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吻别,我的故乡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摘要:置身于故乡的田间村野,一切尘世喧哗熙攘皆抛却在脑后,尽情吸嗅着故乡的一切气息,阳光是明媚的,风是温煦的,泥土是芳香的。凡世间的所有俗事杂念此刻已经离我很远很远,困扰了我多时的那些愁绪,终于也舍我而去。 黎明的钟声击碎昨夜的幽梦,故村的上空湛蓝湛蓝,如同水洗一般。朵朵白云飘逸在蓝天之下,时而大朵,时而小朵,时而拉长,时而集聚,就像一面无尽无止的荧屏。几条清澈见底的溪水沿着田畔安安静静地流着,将一块块规格不一的田地,串联成网。热情的风吻过田垄上植种的渴望,一片片葱绿的庄稼生长茂盛。静心倾听,还能听到庄稼拔节的声响,如优美的琴声拨动着心弦。突然一架飞机拖着长长的尾巴穿越天空,留下优美的弧线。是谁把乡村的画卷描绘的如此清纯亮丽?让人心情不禁豁然开朗,我按捺不住心潮的涌动,好想与这田野村落溶为一体。   站在被好多好多庄稼和蔬菜蔟拥着的田垄上,清新甜润的气息滋润着我多日来郁闷的心田。风定落花深,正是春浓时。越冬的小麦早已抽出了绿油油的叶子,野菜也不甘寂寞地悄悄向上窜着,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绿,郁郁葱葱,和小麦争相斗绿,这些野菜好久没有人来采割了吧?远远望去,麦儿野菜草儿就像为大地织上了一件绿色的地毯;配上金黄色的油菜花,犹如在绿毯上绣着一朵朵金色的黄花;桃树的枝头挂满了一朵朵淡粉色的小花,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清香……一幅春涌山乡图,叫人看得舒服,闻得通畅。   这就是我生命起源的土地,是赋予我力量、勇气、率真与灵感涌动的厚土。这里的田野村庄、远山近水,天光云影,婆娑朦胧、如梦如幻;还有那一草一木、鸡鸭鹅猪、以及欢快的小狗,忙碌的大人和玩耍的小孩,都是我熟悉的向往的元素,让我倏然间就象生活在童稚世界里。是的,这泥土的芳香、家禽的呜叫、河水的欢唱,一切的一切都印有我太多太多难忘的记忆,让我魂牵梦萦。每来这里一趟,我都会收获很多从前不曾拥有的东西。每踏上这片土地一次,我的情感便会得到一次淋漓尽致的升华。开始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故乡呵,你好温柔!”我忍不住脱下鞋袜,与这迷人的土地来个亲密接触。我不是一个抵挡不住诱惑的人,可这是故乡的土啊,这是在心海里沉淀下来的温柔呵,这是从开始爬行到最后的死亡都和这块保持着零距离的土地。岁月可以无情地改变着这里的容颜,但始终无法改变一颗寻梦的心。我眷念着这块土地,它寄托着我对故乡深深的思念之情。这种眷念出自于未泯的童心,是最简单最朴素,却又是最真诚热烈的。故乡熟悉的一草一木诱惑着我,让我感受到一种发自人之初的真实和感动。可,如潮水般无法阻挡的公路网络化建设工程正方兴未艾,田野和村庄正在迅速消失。我眼前脚下,祖祖辈辈栖身于此的村庄,千百年来父老乡亲们赖以生存的耕地,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四通八达的公路。那时,赖以生命的根系汲取养分的沃土消失了;那时,将生活在时代的洪流之中,连回头的地方都没有了然后,再也找不到什么东西能够承载对祖先与故乡的纪念。现代化进程和古朴的乡土气息碰撞着。以后,哪里能活下去,哪里就是家乡……   故乡,一直是历代炎黄子孙咏叹的主题词。尽管总有“日暮乡关何处是”的思乡之苦;可是一句“少小离家老大归,乡音未改鬓毛衰”,诚然有着许多无奈与感伤,亦能从中读出隐藏着的如释重负与淡淡喜悦。故乡,最终还是成为游子们骸骨和灵魂的皈依之地。如今,要刨开自家的祖坟,把祖先的骸骨从棺材里取出、敲断,然后重新入殓,集体迁往一个生疏的地方。随着祖坟的迁移,我的故乡也开始埋葬。村庄将要消失,田地将不复存在,传统农业社会聚族而居、鸡鸣狗吠的“田园牧歌”景象也将会随着公路建设而消失。储存在基因中的那些印记,将会随着故乡一同灰飞湮灭;一直铭记在心的可爱土地,也将如同远去的童年和青春一样一去不复返。我的心在哭泣。从此,脑海中的旧时记忆渐渐的只剩下一些碎片,再也找不到什么可以承载我对故乡的眷恋了。从此,世世代代务农的人们正在改变着着身份。从此,这些与家族、自然、四季密切相关的人们将被孤零零地悬挂在钢筋水泥里,无乡可依。   从故乡出发,审思自己家人、邻居,及其生活方式、思想需求,然后再来审思这个时代的发展。找回故乡,需要重新审思自己与这个国家、与这个民族的关系。