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山水】逝去的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西部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2131发表时间:2014-09-30 18:16:06 姐姐已经去逝十几年了,可我还在一直梦见她。在梦里,我和姐姐说好以后不再去河里游泳,因为那样很危险;在梦里,我们还是小时候的我们,姐姐教我做作业,她还是那样,像老师般的耐心和慈祥;在梦里,我叫姐姐回来,我们一起挣钱,照顾爸妈,可她只是沉默着,像是很无奈,看不出她的伤心,但我已心痛得从梦中醒了过来。   为什么只是个梦?如果是真的,姐姐就可以完成她学习的梦想;如果是真的,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眼泪和遗憾。姐姐,你能走进我的梦,为什么就不能再走进我的生活?我放声痛哭和呐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个如此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去?那时,她才十四岁。   可惜只是梦,在漆黑的夜里,什么也看不见,是那样的宁静,只听得野外虫鸟的叽叽声,感觉一阵凄凉。姐姐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害怕和孤独?我的眼泪淌湿了枕头,弄湿了头发,因风干而感觉紧绷的脸再次被泪水软化。   伤心的同时,我又是如此的内疚——是我为姐姐搭建了通向死亡的路。   那时正值暑假,姐姐正好小学毕业,她和弟弟都去了另一个城市,跟爸妈在一起,可我却自告奋勇地要求留下来看守家。当姐姐的同学来约我们一起去云南打工时,我是那样的高兴,因为我们可以挣钱了。十二岁的我很少进城,还不认识去火车站的路,这天,堂姐刚好要进城,我便跟着她,请她送我到火车站。堂姐说:“你姐的成绩那么好,她不会去打工吧?”“会的,她一定会去的,”我兴奋地说,“能赚钱,这是多好的事啊。”我虽嘴里这样说,却觉得堂姐的话也不无道理,姐姐可是顶尖的学生,她舍得不读书吗?转念又想:我的成绩也不差呀,一样想去挣钱。   我坐着火车到了爸妈那里找到了姐姐,姐姐听了我的好消息,并不像我一样高兴,她只是沉默,爸妈也只是沉默,我以为爸妈又吵架了,也许因为我的高兴,我已不愿去揣摸他们的心思。只见姐姐和弟弟还是穿着从家里带来的衣服,弟弟的鞋开胶了,也还穿着,若是往年,母亲早已给每个人买了新衣服,新鞋子了,看来父母现在是很困窘了,这更让我坚定了出门挣钱的决心。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第二天姐姐也决定要去打工了。爸妈警告我们想清楚,不然长大别说是父母不让上学的,我们虽小,却也看得出爸妈说这话时,不过就是为了推脱责任。姐姐只是埋着头,缓缓地说:“你们生意也不好,连吃饭都成问题了,我还是去吧,可以减轻点负担。”不太记得清了,也许当时我是明白姐姐的心思的,只是我自己对这件事是感到兴奋的,便不再去考虑别人。   母亲把我们送到老家跟朋友汇合,可云南的老板打电话来说,不要我,因为我太小了。我不过只比姐姐小两岁呀,我感到失望和无奈,竟不知十四岁的姐姐都只能算是童工,又何况是我呢!   这天,我们送姐姐上车,一路上她一言不发,只对我和弟弟说:“你们要好好读书,爸妈不供你们,我找钱来供。”我听着姐姐的话,只知道她是关心我们,而她的无奈和不舍也许只有母亲知道吧,可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母亲只是看了姐姐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直到上车那一刻,母亲不停向姐姐挥手,我才感觉对姐姐有些不舍,才知道她要去很远的地方,一时半会是见不着了。我们目送着坐在车上的姐姐,任凭母亲的手如何挥个不停,她就那样坐着,不向我们挥手,也不回头看一眼。后来她的同学说,那一刻,她在流泪。   万万没想到,第三天就传来了晴天霹雳的消息:姐姐给老板家洗凳子时,不小心掉进河里,淹死了!传消息的是我的同学,也就是姐姐同学的妹妹,她伤心地哭着,母亲过了几分钟才呜咽着哭泣起来,弟弟也因母亲的哭泣而哭泣了,姐姐的一个好朋友闻声而来,听到消息就涕泪连连的,跟我的同学一样,似乎比我的家人还要伤心。而我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我没有伤心,也没有流泪,别人不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连我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   当父亲把一个小小的骨灰盒从云南带回来时,我没有想象那是什么,在我眼里,那不过是一个装着柴灰的盒子,或是里面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是空的。母亲在悲痛地哭诉着,父亲只是沉默地抹去眼角的泪水,轻轻地把那个似乎没有任何份量的小盒子放进挖好的小坑里,然后坐到地上默默地用他的大手无力地捧了几捧泥土放到坑里,洒在那小小的黑色的盒子上,时不时用衣袖擦着眼泪。一旁的人都沉默着看着我们一家人,有的也赶紧帮忙铲土,有的妇女还跟着不断地抹泪。