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改花的生财之道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乡村小说
眼看儿女们在天天长大,一家五口挤在龌龊的房子里,改花忧心忡忡,怎样改善家里困境?单靠丈夫那点苦力钱,什么时候才能在城里买上属于自己的房子?她每天都在苦思冥想。   老乡来到家中,喝着改花香喷喷的小米粥,吃着萝卜小菜,老乡感慨地说:“这是我这几天在市里吃到的最舒服的饭菜,在城里很难吃上这样的家常便饭,饭店里的大鱼大肉也没有喝小米粥就咸菜舒服。”老乡的话让改花灵机一动,她想:守着客车站,人气旺盛,何不卖小米粥试试?   晚上,躺着床上,改花把自己的主意说给丈夫听。丈夫是个一说话就吹胡子瞪眼,只知道挣苦力钱的憨丈夫,对改花不耐烦地说:“你给我安稳点吧!家里还不够你忙啊!瞎折腾啥!”   改花知道丈夫大男子主义,凡事都要压她一头,但改花坚持做,他也无可奈何。   果然,第二天,丈夫蹬着三轮车出门的时候,摔给改花二百块钱,说:“你想折腾就折腾吧!给你说,别指着我啊!有本事自己干!”   “自己干就自己干!”改花一横心,买来了小桌子板凳,备齐了熬小米粥的料。等到晚上,她把一口大锅坐在煤火炉上,把小米,绿豆,放进锅里,等锅大开了,改成小火,让锅里的粥熬啊熬,直熬的改花两眼模糊,丈夫醒了对她发火:“臭娘们,快睡吧!”丈夫的吼声,把她惊醒了,她忙起来看着锅里的粥粘稠了,才放心地关上火门,把锅偎在火炉子上。又开始把萝卜咸菜切成丁状,找来碗筷,小碟子,把买来的馒头盛好,一切准备就绪了,天已经蒙蒙亮了。   一夜未眠的改花在丈夫走后,一趟趟拿着小桌子,小板凳,来到离家只有咫尺之遥的客车站广场,她把桌子板凳摆好,米粥、馒头放好,大声吆喝着:“小米稀饭,香喷喷的小米稀饭,外加一个馒头,一块五一碗,好喝不贵,喝到肚里开胃,喝饱了好赶路啊!”   改花的吆喝声引来了第一位乘客,这位乘客好奇地坐到改花的小桌子边,说道:“嗨,想不到在城里还能喝到家常便饭,好,给我嘴来一碗!”   “好的。”改花生意开张了,她喜上眉头,忙给他舀了满满一碗,接着,又是第二位,第三位……不一会儿的功夫,两张小桌子满了。   改花的小米粥太诱人了,黏黏的、香香的,让人回味无穷,更主要的是好吃还不贵,一碗粥,配个馒头,两小蝶咸菜,才一块五,省去了乡下人好多钱,这不就是家的味道吗?没想到,在城市里还能吃到家中的饭菜,吃完饭的乘客感叹着,向改花说着感激的言语,啧着留香的嘴巴,拍着饱饱的肚子,满意地走了。   从那时起,改花的小米粥火了,每天两个小桌子满满的,乘客走了一拨又一拨,改花点钱点的手发麻,心里乐开了花,眼睛眯的像月牙,她看着天是蓝的,太阳是温煦的,小鸟也乐得对她叽叽喳喳地唱着,这时候的改花比小鸟还快乐。      二、   改花的生意兴隆了几个月,客车站开起了粥屋,粥屋不用风吹雨淋,干净,卫生,冬暖夏凉。客车站周围也出现了第二家卖小米粥的,接着,又有了第三家……短暂的几个月,买小米粥的桌子在客车站周围排起了长龙,吆喝声不断,卖家都在拼命招揽着自己的生意,有的一家人赤膊上阵,只有改花形单力孤,她感到了竞争的巨大压力。   一次,改花和一位卖米粥妇女抢占地盘,两家吵的不可开交,那家儿子和丈夫挽着臂膀对改花指手画脚,险些打起来。两家的生意都没做成,改花窝了一肚子火,丈夫烦躁地训斥她:“不要干了,弄得家里谁也吃不好饭,自己还生气,气出病了你那点钱还不够治病呢!”车站、税收、卫生部门接踵而来,让改花难以应酬,买卖举步维艰。   一天,改花女儿买回来凉皮,改花第一次吃凉皮,那劲道的口味,让改花心动了:客车站周围没卖凉皮的,自己要是卖,肯定有钱赚,也不用整天和那些卖小米粥的争抢地盘,闹得自己生闷气。想到此,改花决定不再去卖小米粥了。   那天,她破例呆在家中,包起饺子。丈夫吃着芳香的饺子,喷着酒气对改花说:“这就对了,女人,就是在家里伺候家人的,还是在家给我做饭好!”   改花心想:“好你个头,我给你干更大的事让你看看!”   吃完饭,改花按照女儿说的地方,找到了卖凉皮摊位。只见一个南方女人在摊前不停地忙碌着,吃凉皮的人络绎不绝,改花要了一碗,边吃边和女人攀谈着,改花很会说话,赞誉着她的凉皮是市里最好吃的小吃,独一无二,堪称一绝。