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你若不来,我便不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我愿化蝶,飞过细雨飞过深秋飞过岁月青苔,穿过你的梦际穿过你的忧伤穿过你的青春年华,只为与你相遇,然后安静地与你相爱一场,别无他求。——题记   闲倚落地窗前,几多情丝悠悠然涌上心头,细数繁华,几千青丝盘踞于心口。伊人红妆,不知忧伤为谁,除却夕阳,眼泪漫上无边的苍穹,漫过游子的脚背娘亲的心房却漫不过隔江一曲忧思重,念久了便深了,念远了便痛了,念长了便难忘了。   过往总似云烟,轻飘飘的,恍恍惚惚的,倏然出现,倏然惹得离人泪流;倏然消失,果断且决绝,不留痕迹,只留下满心落寂和一堆凌乱的悲伤的心绪。尽管是梦深了,雨停了,风住了,尽管是月亮也安静地休息了,悲伤还是没有停,眼泪还是莫名的流。假若诗人没有名字,我会叫他落,可以是落尘,可以是落寂,可以是落寞,亦可以是落地——落吧,让诸多的难过落下,让繁复的心绪落下,让过往云烟落下,不再飘来飘去,惹得离人心慌无比。   琵琶语悠悠,我心悠悠,他们说人生是一场莫大的修行,我却时常觉得人生是个巨大的谎言。我们都在迷迷糊糊不明不白里拼命地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后两手空空,就那样从容地离去。忧伤也不许带走,连同你的名字你的样子都被尘封,然后深深地被遗忘,再也没有人可以记起,再也没有人津津乐道你的欢乐或忧愁或情深几许或薄情寡义,你守着你的四方的土堆,我守着我的清冷坟墓,我们挨得最近,离得最远。   红尘阡陌纵横,走着念着总也百感交集,总也无语泪流,总也悲伤逆流成河,总也牵念,总也忘不了你的名字,还有在我心里反复折腾的样子。我看见月圆了,自己也还是形影单只,我看见樱花树下长起了满满的青草,也还是没有等到离人归来;我看见白杨树上又多了几行几万新的名字,心里也还是没有住进新的人。一天好像是一年,我穿过无数岁月的句点,终究也还是没有说服自己安静一些再安静一些,我的世界总也吵闹得不愿意停歇。   我说我用时光等你,你不来,我不老。   于是我就真的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孤独的老去,将一颗从前异常年轻的心交与岁月,除却我的名字褪去我的样子,在我深深的年轮里刻上你的点滴。我老了,连听雨的心情也没有了;我老了,连回忆的心情也没有了;我老了,连看海的心情也没有了。   我的皱纹就那么生生地落满了我的额,落满了我的眼,落满了我的脸。岁月将我变得褶皱,你给的思念让我苍老地更快。我等你来,终究没有等来。   我说我愿化蝶,飞过细雨飞过深秋飞过岁月青苔,穿过你的梦际,穿过你的忧伤,穿过你的青春年华,只为与你相遇,然后安静地与你相爱一场,别无他求。   是真的,我只想安静地与你相爱一场,别无他求。   后来,我的这个心愿便落满了尘。我化不了雨蝶,飘洒不到你遥远的梦里,落不到你的肩头。怎能抚摸你的忧伤,聆听你的心跳?我老了,飞不动了,于是随便一个巢穴,随便一片叶,随便一只笔我便可以停歇,随遇而安,悠然自得。   时光荏苒,不同的是,我们各自走失,走失在爱情尽头。   后来我们都老了,后来我们都笑了,后来我们都不谈爱了。我们只是彼此偶尔难过,偶尔回忆,偶尔放纵自己的小委屈。却再也不会相拥而泣,却再也不会携手一起穿过林荫小道,一起沐浴阳光,一起慢慢回忆年轻等待老去。   我用时光等你,你若不来,我便不老。看起来貌似是一首浪漫的爱情诗,却有执着到沧海桑田的感动;有坚持到海角天涯的勇气。后来,满城的草都荒了,记忆都远了,你把我都忘了。   那我还有什么好难过?   我有什么好难过,我孤独寂寞,我形影单只,我懂得岁月,时光随我老去,月光伴我度过长夜,我有什么好难过,我哪里有你那么难过?   浸过泪的文字总也是清凉的,细细写来,每一笔都化作空气生生穿过肺里,疼痛难忍。执笔,总该有诉说忧伤的理由,总该有哭泣的借口,总该有怀念的缘由——你。你。还是你。   琼瑶笔下的爱情总让人心生羡慕,彼此的眼里心里只有彼此,哪管天翻地覆,尽管是颠倒乾坤,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任由世界天崩地裂,我有你一生便也足矣。   我要和你在一起,这是我许了几世的愿?当我历经了岁月蹉跎,当我历经了时光悠长,当我历经了容颜渐老,当我倦过,就当我没说过,这结果让人生生地心疼。如果不是时光就让我这样垂垂老去,如果不是岁月的尖笔在我的心上刻下太多的痕,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我,一切又会怎样——伤。伤。还是伤。   很多时候,很多时候我都习惯如此无病呻吟,只有这样,堆积于心口的难过才会渐渐消散,直到心里喊你的名字喊累了,直到你的影子都模糊了,直到我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天花板才会安静地凝视我的双眸渐渐犯困,我才开始在梦里让眼泪肆意横行,翻江倒海。   我说我用时光等你,你若不来,我便不老。   于是,门前的水坑深了又浅了,浅了又深了,于是那棵经年的香樟老了又老,再看不见故人手拉手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天空还是以前的蓝色,只是比以前多了忧郁,我的整个城都开始渐渐地苍老,荒草多了,心里再也装不下一个春天。时光未老,我的脚步便已在季节深深处开始蹒跚。   我听见门缝年老地咯吱咯吱地发出刺耳的声响,我也忆起门缝里被我丢却了好多牙齿在里面,我想它们应该都被磨碎了,一如我悠长到天际的思念终究还是没能逃过岁月这把剑,有多刻骨铭心,有多难舍难分,最后还不是同样一笑而过。      假若你死心塌地恋上一个人,自此便也做好自掘坟墓早死早超生的准备。   我爱你,你却绝情地要了我的命。   雨打湿芭蕉叶,打湿尘封念,打湿我的脸岁月的剑连同你的深深梦魇。   每当北风路过   于万家灯火时   于心口撕裂时   于寂寞深深时   我的天空就变得渺小   小到全世界依然只有你   我说我用时光等你   你若不来   我便不老   …… 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效果好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治疗?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有效?治疗癫痫的最好办法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