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梦碎他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txt下载
高考放榜那天,采薇兴高采烈地回校看榜。   榜前人头涌动,谁都想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的名字。采薇挤在人群里,大红榜刺得眼花缭乱,找来找去都看不到自己的名字。唉,名落孙山了,采薇叹了一口气,低着头,两眼噙着泪花,赶快挤出人群,垂头丧气地回家。   平日里从学校回家,十几里山路,二个多个小时就可以到了。可今天,采薇觉得从学校回家,山路越走越长,越走越累,走了三四个小时,还没到一半的路程。唉,这路也与我作对了,咋会越走越长了呢?往日从回校回家,采薇很喜欢摘路边的山楂果吃。酸酸的山楂解渴又充饥,嚼着嚼着,神清气爽,脚就像装着弹簧似的,轻轻松松的就到家了。可今天,路边红红的山楂,越看越像女孩哭红了的双眼,她全然没有了采摘的欲望,也全然没了饥渴的感觉。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心里一直犹豫不决:回家该咋向父母说呢。   回到家里,父亲看着满脸愁容的采薇就问:采儿,咋了?   气死人啦,就少了一分,我一年的心血全泡汤了。采薇不敢面对父亲失望的眼神,连头也不敢抬,抽泣着对父亲说,爸,我对不起您和妈妈。   说啥啦,采儿?母亲从湖北到哪里看羊角风厨房里出来,一边用围裙擦着湿漉漉的双手,一边神色紧张地问。   采薇带着哭腔:妈,令您失望了。   快别哭啊,回房歇歇吧。母亲温柔地帮女儿擦干眼泪,曼声细语地劝慰着女儿,大学考到考不到不要紧,可别把身体哭坏了吖。   回到房里,采薇软绵绵地躺在床上,泪水就像断线的珠子,哗啦啦地滚落下来,把枕头湿了一片。   采薇哭了一场,心情稍微轻松了些,就自言自语地说,我就不相信我与大学无缘,咱今年回校复读,明年再一决高低吧。   采儿,吃饭了。门外传来母亲亲切的呼唤。   妈,我不饿,您和爸先吃吧。采薇不想让爸妈看见红肿的双眼。   饭菜都凉了,快出来吃吧。揪心的母亲,站在门外,一再催促。   我不想吃,你们吃吧。采薇恳求着母亲,您就让我安静一会吧。   采儿,考大学的事以后再说,可别饿坏了呀。母亲心疼女儿,站在门外千呼万唤,久久不肯离去。   采薇不想再难为母亲,只好开了门出来。哎哟,我的心肝宝贝,你可别吓妈妈哟。看着哭肿了双眼的采薇,母亲心里就像刀剜了一般,痛苦不已。   采薇没心思吃饭,随便扒拉了两口,便停下了筷子。爸,妈,我想回校复读。她低着头,不敢看父母一眼,因为她知道,高中三年,父母借了不少债,再回校复读,那太难为父母了。可她又不愿意向命运低头,也就只好硬着头皮跟父母亲说了。   采儿呀,你爸身体不好,我们又欠了不少债,到哪找钱给你复读呀?母亲看着女儿,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妈,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不甘心只差一分就上不了大学呀。让我再读一年吧,再考不上,我就听天由命了。采薇倚在母亲怀里,伤心欲绝地说。   采儿呀,不是妈不让你复读,是家里实在供不起呀。   妈,我自己在家里复习就行了。采薇作出了让步。   既然这样,我们也没啥好说了。母亲怜爱地抚摸着女儿的头说,你就在家里复习吧。   为了圆龚家几代人的大学梦,采薇不出家门半步,把学校带回来的高考资料,从头到尾地一遍又一遍地复习。   破船偏遇顶头浪,屋漏恰逢连阴雨。正在采薇废寝忘食备战高考的时候,父母却双双病倒了。   父母有病,如果我还置之不理,那也太自私了。想到这,采薇再也坐不稳了,便与父母商量:爸,妈,家里都这样了,我没心思复习了,倒不如去珠三角,跟红菱姐一块打工吧。一来可以减轻家里负担,可以给你们挣点生活费,二来嘛,等我攒够了钱,我就可以回校复读考大学了,你们说呢。   采儿呀,你能这样想妈很开心。大学读不成关系不大,人首先得活下去呀。先去打工吧,等度过这个难关再说吧。母亲对女儿的想法表示支持。   父母病情稍有好转,采薇就准备南下了。临走前,她来到父母面前辞行:爸,妈,你们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赚够了复读的钱,就回来。   采儿,要照顾好自己,别令我们担心呀。父母看着憔悴的女儿,千叮万嘱,还是放心不下。   天刚蒙蒙亮。采薇就登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列车上熬了几十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姐姐的家。