我站在故土上,用目光和脚步丈量村庄的土地、树木、水塘与河流,找回内心丢失许久的安宁。“当一个儿童/在土豆地里咿语;/穿过长夜守望者的梦,/它的清唱来临。/纵使你远远离开,/到世上最寂寞的所在,/往后的岁月,它执著的声音,/仍然会萦回在你的心里。”(奥地利著名诗人里尔克:《民歌》)“如今终于见到了辽阔大地,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思乡,是人类社会最为古老的情感之一;归乡,也是千百年来人们获得安宁与休憩的重要方式。对农耕文明早熟的炎黄子孙来说,这几乎是一种近似宗教的仪式。古老的乡愁,是对于农业文明的一种想念,是与自然界和谐相处的一种精神方式;农业文明下的状态与四时相合,春种秋收,晨起昏睡。人类进化到高科技时代,人之本源被急剧地抛弃,人与自然没有关系了,与四季没有关系了,现代人被孤零零地悬在都市的钢筋水泥里。故乡,一直是历代炎黄子孙咏叹的主题词。的乡愁,是一种开心一种向往:故乡美啊,呆在那就是舒服。如今的乡愁,是在怀念人的自然属性;思念的是与自然、与大江大河的一种相互偎依的感觉。如今的乡愁,是一种传统的回望,找回曾经支撑维系我们这个民族发展的最朴素的道德方式;面对将来陌生的生活,用族群的脐带来汲取养分来培养沉静来增添力量。如今的乡愁,觉得那里的自然界还在,能够找到一种生存感,一种活着的感觉。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拥有许多种财富,这些财富没有贫贱之分,只要好好把握,它将永远伴随你。家国家乡、家族家园,是民族记忆中最宝贵的精神依托、精神财富。重返故乡,与故乡做最后的吻别,让故乡画面定格在手机里,在脑海里留下对故乡最后的记忆,并让记忆承载生命的厚重。双脚踩在这美丽而熟悉的土地上,踩在这温柔的诱惑里,看着前方,不想一下子就走完脚下这条路。刚刚去世的母亲曾经告诉过我,我两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妹妹,农忙时节自个儿坐在田埂上玩着泥土,母亲背着刚生下来没有多久的妹妹和村里的大人们一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插着秧。我把稚嫩的双脚插入灰色的水稻田里,蚂蟥爬上了我的腿上,我哇哇大哭,母亲赶紧过来猛拍我的腿部,蚂蟥被迫掉了下来……在有月光的晚上,躺在竹床上摇着妈妈的大蒲扇,数着天上的星星,听着妈妈那总也讲不完的故事……在炎炎烈日下,摇着小船慢慢悠悠地钻进荷塘之中,采菱摸鱼捉蟹,再扎猛子玩狗刨,把黝黑的肚皮漂在水面上……右侧的那片竹林,记得一场春雨过后,竹子想出来透透气,便从土里往外钻,片刻间竹林便全是竹笋,我们几个小伙伴结伴去挖竹笋。夏天,竹林里却透着凉爽,我们这些小屁孩在竹林里唱呀、跳呀,一起躲猫猫。坐在歪倒的竹子上荡来荡去,就像城市里的孩子在荡秋千一样玩耍。故乡的竹林呵,你是否还记得我童年娇小的身影?故乡沉默着,如古朴的慈母在审视着自己……那个不远的终点已经看到了,远方的老屋在向我招手,已经听不到往日喧哗的孩童叽喳声和女人呼猪唤鸡声了,唯有炊烟依然袅娜向上弥漫着。我的心有了莫名的振颤,整个身心似乎化进了天空中浮动着的古老尘埃和眼前茫茫一片的原野里,觉得每向前走一步,脚底就是一痛,可为何不能放开脚步稳妥地前行?是好长时间未走过这么凹凸不平的田埂土路了,还是这块美丽温柔的土地吸引了我?我蹲下来,双手捧起一把泥土闻着它的芬芳,泥土里有尘封的美丽和回忆的灵魂。在这个充满灵秀的乡野之中,溪水淙淙,我对这清澈见底的溪水喜不自胜,伸手一掬入口,一股清凉的气流瞬间流遍四肢百骸,全身上下无一不感觉舒坦……   置身于故乡的田间村野,一切尘世喧哗熙攘皆抛却在脑后,尽情吸嗅着故乡的一切气息,阳光是明媚的,风是温煦的,泥土是芳香的。凡世间的所有俗事杂念此刻已经离我很远很远,困扰了我多时的那些愁绪,终于也舍我而去。看那澄澈的天空,有鸟儿飞过,却未留下一丁点的蛛丝马迹。此时我居住的那个城市那个小区里,中心花园已经百花争艳了。花,有开就有落,自有定数;凝望这熟悉的村落熟悉的田熟悉的水,缘生缘灭,不也一样有个定数?   也许原该存在的依然会存在,不该存在的会自然消失,我愿此时的我依然停留在童稚时期。如果,晚上有流星飞舞,我一定要许下这样一个心愿:简单的、快快乐乐的生活着,童稚之心永恒。 成年癫痫病怎么护理辽宁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病好的药物?奥卡西平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