改花是给她免费地打着广告,女人脸上兴高采烈地泛着红光,改花趁着火候,一点一点从女人的口中探听凉皮的制作技术,女人把制作凉皮需要的工具,过程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她,改花默记在心。   回到家里,改花按照女人传授的步骤,开始制作凉皮:和面团、揣面筋、倒去面筋上水、用笼屉蒸淀粉糊……刚开始制作出来的凉皮软绵绵的,拿不成个,改花不灰心,接着做,丈夫回来了,好奇地望着她:“你还没折腾够啊!又瞎折腾什么?”   改花充满信心地说道:“我让你吃吃我制作的凉皮。”   凉皮做好了,改花把切好的凉皮调好,端到丈夫跟前,丈夫有点惊诧地望着她:“想不到,我的老婆外悍内秀!”   改花唾了他一口:“呸,和你过了半辈子,才看出我内秀啊!”   改花用卖小米粥的积蓄,制作成卖凉皮的车子,她推着凉皮车在客车站广场出摊,她的凉皮皮薄透明,劲道柔韧,吃到嘴里圆滑爽口,立刻吸引了乘客眼球,她的凉皮生意又火了,晚上制作的凉皮不够第二天卖,摊前总是围着吃凉皮的乘客,看着乘客吃得有滋有味的样子,摸着腰包鼓起来,改花心里美滋滋的。   那些买小米粥的望着改花的摊子是妒忌的目光:你说这女人,脑子怎么长得?怎么赚钱的生意都让她赶上了!   这天,来了一个带着大盖帽的男人,对着改花喊着:“卖凉皮的,给我来一碗凉皮。”   改花一看,认识,是管市容的,他经常在这一带转悠,见了做买卖的专横跋扈,买卖人见了他低头哈腰,敬畏三分。改花心想:又来个白吃的,得罪不起啊!她每天都要遇到这样的人,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   她忙给他切好一张凉皮,小心翼翼地放在他的眼前。大盖帽毫不客气地挑着筷子低头吃起来,吃了一口,嘴巴一张一闭,吐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话:“好……吃!”便低头不语,吃的头上冒着热气,直吧唧嘴巴,吃完了,改花忙说:“不用给钱了,当我请你的客!”   “好,好,”大盖帽对着改花叫道,“你做的凉皮真好吃,我给我同事带上些,也让他们回去尝尝!”   还要带啊!改花暗暗叫苦,小本买卖那经得住这样连吃带拿。改花给他切好几张,放在一个食品袋里,递到他的手中,说道:“你的那碗我不要钱了,这些你看着给些吧?我是小本生意,你理解吧。”   大盖帽一听,脸色晴转多云,阴沉着脸说道:“好,我给你钱,……”说着,把一张十元钱摔在改花面前,甩手而去。   接着,改花的厄运来了,先是车子以影响市容为由,被扣押,丈夫托熟人说尽好话,陪尽笑脸,最后,被罚款五百元钱推了回来,再以后,大盖帽又无休止地吃拿卡要,改花赌气不再出摊。她心灰意冷,觉得“钱景”化为泡影,变得闷闷不乐,沉默寡言,忧愁满腹。      三、   一天,改花闲来无事,走在客车站候车区,有的司机认识她,喊着她:“改花,给我喊站吧,喊来一个乘客我给你回扣。”   改花一听,脑子一激灵:喊站,这倒是个挣钱的买卖。喊来一个乘客,车上给不菲的辛苦钱,毫不费力,只是动动口舌,把乘客忽悠到车上就行了,比在风吹日晒中受人欺负做买卖强百倍。   从此,改花每天早晨从家里出来,和几个妇女游说在客车站广场,她见到乘客就问,到哪里去?我给你找车坐,比在售票口买票方便,车上保证你还有座位。乘客被她带到车跟前,司机乘务员皆大欢喜,偷偷塞给改花钱,改花钱稳赚到手。   改花靠着喊站腰包又鼓了起来,她又开始扬眉吐气了。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竟然能顺顺当当地赚来票子,什么卖小米粥,卖凉皮,统统见鬼去吧!哪有改花现在滋润?市容,城管,管不着;远离工商、税务,少了多少麻烦?少生多少气?改花越想越高兴,她看着那些卖米粥的可怜人家,尤其是和她吵架的那家,故意神采飞扬,哼着小曲,迈着轻松的脚步从他们面前走过。   可改花没想到,乐极生悲。那天,乘警把她们几个喊站的妇女,传唤到车站派出所。原来,一个喊站的妇女,把一个乘客带错了车,那位乘客坐上家乡反方向的车,背道而驰,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凄凉地度过了一夜。