姐姐在出租屋的一角搭了个铺,周围再用铁丝一拉围上块塑料布遮挡一下,采薇就算有了安身之处。   第二天一早,姐姐给采薇找到了一份差事——喷漆工。待体检手续办妥后,采薇就开始上班了。   南方的夏天酷暑难当,喷漆车间虽然有抽风机,但仍是蒸笼一般。十几二十个人围在喷漆槽旁边,电喷枪同时打开,空气中弥漫着的天那水和油漆的浓烈气味,口罩根本没法抵挡。刺鼻熏眼的气味令人头晕脑胀。   采薇第一天上班,干完10个小时,累得腰酸肩疼,双脚走路就像踩在云朵上一般。用手摸摸头发,硬邦邦的,就像弹簧钢丝似的,眨眨眼睛,眼皮好像厚重了,合得很费劲。唉,本姑娘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苦,要不是为了考大学,打死我也不干。   采儿,还顶得住吗?回到家里,红菱姐关切地问道。   姐,真是不打工不知道赚钱艰难呀。在家时候,还以为珠三角遍地黄金,俯拾皆是呢。现在才知道,喷漆蒸笼屋,汗湿身上服,方知兜中钱,分分皆辛苦。不过,只要能赚到钱回去考大学,再累再苦,我也认了。   你这鬼丫头,还耍贫嘴。知道攒钱艰难,就要好好珍惜呀。红菱看着精疲力竭的妹妹说,快洗澡吧,很快就有饭吃啦。吃了饭再好好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吃过晚饭,采薇早早爬上床去,想睡个好觉,但塑料布帷幕里太闷热,她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她踢开蚊帐,想凉快凉快,可是出租屋里蚊子哪肯放过这免费的宵夜呀,它们呼朋引伴,纷纷来问候采薇。只几分钟的功夫,采薇被花斑蚊叮得奇痒难忍,赶紧把腿脚下缩回蚊帐里,狠命地抓挠蚊子叮起的一个个的疙瘩,挠来挠去,躁得满身大汗,这觉咋睡呀?下半夜,暑气退去,她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个囫囵觉。   8月,正是厂里生产的高峰期,加班加点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厂里订单多了,喷漆的任务也就水涨船高了。为了不误工期,每条喷漆生产线每天必须完成十几二十万件玩具的上漆任务。白天干不完活,晚上就得加班到十一二点钟。   虽然连日冒着高温加班加点,但采薇一点也不埋怨。她想存折里的钱快点达到预定的目标。为了尽快达到这个目标,采薇省食俭用:早餐只是一个馒头就着一杯白开水,正餐也是白菜送白饭,连一点肥肉也舍不得买,就连卫生巾也是买最低档的,省一点算一点。晚上睡觉,采薇总要拿出存折,看了又看,算了又算,看看离目标还有多远,存折都被翻得起皱了。哪怕在十位、百位上增加一点,采薇都会高兴上好一阵子。   有时采薇睡着了,双手还把存折捂在胸前。好几次,她发开口梦,存折都变成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了。红菱被她的笑声惊醒,不得不起来把她的存折拿起来放好。   鬼丫头,做梦都想着上大学。唉,苦命的采儿呀,都怪咱家穷,都怪姐不是男儿,累你受苦了。红菱每次惊醒起来帮采薇放好存折,都在心里深深地责备自己。   有些时候,采薇看着自己的血汗钱像蜗牛爬行般在存折里一点一点地往上蠕动,不禁有点心酸。一天到晚,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才攒得这么点钱,搵食艰难呐。不过话又得说回来,老天对我也算不薄了,如果我留在家里不出来打工的话,生活都难以保障,还哪来钱存呀。采薇双手恭恭敬敬地把存折紧紧地捂在胸口上说,老天爷保佑,只要顺顺利利地领了8月份的工资和加班费,我就可以回家复读,圆我的大学梦了。   8月底,厂里订单大增,连吃午饭的一个小时都压缩成半个小时了,大家都是一吃完饭就得开工,忙得连上厕所都得尽量忍了。秋菊的大姨妈这几天刚好来了,因为工作劳累没规律,那东西来得特多,一天要上厕所换好几次卫生巾。秋菊怕裤子跑出红太阳来,久不久就就对采薇说,你手脚麻利点,我上上厕所就回来。   快去快回,不然的话,今晚又要干到12点钟了,采薇催促着秋菊。   哎呀,我的脖子僵硬了,胳膊也快抬不动了,如果能休息一下该多好呀。贵州姑娘海娜说,今天真是累死了。   快别废话了,你真想干到晚上12点呀。湖北姑娘解婉仪一边喷着漆,一边埋怨海娜。   干到12点怕啥呀,可以多拿点加班费呀。采薇接上解婉仪的话茬。   你那么漂亮,还怕没钱买嫁妆,嫁不出去呀?解婉仪阴阳怪气地取笑采薇。   人家采薇才没你那么恨嫁呢,刚上厕所回来的秋菊护着采薇说,采薇赚钱是要回去考大学的,哪像你整天都想着嫁人呀。   都别闲话了,快点赶工吧,不然又要挨骂了。