捂着鼻子走了。   眼看要进兜的钱了,就这么的又泡汤了,刘霞怒不可遏,一脚踹开谢恩的房门,高声喊着:   “还叫谢恩,谢谁的恩?我这么伺候你,房费还欠着,你们还这么坑我。好不容易来个客人,也被你熏跑了。这回你们母子高兴了!我的小店这回就住你一个人吧!你妈又躲哪去了?自从把你放这就再没露过面,瞅不瞅看不看的,世界上有这样的妈?我要不管你,饿死你!到头来你们还害我,这店非让你们整黄了不可。”她的气满满的。   “阿姨,您别这么说,她真的很忙,还得给我联系住院的事儿。”谢恩忙解释。   “懵谁呀,哪没有医院啊,联系这么多天啊,你当咱们这是北京那么大?你爸呢,他怎么也一趟不来?”   “我本不想说的,可是……”谢恩显得很无奈。   “我爸把人打坏了进监狱了。”他说完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他又问。   “我爸在工地干力工,结束了包工头不给钱,他就给人打了。那年我九岁,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的眼里再也藏不住泪水,眼泪还是簌簌地流下来。   “那你妈就这么把你放在旅店,为啥不让你住在家里呢?”她的语气缓和了些。   “我家是个挺破的土坯房子,这些日子连雨天怕倒了砸着,所以才让我住在这的。”   “那也不能老让你住这吧,你也听到了,现在已经影响我的生意了,另外你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万一出什么意外,我的店可真就黄了”她说完,也觉得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头,缓和了一下口气接着又说:   “告诉我,送你来的叫啥名?”   “李春华。”谢恩被逼无奈,很不情愿的回答。   “你妈没有电话么?你问问她啥时把你接走,也不能就这么没个头啊。”   “阿姨,还是别打了,她真的忙,等她安排好肯定会来接我的。”谢恩着急的说。   “还没见过你这样的,都影响我的生意了还不赶紧接走,我问下还不行吗?”她的火又上来了,从床上捡起谢恩的手机翻找着通讯录,见到妈妈俩字就按了过去。只听到电话里说:   “小恩,着急了吧,等我安排好就接你啊。”还没等电话里再说什么,就接过来话茬说:“你就是孩子他妈呀,你把孩子往我这一扔就不管了,是吧?就你这当妈的也真够可以的,一天不管不问,那孩子都啥样了还不整走,放我这已经影响我的生意了,你不怕死这我还怕呢。”刘霞啥难听说啥,她就想激怒李春华把谢恩带走。   等刘霞说完那头才说:   “老板娘,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我在给他联系医院,主要还是得筹措钱,孩子是强制性脊柱炎,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肾还特别不好,全身都浮肿了,这面完事,我立刻就去接他,放心。”   刘霞只好说:“告诉你不能超过三天。”她下了最后通碟。   “好,我一定尽快。”刘霞听到对方这么说,这才善罢甘休。      五   这天,一辆捷达轿车停在了旅店门口,紧接着下来一个女人,还没等女人走进屋,刘霞一看就立刻迎了出去,口无遮拦地说道:“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不想要他了吧,我这一天成了他的使唤丫鬟不说,别人都不在这住店了,这旅店就他一个人,来一个被他熏跑一个。”刘霞说话,只顾自己痛快,一张嘴像机关枪似的“嗒嗒”个不停。   “老板娘,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把账结了吧。”李春华笑呵呵地说。   “一共十六天,你给我三百,还差五百。”刘霞已经算好了帐。   “感谢你这么长时间照顾他。”李春华充满了感激地   说道。   “还算你这个当妈的有点良心,行了,反正也要走了,你自己能整动吗?”   “老板娘,麻烦帮我扶一下好吗?”   “太脏了,看你也是个女人不容易,帮你一把吧。”   这么高的男人像根棍似的不会打弯真的不好弄,两个人使出吃奶力气才把谢恩弄下床,站在地上也是直立不能走,李春华说:   “老板娘,麻烦你帮我一下,我背着吧。”   “这么大个头,你能背动吗?”刘霞咋泼辣也是个女人心,有点担心李春华了。   “没事,来吧。”   李春华背起脏兮兮的谢恩往门外走去,两条腿在地上拖着,还没等到门口已经满头大汗,脚步也有些蹒跚了,刘霞急忙跑过去帮助往上抬两只脚,好不容易才放进了车里。   李春华长舒一口气,回头看着刘霞,笑了一下说:   “谢谢你了,多亏有你帮忙,我没想到现在不能走了,都是我事情办得太慢了,一涉及到资金,事就难办了,谢谢了。”   “就别说这些了,赶紧给孩子治病去吧,做妈的可要称职啊!”   李春华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开车走了。   刘霞看着远去的小车长长出了一口气,肚子里的气儿也顺多了,就好像刚刚做完手术,去掉心中一块瘤子,顿觉轻松。   没多大功夫,她收到谢恩一条信息,看完这条信息,她的轻松劲一扫而光了。   信息这这样写的:   “阿姨,实在对不起,打扰您这么长时间,你不但伺候我,还影响了您的生意,发自内心得跟您说声谢谢,您为我付出那么多,阿姨辛苦了!”   刘霞认真的看着信息,眼睛有点近视,顺手带上了镜子。   “阿姨,您错怪李春华妈妈了,她不是我的亲妈妈,她是我们向荣村的书记,我的亲妈自从我爸出事以后她就走了,因为爷爷奶奶没得早,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十五岁我就在外打工,后来就有病了,活也不能干了,最近几年都是李春华妈妈一直在照顾我,每天都去给我送吃的,看我,还给我买药。可是现在我的病越来越重,医生说看病要不少钱,村里也没办法,最近连雨天,怕房倒了就把我送到您的旅店来了,她是出去帮我联系医院,另外去乡里、县里找领导想办法凑钱,把我送省城大医院去治疗,看病回来就把我送去幸福院,一切她都为我安排好了,李春华书记就是我亲妈……”   刘霞的眼前又出现了李春华背着脏兮兮谢恩的画面。   苯巴比妥治疗儿童癫痫奥卡西平片吃多少有效果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最好西安好的医院如何治疗癫痫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