乘客一怒之下,向媒体曝光,反映客车站秩序混乱,任由一些导客的妇女在站上为所欲为,败坏城市形象,理应严惩。媒体曝光后,客车站对改花这些喊站的开始严厉打击,改花被罚款,写了保证书,半天后才放了出来。   回到家里,改花说不出的苦闷沮丧,刚刚找到的挣钱门路,又瞬间化为了泡影,像小孩子放出的气球,升空不到几尺,便爆裂归于乌有,只留下忽忽若失的无名惆怅。      四、   那次从派出所出来,改花被丈夫好一阵子训斥,她老实地在家中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过了一段时间,她骨子里不安分成分又开始显露出来。她做梦都在想着以前数钱的快乐日子。自己还年轻,哪能这样在家里闲呆着?她每天没事干的时候,就闲逛在车站周围,看着哪个钱好挣,准备东山再起,再干一番事业。   这天,改花在客车站广场,看到一个卖水果的女人,这个女人眼睛有点斜,改花叫她斜眼女人。她车座两旁带着两个水果篓子,一位乘客买了她二斤苹果,给了她一百元钱,这个斜眼女人称好水果后给了乘客,在找钱的时候,斜眼女人只找了他83元,乘客说钱不够,斜眼女人又把钱拿回去,当着他的面数出了93元。递给乘客,乘客看着她数够了钱,毫无戒心地把钱装在了兜里,乘客走了,斜眼女人逃之夭夭。不一会儿,乘客返回来找她,原来斜眼女人在二次给他找钱的时候,趁机做了手脚,少找给他50元。   听着这个乘客的诉说,改花心里立刻闪出一个念头:搓钱。这个钱来的太容易了,挣钱的手段太高明了,只是在钱上做些手脚,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别人的钱赚到了手中。   从那以后,改花每天在琢磨着:斜眼女人用的什么手法?明明看着她手里的钱是对的,怎么就少给了呢?止不住好奇心,改花找来些零钱,在手中反复练着,钱,在她灵巧的手上翻来覆去,慢慢地,她琢磨出门道,玩出了花样,悟出了其中的猫腻。   改花又充满了信心,她胸有成竹,准备大干一番,仿佛看到美好的“钱景”向她款款走来。      五、   改花批发来点水果,丈夫见了,稀奇地问道:“你做买卖的心还不死啊,还想着发大财啊!”   改花对丈夫诡秘地笑笑,沉默不语。   早晨,改花推着车子要出去,丈夫对她说道:“你今天不要出去了,咱娘要来城里看病的,你呆在家里陪娘来了看病吧!”改花满口答应。   见丈夫走远了,改花推着车子出了门。她刚到车站广场,就遇到一位农村老汉带着一个三岁的男孩,卖了改花一斤苹果,老汉用哆哆嗦嗦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改花。改花一见老汉,心中暗喜:农村人迂腐,老人更是没见过世面,应该最容易对付,可当她把老人的钱拿在手中,心中还是在犹豫,这是她第一次做亏心事,看着老人苍老的面容,粗糙的大手,在她灵魂深处,两种感情,恶与善的感情,贪心和怜悯心,正在交战,最后,前者战胜了后者。她压抑着狂跳的心,用颤抖的手和老汉反复找零,在老汉懵懂中,手疾眼快地把五十元钱偷偷囊入自己手中。   钱到手后,改花急忙从客车站广场转移到火车站广场,转悠了一会儿,看着时候不早,她想起婆婆要来,推着车子转回家中。   刚回家没一会儿,丈夫带婆婆回来了,在婆婆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老汉和一个小男孩,改花和婆婆打完招呼,目光投向婆婆身后的老汉,她一看,脑子嗡地一声,一阵恐慌,忐忑不安起来,暗暗叫苦:老天爷,他怎么找到家了,真是冤家路窄!   婆婆今年七十多岁了,一脸的沟壑,两鬓斑白,长着观音菩萨般的慈爱面容,见到改花,指着身后的老汉说道:“改花,这是咱村的你李大爷,他领着孙子来城里看病,被一个卖水果的女人给骗了,在车站广场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回家的路费都没了。唉,真是看着可怜,我这心肠一软,我把他领到家里了……他祖孙俩还饿着肚子,给他们弄点吃的吧,乡里乡亲的,出门在外怎么能不帮一把?“   哈尔滨癫痫病是否能治愈武汉哪家的医院治癫痫病好武汉的正规癫痫病医院?郑州癫痫病公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