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丁香】不要把个别人当做整个世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丝路风情

   有人说
   不要把个别人当做整个世界
   我说
   我未曾把个别人当做整个世界
   只是我的世界只住了个别人
   这辈子,
   我若等到你
   你若不离不弃
   我必生死相依
   幸福来之不易
   若不好好珍惜
   错过你
   将是一辈子的惋惜
   来世我们未必会相遇
   我对爱情的观点是美好的
   可美好向往,往往只是向往罢了......
   漫步林间,常看草长鸟飞、枝叶枯荣,但未必能细说花鸟之名、树木之性;未必能读懂鸟语花香的欢喜与悲伤。
   每个人都是一个苹果,同样被上帝咬了一口,同样有着缺陷。此生你经历的痛苦已经全部完结,等待你的一定是绚丽多彩的未来。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找下一段幸福的天堂。
   黄昏下我陪闺蜜聊着天,她告诉我,昨晚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她说:“感情的世界里,我不是主角。”
   梦里有的人说:“你等吧!等他有了钱,给你买房子、车子。有人说等吧!等他有了钱。一定来接我。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那个人的到来。梦里的哪些人模糊不清,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很陌生......”
   听着她讲诉的梦境,我便笑了笑,没有言语。
   夕阳下那最后一抹胭脂红,照射在我们身上,那样温润,那样柔美。不尽然又有种酸酸的感觉,我身边的这个女人,这么多年来,她的坚强让我刮目相看,这样简单而平凡的一个女人,我的闺蜜。我歪歪头靠在她的肩上,贴近她的心房,感受着她的气息,数着她的心跳,我只想和她在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的闺蜜丹丹,东北人,纯纯的八零后,梳着长长的马尾,一米六的个子,总是穿着酷酷的牛仔裤,简单的T恤衫,穿着大方得体。她有着东北姑娘简单直率的性格,也有着南方女子温文尔雅的一面。
   那年丹丹18岁,我17岁,高中毕业后,我们被分派到南方同一家纺织厂工作,日子悠然的过着,偶尔嬉戏,偶尔宁静不语,我们的闺蜜生涯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那个时候起,我们无话不谈,形影不离。
   20岁那年,丹丹恋爱了。那个男人叫强,是湖北人,比丹丹大一岁,一米七四的个头,匀称的体格。初中毕业的强在他乡瓢泼了很多年啦!对于一个只身在他乡的女孩来说,恋爱无疑带给她很多快乐与温暖。丹丹和强很快便坠入了爱河,当然我也经常充当电灯泡的角色。
   丹丹和强相爱起初,强就开始向丹丹描绘着自己“富二代”的家境。是如何如何的富裕,家里有两层楼的别墅,只有他和姐姐两个孩子,条件极为富裕。
   丹丹很爱强,年少懵懂的丹丹那时候根本就不明白,爱情和家境,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不过强有这样丰厚的家境,丹丹觉得还是很开心,因为丹丹的家人根本就不同意丹丹嫁去他乡。倔强的丹丹非强不嫁,父母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父母亲都爱这个宝贝女儿,只要女儿同意,父母亲也不能阻拦。
   相处一年多,强从来没带丹丹见过他的家人和朋友,每次口袋里没有钱的时候都找丹丹借,从未见强还过。每次都是不同的借口,确是同样的理由。强自称不靠家人,靠自己。丹丹从来没问过为什么?因为在丹丹的眼里,强是不靠家人独自打拼坚强的孩子。
   丹丹22岁那年,与强在丹丹的老家举办了婚宴,那天强开心的喝醉了,酒精的作用,强缠着丹丹的姑姑喝酒,姑姑身体不好,几杯酒下肚人便醉的晕晕乎乎啦!强便摔碎了酒杯,问丹丹姑姑是不是看不起自己。那次是丹丹父母第一次见到强,对强的认像,真的是个?
