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看雪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西部文学
破坏: 阅读:1111发表时间:2019-01-30 11:17:06郑州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摘要:回到家门口,屋面上的积雪在阳光的普照下溶化了,屋檐下,雪以水的方式从一行行瓦楞里流了下来。看,那似线的一排排水柱如同一根根琴弦;听,那“滴哒滴哒”的响声,是雪发出的抖音,正敲奏着大地春回的旋律,我的心弦也跟着这旋律轻轻地颤动了……

【荷塘】看雪 (散文) 冬天,最美的风景就是在户外看雪了。
   在打开窗户的一刹那间,突然想起了“闭门觅句非诗法,只是征行自有诗”这首诗句,意思就是说关上门在屋里冥思苦想不是写诗的办法,只有到外面多走走,自然就有了好的诗句。同样,只有置身于眼阔心宽的雪天中,才能够看到雪的美处、妙处……
   秋雾凉风冬雾雪,下了三天的大雾,那厚厚的雾汽就如同一块灰黄的巨幕,遮住了太阳、云朵,湮没了蓝汪汪的天空。不过,我想在这样的一个境况下,正是水汽相约寒冷在天空中交汇造雪的征兆,且雾越浓则雪越大。
   傍晚时分,村子里很静,鸡圈的鸡停下了啄食的嘴,摇晃着系有红领结的脖子,抬起头望望昏黄的天空,默不作声缓缓地迈步进了鸡窝里;奔跑的狗呢,停下了脚步,耷拉着尾巴,怏怏地钻进了草垛里;麻雀则没有停歇翅膀,暮色下它们还成群结队地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寻觅着地面上的食物,把肚子填得满满的,才飞落在屋檐间,或回归窝巢里。它们都是同样的姿态仰着头看着混沌的天。看着它们那种好象有预感下雪的样子,我就想,难道它们是看到了天上雪花的影子了?难道它们是嗅到了天上雪花的汽味了?难道它们是听到了雪花的步履声了?
   第一场雪有些矜持,大都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悄悄地飘落。晚雪落无声,先是一片、二片、三片羞答答地下,待到夜间万籁寂静时,雪就一片连着一片尽情地奔放起来。当然了,在没有光热的夜间,雪在寒冷的条件下既可以堆积凝固,又可以延长融化。因此,雪选择了在一个合适的环境、合适的时间里,丝丝缕缕地编织起银色的锦被、锦衣,装扮着大地。
   清晨,我站在乡村家的小楼上打开大门极目远眺,广袤无垠的天空,雪花片片飞舞,如万马奔腾之势,到处一片银装素裹。那田野上起起伏伏的雪波,宛如无际的白色沙漠;那房屋上面的积雪,像是戴上了一顶厚厚的雪帽;那花木田里的一棵棵松柏树苗,如同屹立在雪地里的塔林;那村道旁和堤岸边大树上的银色枝条,像是插在树干上的一根根荧光棒。此时,我会觉得仿佛走进了梦幻中的童话世界里……
   吃完早饭后,走进空旷的雪野,置身于雪的意境中。眼前飘飘洒洒的雪花曼妙的舞姿从眼前飘过,这个时候深吸一口清新的氧气,便会觉得神清气爽。再仰起头轻轻地去亲吻一片雪花,双唇间弥留的是冰香的雪汁……
   飘了整整一夜的雪,此时风有点累了,由疾转慢;雪也有点倦了,由密变疏。我踏着积雪朝屋后的小河边走去,脚下“嘎吱,嘎吱”的足音,在寂空中显得是那么的清脆、响亮。回望身后走过的阡陌,深深的脚印里露出了枯黄的巴地草,可一会儿,雪花又将羞涩的巴地草重新覆盖起来。再看那一串串的脚印是浮浅的了,就像是刻在积雪上的一枚枚印章,感觉我好像是蜻蜓点水般飞过去的,而不是脚踏实地走过去的。
   雪是大公无私的,无论是田野阡陌还是沟沟壑壑,全部罩在雪被之下,白茫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茫的一片,于是出行的人看不清哪儿是路、哪儿是坑洼了。也许,雪是用这种方式来考验人们的胆识和勇气吧。在起伏的雪地上,第一个踏雪的人是探索着走的,第二个人是沿着前人的脚印走的。走啊走,当行走的人多了,便踏出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雪路。
   不管泥泞的路、坎坷的路,只要是走过的路都会留下或深或浅的足迹。不一样的是,雪道上的脚印,在白色的衬托下更深刻些、更明显些。
   动物的脚印和人的脚印形状不同。如果看到雪面上的那一朵朵棉花状的足印,那就一定是蹲在草垛里那只狗走过的;如果看到的是枫叶状的爪印,那肯定是野鸡觅食时留下的足迹;如果看到的是一串串并立蹦跳形的双足印,那肯定是野兔奔跑的迹象……
   其实,雪无意中给捉野兔的人指明了方向。聪明的猎人会沿着野兔子奔跑的脚印,去寻找野兔的藏身之处。不大一会儿,便传来了“砰”的一声猎枪响,遁声远望,只见那只野兔在雪地里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选择挣扎着……
   移步走到小河旁,俯视明亮的河水就像一面镜子,堤岸被雪镶嵌成了一桢洁白典雅的镜框,将岸上的雪景倒影在镜框里。小河很静,静得能听见雪花落水的声音。雪融于水,河水在纯洁的雪花净化下,是那么的清澈透明,再远也能看见有着水草飘摇的河底。
   但是,怎么看不见鱼儿游动的身影呢?不会是鱼怕冷钻进了淤泥里了吧?好奇的我双手捧一把雪,揉成一团雪球抛到河里,河水被击起了千层浪,却还是没有看到鱼儿的影子。
   忽然,一阵风儿从河边刮过,岸上的树木开始摇晃起来,竹林也跟着摇晃起来。树枝上的一整块的积雪脱落下来,正好砸在了我的肩膀上,吓了我一跳,也惊到了树上窝巢里的喜鹊,只听得“咯嚓”一声鸣叫,喜鹊振翅飞向了空中。风摇晃着竹枝,那被压弯腰的竹竿上的雪扑簌簌地散落下来。望着躬身的竹竿,我摸了摸被雪砸过的肩膀,再看看空中的片片雪花,轻轻的如棉絮般,我顿时有了感悟,有时候雪还是有份量的。
   此刻雪已经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柔和的光线洒在清冽的雪野上,像是涂抹了一层白色的瓷漆,晶亮炫目。田野里的雪在慢慢地消融着,雪把柔情化作含有勉疫力的乳液,渗进大地里,储存在土壤中,滋养着每株庄稼,待春风掠过时,助力着庄稼茁壮生长;树木上的雪衣也慢慢地消化了,雪水浸湿了褐色的树皮,留在纵横交错的皱纹里,再慢慢地从毛孔里渗透到树杆中,等春的大手抚摸每一根润泽过的枝条时,就会由枯转青了,就会从结巴间萌发出细嫩的叶芽来。
   看着想着,我撅了一根被雪压折的竹枝,以竹作笔,在麦田里的一块雪笺上写下了“瑞雪兆丰年”五个大字。
   回到家门口,屋面上的积雪在阳光的普照下溶化了。屋檐下,雪以水的方式从一行行瓦楞里流了下来。看,那似线的一排排水柱如同一根根琴弦;听,那“滴哒滴哒”的响声,是雪发出的抖音,正敲奏着大地春回的旋律,我的心弦也跟着这旋律轻轻地颤动了……

共 223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