而我跟弟弟,似乎小小的心灵还装不下这种事,只是傻傻地看着,只知道很凄惨,凄惨的风凄惨地刮着,可我们也只是沉浸在这凄惨的氛围里,没有任何喜怒哀乐,好像我们也只是跟姐姐没有任何关系的外人。   姐姐离逝后的几个月,我还是没有哭过,也没有伤心过,我反复问自己:难道我是个铁石心肠的人,自己的姐姐死了竟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好恨自己,为什么别人都在哭,而我却怎么也流不出一滴泪?可是我更不明白,平时看电视都常会流泪的自己,这一刻为什么竟跟草木一般?直至后来,当看到别人姊妹几个在一起嘻笑打闹时,我慢慢想起了跟姐姐在一起的每一件事:采药、放牛、读书、唱歌、写字、担水、扫地、吵闹、拌嘴……这些或许是当时并不觉得快乐的事,现在对我来说却是那样的珍贵,也许人总是这样,当某件东西能垂手可得时,他不懂得珍惜,直到失去后,他才会万般的痛苦、惋惜,甚至是悔恨!   “你回来,你回来呀,姐姐!”多少次,我这武汉癫痫病大发作的急救样呼唤着,好几年里,当我走在放学的路上,就会想起跟姐姐一起走过的每一个脚印,想到我摔倒时她哄我不哭的情景;在宁静的山坡上,我想到那一日,在和煦的阳光下,风景如画,我采到一朵又大又漂亮的木姜花,高兴地给姐姐看,姐姐笑着说:“真大,一朵可以当几朵了。”当我做作业时,就想起姐姐用“小黑板”写着字,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弟弟和我读书时情景,她不仅自己努力,也希望我们能学好,有时我甚至觉得她对我们的期望胜过父母。当我担着水,一扭一扭地艰难向前时,姐姐跟我一起担水的情景又浮现眼前,她总把水桶往她身边移些,而我当时却是一点感动也没有,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   当看到两个小孩子正因为争东西而吵闹时,我多想蹲下告诉他们,不要争,不然有一天,你们会像我一样,后悔没把最好的东西给对方。当跟朋友在电话里谈到姊妹之间的事时,我莫名地伤心和流泪,我强忍着装出欢悦的样子,可还是被电话那头的朋友察觉了,而朋友也只能是安慰,跟着我莫名地心痛。   “你们要好好读书,爸妈不供你们,我找钱来供。”这句话曾经成了我的座右铭,每想到姐姐说这句话时绝望、无奈和带有稍许的责备的语气和表情,我就会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也是因为这句话,我像姐姐一样,曾经是出类拔萃的学生。而我也是这时才知道,当初姐姐是想了多少事,流了多少眼泪才做出打工的决定,我为什么就不能早一点明白,读书才是姐姐的最爱,那我就不会大老远地去叫她打工,是我的无知害了姐姐,当初为姐姐领成绩册时,老师还让我告诉姐姐,她各科都是第一名,叫她再接再厉,我不同小儿癫痫类型认知障碍也不同答应得好好的,可一回头我却千里迢迢找她去打工。错,都是我的错!为什么姐姐只比我大两岁,就这么懂事,而我却只是个不知事的黄毛丫头。   这一年,即近清明的时候,每晚我都会梦到姐姐,也许是我又想她了。老人们说,到了过节时,阴人都会来托梦的,我决定去给她上坟,不是听信了迷信。我甘肃羊羔疯在哪里治最好跟母亲炒了点小菜,带上饮料,炮蜡等来到了姐姐的坟前,她的坟堆子显得那样矮小,而我却还没有能力去为她修砌更大更好的坟墓。周围开满了野菊花,小小的,黄黄的,花蕊显得格外稚嫩,在还没有什么花竞相争艳的时候,它却无声无息地洒满了整个大地。我从来没有觉得它们如此美丽过,突然感觉很喜欢它们,庆幸在姐姐从天堂到人间这一段日子有它们的陪伴。把菜饭供上后,我和母亲都沉默着,我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可因为母亲在身旁,我不能勾起她的伤心,也许她已经在伤心了。我转身跑去摘地上的野菊花,摘了很多,把它撒在姐姐的坟上,让它把我的思念全传达给姐姐。我发现坟头上有几根苦蒜(绿叶植物,味微苦,可做菜食),便把它们连根拔起,虽然它们只是跟其它草一样,无声无息地生长着,可我不让它们在姐姐的坟头上,“苦”,我不要它陪伴姐姐,我希望姐姐在另一个世界里是快乐的。   我一直感到疑惑,为什么姐姐刚去逝时,我没有任何反应,而当家人的心慢慢平息下来时,我却又那样的痛苦。于是我在网上询问了心理专家,专家说这是正常反应,属于大脑接应滞后的现象。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伤心到极点时是不会流泪的,他内心深处排斥着事实的真相,根本不肯接受事实。后来在书上看到孔子对于哭的研究后,我才知道一切原来是那么回事,哭的最高境界原来是没有眼泪的。   是呀,一切来得是那样的突然,一个活蹦乱跳的少女,说没就没了,她带走了遗憾和不舍,留给家人的,除了惋惜和怜悯,更多的是悔恨和自责。   原来,我都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的爱姐姐,想到她已毫无气息的身体早在异地被熊熊大火燃烧,然后变成灰烬,我心里突然变得干涸,流着泪勉强地喝了杯水,却也硬是呛了出来。我很爱很爱她,就像她爱我一样,只是这爱已经没用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而现在,我也只能尽我所能地去爱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只有这样,才不会重商丘的癫痫治疗好的医院蹈覆辙地去惋惜,去自责,去悔恨……      共 36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