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大地】神秘“堡子”的遐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txt下载
无破坏:无 阅读:639发表时间:2019-03-19 22:35:04 我的家乡,那是一片广袤而又充满各种神奇色彩的黄土地。宏伟的黄土大山,构建成了连绵起伏的山脊,有着黄土地人从骨子里流淌出的那种粗狂、豪爽、质朴的性格。肥沃的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黄土地上勤劳、质朴、心地善良的优秀儿女。各个山头,一座又一座残壁断垣的“堡子”,在岁月的风尘中,瑟瑟发抖,随着风起尘土落的黄土,即将化成一道道残痕断壁,犹如一声声沉重的叹息,记载着历史的沧桑和血泪的传说,随着岁月的流逝,永远定格在历史的尘埃中......   小时候一出我家门,远远地就能够望见矗立在远处山顶上的那一座座堡子。有时候,偶尔经过,依稀的记忆中,那被风雨侵蚀的残垣断壁,坐落在高高的山顶上,雄伟而挺拔,庄严又肃穆。隐隐约约间,能看见垣墙上面的“门”和门外下山的路。还听着各种老人的关于那些“堡子”存在的山头,有“堡子洼”、“堡子地”、“红堡子”以“堡子”来命名,甚至,充满诡异的各种口头传说,让懵懵懂懂的少年,充满了各种好奇心......   也许,在古代那个铁马从戎、兵戈相见的冷兵器时代,一座座居高临下、地势险要,四面有护城河环绕,建筑高大,厚厚的黄土建成的“堡子”,筑在易守难攻的山巅,有着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尤其是在哪个兵荒马乱、土匪流串的年代,成为芸芸众生、求生路上的避难所、和逃难的集中营,被托付过生命的安危;甚至被寄存过颤抖的灵魂。却在今天的安宁、祥和的太平盛世,那一座座被坚实、厚厚的黄土,筑造成的“堡子”,只剩下残壁断垣,它像一枚时光云烟中发黄的落叶,渐渐的永远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可每一座只剩下残壁断垣的“堡子”,永远坚守在那一座座高高耸起的黄土大山的顶端,接受者雪、雨、风、霜,岁月的洗礼,仿佛诉说着凄凄戚戚、悲惨命运说不完的故事,收藏着扑朔迷离的传说,鉴证着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的变迁。   “堡子洼”深夜的鬼哭声   在我家乡的小山村,相邻最近的一个村庄当地人叫“回回寺”,在村庄的后面有一座大山因有一座残壁断垣的“堡子”而得名,把“堡子”所处的地址叫“堡子洼”。   从我有记忆力开始,村里年长的老人都口头流传着关于关于“堡子洼”深夜传来郑州癫痫病儿童医院的鬼哭声等各种恐怖的传闻,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甚至“回回寺”村里有人都在夜里亲眼看见过“堡子洼”夜里火球乱滚的自然现象,他们都称为“鬼演秧歌”。“鬼哭声”、“鬼演秧歌”的各种传闻,我也没亲自听过和见过,只不过给残壁断垣的“堡子”更加蒙上了一层浓郁神秘的色彩和异常诡异的迷雾。   对于一个土生土长、自幼在黄土地上长大的孩子来说,已经听习惯了关于民间传说的各种“鬼”的故事,没有像城里孩子那种娇生惯养、怕“鬼”的河南可以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个性,在哪个贫困的年代,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帮着家里大人干农活,早已经养成了不怕“鬼”的野性格。   从嫩稚的一双小手,能拿起羊鞭的那一刻,便成了一名放羊娃,在上小学之前,就是名副其实的“羊倌”。在我有记忆力开始,每天追赶着家里的十只羊,是我童年时代、日常生活的必修课。也是无忧无虑,当“羊倌”的生活,让我度过了充满快乐、美好的童年时光!   记得那时候,当我把家里的十几只羊,赶出羊圈的那一刻,我年过花甲的爷爷,就不停的叮嘱我:“把羊不能赶到“堡子洼”去放......”   可对于一个懵懵懂懂、充满好奇的少年来说,从不信那个邪,我行我素,明知山中虎,偏向山中行。嘴上满口答应的很好,实际上把羊赶出羊圈、行走在乡村小道上的那一刻,已经约好了村里所有的放羊娃,云雀欢跃,吹着口哨,把羊群追赶到“堡子洼”上去放。   因为“堡子洼”这个地方,远离了村里的庄稼地,再加上几乎没人去,缺少了践踏,便无形中水草生长旺盛,羊群不因偷吃、践踏庄稼,而受到农户人家的责备。因此,对于贪玩的一群少年来说,大人心目中有“鬼”存在的地方,便变成了儿时“羊倌”的乐园,可以在哪里尽情地玩耍,有“鬼”存在的地方,更有了一种“安全感”。而且,每天站在高耸入云、宽大结实的“堡子”土墙上面,可以饱览一下周围几个村的全面目,对于一群没迈出小山村一步、天真烂漫的少年来说,看到陌生的环境,仿佛看到了外面千姿百态的大千世界。在大人口头流传“鬼”存在的地方,也从没碰见过“鬼”。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曾今懵懵懂懂的少年,放弃了“羊倌”生活,被送进学堂,开始了学知识、长文化的“十年寒窗”的苦读生涯。终于离开了黄土地,走出了小山村,每天为生计而奔忙。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各种人,有些人正直而善良;却有些人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洪流面前,为了得到权和利,人前做一套人,人后做一套鬼,贪得无厌,已经丧尽了人的天良和本性,比传说中的碰不见的“鬼”,还可怕呢?扪心叩问,人和鬼哪个最可怕?   大岔“堡子”马踏平,水家“堡子”盛血盆   武汉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 远古年代遗留下高墙、坚固的“堡子”,在近代历史上,也书写下一段悲壮、可歌可泣的辉煌一页。   听老人讲过:“1936年10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后卫部队的一个师在西巩驿驻扎期间,与国民党的部队遭遇。在西巩驿的大岔“堡子”和水家“堡子”一带,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红军在大岔“堡子”和水家“堡子”里,有四十名红军战士,腹背受敌,被国民党部队,困在“堡子”的红军战士,与敌人浴血奋战,直打到弹尽援绝,终因敌众我寡,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留下少数同志也被敌人抓去杀害......”   直至现在,这一带人们口头一直流传着:“大岔“堡子”马踏平,水家“堡子”盛血盆.....”的故事。   岁月荏苒,时光流逝。在如流的光阴里,在大西北我的家乡广袤的黄土地上,一些“堡子”已经消失,一些“堡子”再也经不起风、霜、雪、雨的侵蚀,正在逐渐的消逝中......它们虽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远离了繁华闹市无人问津,孤零零的居于山巅,显得越发苍凉,如垂危的老人,预示着生命即将走向尽头。仿佛犹如一枚饱尝凄风苦雨欺凌的落叶,悄然回归大地,溶于黄土,不再留恋曾经有过的坚守和纠缠;有过的悲壮历史,只能把伤痕和痛苦,永远消失在荒芜的古道上。   也许,今天的辉煌,明天的故事,后天的历史。在大西北黄土地上真真实实存在的每一座“堡子”,在今天欢聚乐业、太平、和谐盛世,已经变成一种浅浅的影像,或者一种模糊的背影,但它也曾经书写过一段惊天地、泣鬼神,悲壮的故事,早已经被无情地掩埋在岁月的尘埃中。   生活在、成长在今天和谐盛世的哈尔滨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每个人,都应该堂堂正正的做人,踏踏实实的做事,更应该珍惜这安宁、幸福、祥和的美好日子! 共 25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