   几日后,强便带着丹丹回湖北老家,举办男方家里的酒席,到强老家的那天,是午夜凌晨一点多,丹丹因为旅途不适,身体极为不舒服。强约了自己的朋友来接站,与朋友一起吃个宵夜,朋友便送他们回到强家。一路的山路崎岖,一路的颠簸。
   丹丹心里莫名的生气,富二代的家乡路怎么这样难走?半个钟头后,朋友把车开到了强家所在的村子。夜深人静的乡下,漆黑的不见五指,丹丹有些害怕。前面房屋的灯亮了,强的妈妈听见车的声音把灯打开,出来迎接儿子回家啦!
   强感谢朋友之后,带着丹丹爬上了半山腰,走进了院子。
   “妈妈,我回来了。”
   “老幺,你回来了?快进屋,快进屋。”
   “妈,这是我电话里和你说的,您的儿媳妇,丹丹。”
   “妈妈,您好!我是丹丹。”丹丹面无表情的迎合着。
   走进屋,莫名的味儿刺鼻扑来,丹丹敏感的打了个喷嚏,这是什么味?鸡鸭?怎么会放到客厅呢?丹丹心里嘀咕着。丹丹很累,强带丹丹走进了一间屋子,丹丹懒得洗漱,拖着疲惫的身子,什么都不要想,倒头就睡着了。
   朦胧间,听到客厅的鸡鸣声。丹丹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把手搭在床的一边,空荡荡,又转一边,胡乱的摸着,一双穿着袜子的脚丫,丹丹猛然坐起来,床尾传来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你醒了?”
   丹丹吓了一跳,定了定神。原来是强妈妈。
   “是的,妈妈。我要去解个手。”
   “出门后,右手边有个猪圈,在猪圈门哪里方便就行了,别去厕所了。”
   出门?猪圈?什么和什么呀?丹丹心里莫名的不悦。
   丹丹摸索走出房间的门,没有上厕所。强你在哪里?听着隔壁客厅的呼噜声,丹丹借着黎明摄入房间微弱的光走到客厅。四面屋顶还透着外面的光,简略的环视下四周,客厅的一脚放置一张简单的木床,客厅中间摆放一张八仙桌,四面土墙,这环境简直糟糕透了,这客厅比丹丹家的仓房还要落魄。客厅里清晰的听到强的呼噜声,还有鸡和鸭的骚动声。
   “强是你吗?”丹丹走过去,光线下渐渐看清强的脸颊。是强,仿佛找到了珍宝一样的喜悦,这种陌生的地方,真的让丹丹觉得恐慌。
   “你怎么不多睡会?”
   “我想解个手,我怕”强起身,拥丹丹入怀中。
   清晨,天气晴朗,太阳公公照射着大地,丹丹走出客厅,屋外被清晨的雾气笼罩着,那山下升起袅袅炊烟的人家,那林中歌唱的鸟儿,那沾满露珠的小草,仿佛置身在人间仙境一般。大自然赐予的美,真让人陶醉,难以自拔。
   “丹丹,吃饭了。”强妈妈的呼唤声,把丹丹的思绪从天堂拉入现实。
   早餐,玉米面蒸饼,丹丹从没吃过这样的粗粮,吃的还很香甜。
   整理完思绪,丹丹仔细的参观了强的家,简单的篱笆院坐落在山中间,地方不大,一室一厅的小土屋。这是强所说的别墅?丹丹把强叫过来。
   “强,你干嘛骗我呢?为什么你的谎言这么大?”
   “我没骗你啊!这难道不是别墅吗?这里就咱们一家。”
   “你说的二楼呢?”
   “你来,这就是二楼啊!”丹丹顺着强指着的方向看去,用几个板子隔起来的一个楼顶,估计弯着腰都进不去。
   丹丹简直无语,和妈妈约好的,拿了结婚证之后,爸爸妈妈会参加强家举办的婚礼宴席。这个条件,这种情况,丹丹快要晕过去了,只能想办法不能让爸妈来才行啦!