采薇连头也不抬,对姐妹们说,今晚争取12点钟之前下班吧。   到了晚上10点,采薇觉得身子骨像散了架似的,人老在云雾里飘荡,拿喷枪的手也不大听使唤了。   采薇,你咋啦?秋菊放下手里的活,关切地问。   没啥,就是头有点不舒服而已。采薇满不当一回事。   哎呀,你都发烧啦,还说没事?秋菊用手摸着采薇滚烫的额头,着急地说,快请假去看大夫吧。   我陪你去吧,婉仪站起来,充满怜爱地扶着采薇。   婉仪陪着采薇来到厂长办公室,一阵空调冷风吹来,凉森森的,好不舒服。厂长助理正坐在里面,翘着二郎腿喝茶看报。   工期那么紧,你们不干活,还有心思来串门?助理迎面抛来一句滚烫的话语。   助理,我们不是来串门,是采薇发烧了,来找您请假看大夫的。婉仪陪着笑脸,低声下气地说。   采薇有病她自己不会说,就你多事,助理黑口黑脸地训斥道。   助理,是我不舒服,不关婉仪的事,您千万不要怪她。采薇怕助理给婉仪找茬,赶紧对助理说,我想请一个小时假去看病,行吗?   不行,你想砸我饭碗呀?助理不耐烦地说,你们都给我回车间干活去!   采薇和婉仪碰了钉子,只好怏怏地回到车间继续干活。干着干着,采薇的手就不听使唤了。   采薇,今晚的任务我们来完成,你悄悄地溜回宿舍休息一下,顺便买点退烧药。看着烧得滚烫的采薇,秋菊就好心劝采薇。   回到宿舍,采薇烧了一碗浓浓的红糖姜汤喝了下去,发了一身汗,觉得好热,就上七楼天台上透透气。   站在七楼天台上,阵阵南风吹来,身上的汗很快就被吹干了。刚才出了一身大汗,毛孔全部张开,现在被凉风一吹,毛孔急促收缩,采薇冷得发抖。歇一会就会好些吧,采薇自我安慰着。昏昏沉沉的采薇,趴在天台的矮墙上,看着车水马龙的马路,望着对面高楼璀璨的灯火,眼前便出现了远在蜀鄙的家。看着看着,模糊的眼前出现了母亲慈祥的面孔。   采儿,快过来让妈好好看看,妈想死你了。   妈,采儿也很想您呀。朦胧中的采薇,伸出双手,腿脚好像也被一双有力的大手轻轻地托上了矮墙,她迈开大步,朝着妈妈的怀里扑去……   夜里12点,红菱回到家,没见到采薇,以为她还在厂里加班,就忙自己的家务去了。   红菱忙完家务,还不见采薇回来,就急着打电话问秋菊:秋菊,采薇还在厂里吗?采薇不舒服,早就回家了。秋菊告诉红菱,。   这下子,红菱急武汉羊羔疯哪治最好坏了,马上跑到医院去找采薇,可哪有采薇的影子呀。回到家里,红菱急得没法,只好上七楼天台上去看看。天台上除了采薇的一双拖鞋,连人影都看不到。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笼罩了红菱。   三更半夜的,红菱不知道咋办,唯有呆在家里干着急。   凌晨一点,三楼的一户人家回来,推开窗户,发现阳台上飘出去的防盗网上躺着一个“死人”,吓得半死,赶快拨电话报警。   警车、救护车鸣着笛,一起赶到出事地点。红菱听到警笛,赶紧穿好衣服从楼上走下来。警察搭上云梯,从三楼阳台的防盗网上救下了那个人。红菱挤上前去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妹妹采薇。   红菱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扑上去搂住采薇。采儿,你这是咋的了,嫌辛苦不想干,就告诉姐,姐再给你找一份工就行了,干嘛要自寻短见呢?你让我咋跟爸妈交代呀?在众人面前,红菱搂着采薇,呼天抢地哭喊着。   听到了姐姐的哭喊声,采薇微微睁开眼。姐,我疼。说完,又昏了过去。   救护车火速把采薇送到医院。经过检查,采薇头部枕骨骨折;左侧头皮撕裂,长达15cm;重度脑震荡;左脸撕伤,伤口长达13厘米;右上臂粉碎性骨折;左大腿外侧肌肉撕裂,伤口长达20厘米;左小腿胫骨、腓骨骨折……所幸的是内脏没有损伤。   医生给采薇缝合伤口,缠上绷带,打上石膏。除了眼睛、嘴巴和鼻孔,她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就像一具木乃伊。   昏睡了7天,采薇终于醒了过来。   采儿,你吓死姐了。在病床前守着七天,寸步不离的红菱,看到妹妹醒来,哽咽着说,你总算醒过来了。   姐,对不起,让你担惊受怕了。采薇看着疲惫的姐姐,很是不安。   你醒了比什么都强,姐没事。红菱对采薇说,你年纪轻轻的,来日方长,干嘛要自寻短见呀?   姐,我不是自寻短见,但不知咋的,就从七楼天台上坠下去了。醒过来的采薇也说不清自己是怎样坠下石家庄哪家医院医治癫痫管用?去的。   在医院里躺了半个多月,采薇脸和腿上的伤口未愈,还缠着绷带。右上臂和左小腿的石膏还是包得严严实实的。脑袋也还阵阵作痛,一动,就天旋地转。   采薇,可以出院了吗?第十六天,厂长助理过来探视,见面就问了这句话。 共 61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