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摘记阿善公的眼睛苍苍又茫茫余光中集第二卷诗歌三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4-25 分类:生活随笔

编者按:

有时候,诗是一丝丝愁绪,它氤氲在空气中,你的心中,无时不在。一个人一辈子,看过了风雨飘摇的世界,感受过深邃平和的眼睛,有过柔肠百结的思念,或也无憾了吧……

----- 京华

35.一片大陆,算不算你的国?

一个岛,算不算你的家?

一眨眼,算不算少年?

一辈子,算不算永远?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江湖上》

36.寒武纪参冷冷的天机

十里风翻松涛

隐隐,听万壑呼应的嘘息

山中一寐世上是千年

看月来月去

悠悠一串转念珠

念山外是海,海上是孤岛

岛外茫茫是一望大陆

未归有人在落基高处

看日起日落,把朝朝

看成了暮暮

--------------《落基大山》

37.四十岁以后他不再收集什么

除了每晚袋一沓名片

一沓苍白难记的脸

回去喂一根愤怒的火柴

看余烬里窜走

一只蟑螂

---------------《收藏家》

38.多少靴子在路上,街上

多少额头在风里,雨里

多少眼睛张家口市母猪疯有几家医院因瞭望而受伤

我是一个民歌手

我的歌

我凉凉的歌是一帖药

敷在多少伤口上

推开门,推开小客栈的门

一个新酿的黎明我走进

一个黎明,芬芳如诗经

茫茫的雾晶晶的路

一个新的世界我走进

一边唱,一边走

我是一个民歌手。

---------------《民歌手》

39.如果长江冻成了冰河

还有我,还有我的红海在呼啸

从早潮到晚潮

醒 也听见

梦 也听见

有一天我的血也结冰

还有你的血他的血在合唱

从A型到O型

哭 也听见

笑 也听见

------------------《民歌》

40.那块疤,那块疤已长大

谁当胸一掌的手印

一只血蟹,一张海棠文身

那扭曲变貌的图形他惊视

那海棠

究竟是外伤

还是内伤

再也分不清

--松原市小儿羊癫疯最好去哪里治-----------------《海棠文身》

41.雨是一首湿湿的牧歌

路是一把瘦瘦的牧笛

吹十里五里的阡阡陌陌

------------------《车过枋寮》

42.如果有一拂飘飘的僧袖

四海随我去云游

如果袖中有一只葫芦

宁可打酒

也不愿把下面纤纤那世界啊

装在里头

-------------《慈云寺俯眺台北》

43.水流桥下,桥,不流

卢沟桥是永久

卢沟桥是永永久

宛如头发稀了,头发掉了

忘不掉小时候,母亲的手

牙齿掉了,忘不掉牙疼

-------------------《老战士》

44.大江东去,枕下终夜是江声

侧左,滔滔在左耳

侧右,滔滔在右颊

侧侧转转

挥刀不断

失眠的人头枕三峡

一夜轰轰听大江东去

-----------------《大江东去》

45.七个少年先后来看我

要我解答掌中的谜底,

不就全握在你手里,你的命运

你不掌握,要谁来掌握?

你不放桐梓县知名癫痫医院哪家好手,谁敢逼你放手?

摸你的心事纵横,沟影深深

你的掌,割裂成皱面的老人

轻轻年纪,怎么一拳握千岁的伤心?

莫哭,好孩子,莫哭

---------------《看手相的老人》

46.那浪子,像所有的浪子一样

结局是清丽的失踪

绝句绝,酒坛空

只留下炊烟袅袅的一缕美名

缭绕他昔日的梦境

北回归,一个人在天涯未回归

鸥在堤外,港在雨里

从前有一个岛,叫什么名字

似乎他已忘记

他在时防波堤不觉得怎么寂寞

北佬的乡音南人的洒脱

他的诗是仙人才生的病

把火车倒骑成一只鹤

基隆到台北只一驿云

那浪子,如今异国的江湖上飘流

吟失诗伴,饮无酒友

又是耶诞近时

他把心事深深都踩成雪上的靴印

----------《小招----岁暮怀愁予》(全文)

47.阿善公的眼睛

苍苍又茫茫

春天来后

他就蹲在那边的苦梨树下

让蜻蜓停在白发上

风从秧田里吹过来

白发飞,蜻蜓也飞

白发停蜻蜓也停

半透明的薄翼在风里微颤

阿善婆死后常常就那样

下午一蹲就矮成了黄昏

--------------《阿善公》

48.高不可扪深不可测

那般不着边际的一穹黑淋漓

细细,被一声蟋蟀

牵来牵去牵起

一丝一丝的相思,纤纤不绝

北方的秋千南方的瓜架

从小听惯那样的歌韵

墙角应围着矮篱笆

远从诗经的第一句起

听惯那样的咛咛,叮叮

那样袅袅地惹人牵挂

嗯,怎能把一截剪下

一方小小的邮票

送给浪游更远的那人

纵长城走万里难治性癫痫的症状运河流千年

也难抵细细的一丝蟋蟀

把忘归的浪子牵回

北方的灶头啊南方的井湄

---------------《雨后寄夏菁》(全文)

49.前有古人后有来者

中间的一炬火你擎传

一手手,从前接来

一手手,向后传去

烫手的光奋挣,擒在你拳里

风吹雨打你的发看你的乱发

大地一愕间触电而燃烧

你的脸发出传说中的光芒

近时不显,远时才赫现

凡你过处,群魉必啾啾追逐

何须怆然而涕下

你和一整匹夜赛跑

永远你领先一肩

直到你猛踢黑暗一窟窿

成太阳

-------------《诗人-----和陈子昂抬抬杠》(全文)

文|京华

图|网络

编辑|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