   丹丹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夜之间,丹丹病了,满嘴的水泡。不知道是丹丹对强家的环境而烦忧,还是对老公的弥天大谎而感到担忧。强是丹丹第一个男人,丹丹很爱他,丹丹不想因为家境的问题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三天后,丹丹忍着身体的病痛,和强还是如期领取了结婚证。五天后,家里举办宴席,丹丹和强准备采购一些必用的物件后,丹丹在小镇上找了个可以化妆的地,丹丹想既然要选择了就要坚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还是要开心的嫁给强。丹丹化着妆,穿着早早备好的红色礼服。化妆的老板娘说:“镇上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礼服”丹丹欣然的笑了。
   婚礼上,强跑过来说,强的妈妈准备宴请客人的钱不够了,找丹丹借一万块。丹丹笑了,既然是一家人,何必那么客套。丹丹打开了钱包,拿出了妈妈给丹丹的压腰红包,递给了强。
  
   二
   婚礼顺利完成,丹丹和强也返回了工作的地方。头几年里,丹丹和强的感情如胶似漆。丹丹每个月都上缴1000块钱给强,作为两个人未来购房的资金。
   强学会了赌博,当初的小积蓄都不翼而飞,丹丹真的很生气,后来强越发严重,赌博迷惑了心智,若是赢了钱,一切皆大欢喜。若是输了钱,便对丹丹总是骂骂咧咧拳打脚踢,事后又是哭跪求饶,赔礼道歉。
   一天,丹丹发现自己怀孕了,很开心也很害怕。丹丹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强,让他也开心一下。那晚下班回家,丹丹做了几道拿手菜等着强,一直等到十二点多,强满身酒气回来了,丹丹有些不开心,便询问强干嘛去了。强很不耐烦,丹丹便拉着强的胳膊追问着,究竟干嘛去了?怎么约好回来吃晚饭的,这么晚回来都不打个电话,打你电话你也不接,还喝这么多酒?强推开丹丹,丹丹没有任何防备,应声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头磕到了电视柜的铁三角处。流血不止。强意犹未尽,回身一脚踢在丹丹的肚子上,丹丹觉得肚子好疼,好疼,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后,丹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床边强靠着椅子酣睡着,还留着口水。
  
   护士走了进来说:“你醒了,感觉怎样?”护士的声音把梦乡中的强也唤醒了。
   “老婆,你没事吧?我错了,我该死,我该死。”强每次酒后殴打丹丹,酒醒来就是一阵自责和道歉,丹丹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护士,我肚子还有点疼,我的孩子没事吧?”
   “流血过多,孩子没保住,你的头伤的不轻,现在觉得恶心吗?有没有想吐的感觉?”护士后面问的话,丹丹似乎听的很模糊,丹丹默默的流泪,心好疼,不是自己身体上的疼痛,而是失去了第一个孩子的心痛。
   “老婆,咱们还年轻,没事,在要嘛!你也不早告诉我,你怀孕了,我错了。”
   听着强哪些无济于事的道歉,丹丹撕心裂肺的痛,又晕厥过去......
