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冯子豪散文怕接陌生人电话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4-25 分类:西部文学

我有个习惯,只要手机响就去接,不管手机号码熟不熟。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地有了麻烦。

一个晚上,大约九点多钟,我接一个陌生电话:“喂!冯总吗南宁到哪家看癫痫病好”是南方口音。

我心里一喜,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到底好吗良性癫痫该吃什么药为是哪个老朋友打来的:“我姓冯,请问,您是”我的确没听出声音,犹豫着问。

“哎呀!老朋友了吗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你猜猜嘛。”

“猜猜”我的脑海里开始回忆。

“哎呀,你真健忘!沿海没有朋友吗”对方催促着。

我把声音及称呼结合起来,想起了一位多年未见的朋友,他是海南的叶老板,我们许多年前打过交道,并且对我有过帮助。便张口说道:“你是叶总吗”

“嗳,对对!你终于想起来了。”

“你在哪儿在海南吗”

“不,我在合肥。我想明天到宿州去,我们聚一聚。”

“好啊!明天几点钟”

“哼……大约九点左右吧。”

“好吧,热烈欢迎!”

放下电话,我就忙着订酒店,找几个老朋友,说明请客之意。大家都很高兴,准备好好聚一聚。

第二天八点半左右,电话来了,是昨天那个人打来的。

“冯总吗”

“是的。叶总,你到了吗”

“冯总,很不好意思,我这里出了点事。”

“什么事”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们几个人找小姐,被派出所逮着了,每人要罚五千元。我现在手头现金不够,能不能给我汇点来”

“需要多少”

“不多,我们六个人,也就三万块钱嘛。”

我心里一阵不舒服,有种恶心的感觉,但作为远方的朋友,这个忙不能不帮。我正在琢磨怎样凑够三万元,一个同事提醒我说,先试探一下,别是个骗子。于是我回电话说:“叶总,别急,我认识那里的派出所长,先给你通融一下。”

那人听了,急切地说:“不要了!不要了!是件丑事,让人知道不好。”

从他急切的声音,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联想到:如果是叶总,凭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给我打电话要钱的。连忙说:“我把你的电话给他了,他应该快到了。”

不料对方一听,立即挂断电话,再打就不通了。我意识到上当受骗,不过还好,我没有什么损失。

时隔不久,我又接到来自辽宁的陌生电话,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男子说:“你是冯子豪啊。”

“是的。”

“你在银行工作”

“是的。”

“你摊上事了,知道吗”

“什么事”

“道上的人让我做了你,你想想得罪谁了”

“道上的人……..”我心里一惊,马上明白了,这是一个骗子,如果再往下说,他会说:“你只要肯出钱,我替你摆平。”气愤之余,我马上挂断了电话,嘴里骂道:“神经病!无聊!”

后来我又接了几次陌生的电话,不是几十年不见的同学家里有事,让我出礼,就是很少往来熟人的孩子结婚、上大学、当兵、得孙等。不行礼吧,人家通知了,面子上过不去;行礼吧,到了酒席宴上,一个熟人都没有,很尴尬。记得有一次,接个陌生电话,说是我的老朋友,报了名号,我咋也想不起来。他说,在好黔西县哪里看癫痫几年前,在某某酒店,同谁谁在一起喝酒,我同他还拼过一个“雷子”,又在某时,我们在财政局碰过面。我问他有事吗。他说儿子结婚,想请我喝喜酒,酒宴设在符离燕春酒店。我按时赶到了,一个人也不认识,付了钱,坐等着喝喜酒。这时手机响了,那人的声音,问为什么还没到。我说到了,都上过礼了。他说没见到。我说我就坐在礼桌旁。他说,他也在礼桌旁站着。经过几番争论,知道去错地方了,应当在向淮北去的路旁,名叫艳春饭店。我只好向上礼单的人道了欠,要回礼,再到艳春饭店。

随着我交往的圈子不断扩大,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吃喜酒的花样也多了起来,精力受不了,工资也挡不住,没办法,只有不接陌生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