   再次醒来时,强接丹丹出院了。这次对丹丹的打击很大,强自然安分了几天。
   一日,强在洗澡,丹丹整理衣柜,发现强的手机在衣柜里,怎么把手机放衣柜里了呢?丹丹没在意。
   后面的日子里,丹丹细心观察强似乎有些不对劲。强的手机总是不离开强的视线,若是洗澡或是睡觉,强都会把手机藏起来。丹丹觉得有问题,便偷偷观察强藏手机的地方。
   那一日,丹丹拿起强藏到电脑后的手机翻看,靠打笔画的强一天发出一百多条信息,似乎很有问题。每条信息都那么肉麻。丹丹拨通发信息的那支号码,嘟嘟嘟。。。“喂,亲爱的,你不是说今晚不联系了吗?怕你家警察知道吗?喂喂,说话呀!”那熟悉的声音刺痛了丹丹的每一条神经,电话那头的小狐狸不是别人,正式中午在丹丹家吃午饭的娟。
   丹丹五雷轰顶,难以置信这一切是真的,怎么可能呢?强从浴室出来,看到拿着手机的丹丹在哪里发呆,飞快的抢走了丹丹手中的电话。
   那一晚丹丹彻夜未眠。询问强究竟是怎么回事,强含含糊糊的说是个网友,没癫痫患者意识丧失是怎么回事事瞎聊的。丹丹无比痛心,强和丹丹一起,总是撒谎荆门治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这次又撒谎。
   隔天,强接了一个电话急急忙忙出去门了。丹丹跟着强,想看看强究竟是在做什么。强的车停在一个旅馆门口,一个女人走过来,穿的很妖艳,是娟,真的是娟。坐在出租车里的丹丹浑身发抖,她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强和娟走进了宾馆,丹丹拨通强的电话,强没接,还关机了。丹丹哭了,怎么自己的老公是这样的人?自己从未觉察过呢?
   一个多钟头后,强打电话给丹丹。
   “喂,你怎么不接我电话,还关机呢?你在哪里?”
   “我和朋友喝茶,手机没电了,刚充电给你回个电话,别担心了。”嘟嘟嘟......一阵忙音。
   丹丹的心似乎被撕裂的疼痛,丹丹哭了,这么多年来的压抑,这么多年来的痛苦。丹丹一直甘愿受的,可今日,丹丹觉得好不值得,为何?为何?
   娟是强的同乡,因为找不到工作,强让丹丹帮娟找工作,丹丹介绍娟到一家公司做业务员,后来丹丹和娟便成为好朋友。娟容貌一般,说起话来娇滴滴的,很会撒娇。若是说人世间凡事都有因果,那这便是当初种下的因,今天承受着自己酿的苦果。
   那晚,丹丹和强摊牌了,她希望强能回头,因为丹丹真的很爱很爱强。强知道纸包不住火,便承认错了,希望能得到丹丹的原谅,并发誓和娟断绝来往。丹丹信以为真。
   日子表面过得很平静,丹丹和强表面都在嘘寒问暖,内心里都隔着一层纱,没了昔日的亲密无间,丹丹总是装傻,制造两个人聊天的话题。
   事后的几个月里,强似乎回到了从前,很关心丹丹,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一天,强说家里的老母亲身体不好,他要回去看一下,想想最近的事情让两个人也快透不过气,回家散散心也好,丹丹帮强整理行囊。
   隔天,丹丹下班回家,发现强走了,不是说好明天回家的嘛?怎么这么赶?难道家里的婆婆出事了?丹丹拨了强的电话,手机是关机的状态。丹丹很是担心,可联系不到强,担心也无济于事。
   丹丹收拾房间,发现衣柜里强的衣服都不见了,还有丹丹放在书柜下准备交房租的钱一千块钱,抽屉里的数码相机,丹丹的婚戒和项链,值钱的物件都不翼而飞,天哪,家里槽贼了吗?丹丹赶紧检查,其他的东西似乎都没动,丹丹心悬挂许久未能平静。
   那一夜,丹丹几乎都没睡,发了无数条信息给强,丹丹多么希望一切不是真的,强只是回家看婆婆,真的只是这样。
   隔天是周末,房东老板娘过来收房租,丹丹拿着银行卡去取钱,发现卡上的余额既然是0.22元,怎么会,是不是银行卡被盗了,丹丹重复输入着银行卡密码,每次都是对的,可卡里的金额依然是0.22元。丹丹去了柜台查询,柜台服务人员告知丹丹,在昨日早上有人把卡里的钱一次性全数取出,并问丹丹是不是要报警?丹丹摇了摇头,呆呆的走出了银行大门口。

共 10453 字 3 页 首页123
保山哪里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den" name="pn2" value="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