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幸运密码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中考作文
所以,当我爸妈他们那个棚户区改建成了,临时搬迁出去的住户,可以入驻的时候,我老婆就说;要不就别叫爸妈搬了,咱俩过去住吧。也就是偏远点,咱俩年轻,也不过是上下班多跑点路。我看爸妈和咱闺女是离不开幸福公园的了。   听了老婆的这几句话,我别提有多感动多激动啦!这个想法已经憋在我肚子里好几天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向老婆开口。我激动地抱住老婆就使劲亲吻了两口。本来我是想一连气亲吻上三口的。却被老婆一把推开了;叫孩子看见,大白天的。   其实这个棚户区改建的新小区,是在原红旗锅炉厂和红星小型电机厂家属区,一排排小平房的原址上建设的,是区政府作为示范和样板,重点建设的新小区。所以,区政府就想给小区起一个响亮点的名字,就在小区大门口的告示板上贴出一个公告,向小区的住户征集给小区起名字。我因为好摆弄摆弄文字,上大学时还给校报写过几首小诗,就在心里酝酿了几个挺诗意的名字:比如《和谐小区》,《仁爱小区》,《阳光社区》,《爱之巢花园》,《爱之乡家园》,《爱之源家园》。   我之所以想把小区的名字跟“爱”字挂点钩,有点联系,是因为我每天上下班,都能看见一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妻,手拉着手,或是手挽着手,在小区或是小区前面的街道上散步。有时不知老太太说了句什么话,直逗得老头哈哈大笑,老太太也跟着笑,两个人笑得一脸灿烂。有时遇上下雨天,老头就会高高地举起胳膊撑起一把雨伞,因为老头的个子,没有老太太高,比老太太矮半头,所以,老头就得把雨伞举得很高,而且一定会更多地往老太太这边倾斜,让雨伞更多地遮在老太太的头顶上。而这时候,老太太也会更近地向老头靠拢,把身子紧紧地贴住老头的肩膀,老头就会用另一只胳膊紧紧地搂住老伴的后腰,两个人就会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那种亲热劲,常常令我看得眼热心跳。觉得足可跟当今那些浪漫的少男少女们媲美。直叫我羡慕得有点妒忌。   后来我听门卫的李大爷说,那老王头可不简单,曾是红旗锅炉厂的一名老技师,老劳模,三八红旗手,参加过全国群英会,还跟周恩来总理照过相呢。   哇!这老头这么厉害呀!更叫我大为感慨不已。   一回家,我就跟老婆说了我看见的两位老人亲亲热热的情景,老婆竟噗哧一声笑了说:咋的?你也想浪漫浪漫?要不哪天,咱们俩也挎着胳膊肘,在小区里走上一圈。秀秀恩爱?   我赶紧摆手:算了吧。咱俩还是别秀了。别叫人家说咱俩是耍猴。老婆,你还是帮我参考参考我给咱们小区起的这几个名字吧。老婆拿过我写有几个名字的纸片,一边看一边评论说:和谐小区,仁爱小区,阳光社区,这些都有人叫过了。爱之巢,给幼儿园挺好。爱之乡,挺适合老年公寓的。爱之源,爱的源泉。这倒挺有意思。要我看哪,还不如就叫《爱心家园》。让人人都有爱心,让世界充满爱。不是有一首歌,叫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吗?   《爱心家园》不错不错!挺好!还是我老婆厉害。行,咱们就把这个名字报上去。   行了。你也该把心思放到正事上了吧。爸下星期就要做手术了。手术费咱俩还没张罗够呢。   老婆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呀,老岳父要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费需要二十万元人民币。他们亲属那边才凑够了十万元,那十万就得靠我们俩想办法了。家里存折上也只有六万元,是准备给女儿以后上小学和中学作择校费用的。都拿出来,还差整整四万元呢呀。   老婆就把她仅有的几样能值点钱的手饰,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银手镯,还有我老舅送给她的一块瑞士劳力士,全都拿了出来:把这些都当了吧。救病如救火。爸妈养了我一场,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扶养长大,为了给我挣上大学的学费,我爸一个人打三份工。我爸的病都是为我累出来的——   说着说着,老婆眼圈红了,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我赶紧把一方纸巾递到她手里,一边安慰说:你别着急,我再向亲属和我的几个同学和朋友筹借点。是呀,现在是该咱们报答父母亲养育之恩的时候了。   终于凑够了十万元钱。老婆一直在医院陪护岳父,叫我今天早晨把钱送过去,赶紧把手术费交上。因为我的短袖衫上衣没有口袋,装在裤兜里又怕掉落下去。我就找了一个小皮夹子,把钱装进我体捡时装病历的一个塑料袋里,再装进皮夹子里,把小姆指勾住皮夹子上的一个小皮套。觉得这样一定是万无一失了。   我骑上摩托车,驶出小区,沿着小区门前的一条大路,一直向北行驶。因为这条马路来往的车辆少,行人也少,加上我想尽快赶到医院,到了十字路口,也没注意指示牌上显示的是红灯,依然照直前行。却没想到,那对我每天上下班都能看见的老夫妻,正相互掺扶着,踩着斑马线在过马路,正走在马路中间。我急忙一打右舵,结果还是把老头刮倒了。老太太赶紧去扶摔倒在地上的老头。我犹豫了一下,却没停车。心里想,只是刮了一下,不会怎么样吧。我得尽快赶到医院,把老岳父的手术费交上,还得赶紧赶到单位,参加九点钟的例会。要是迟到,这个月的奖金可就泡汤了。   于是我更加大了速度,没用上二十分钟就开到了市立中心医院住院部的大楼前。老婆早已经站在医院大门口等着呢,看见了我,小跑着迎了上来。我在停车场放好车,一抬手,却发现小姆指勾住的皮夹子不见了。   老婆听说我把钱丢了,差一点哭起来:你是怎么的啦?你呀!丢哪儿啦?快去找啊!   我登时吓出一身冷汗,只得慌慌张张顺着原路往回找。尽管我把我的红眼珠瞪成了牛眼珠,四处撒眸,连一根草棍都不放过。却还是踪迹皆无,连个皮夹子的影都没见到。心里说:这下可是彻底完蛋了。谁捡到谁能还哪?那可是十万元哪!就算是有好心人捡到了,想还给你,也找不到失主啊!这可是老岳父的救命钱哪!下星期就要作手术。就我们俩这工薪族,还能上哪去凑十万块钱哪?   一路垂头丧气地推着摩托车,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那个十字路口。一抬眼,却看见那对老夫妻,正双双肩并肩坐在马路牙子上,往这边张望呢。心想:坏啦!刚才我把老头撞了,是不是在等着找我算账呀?想躲是来不及了,那对老夫妻已经发现我了。这时只见两位老人同时举起手,朝我摇动着,好象是在招呼我。   我迟疑着,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是不是正等着我,要和我说道说道?还是叫我送他们上医院?谁叫我把人撞了,没停车,又没道歉。老人怎能不急眼!   可是,我忽然看见那个王大爷朝我摇动着的手里,好象握着一个什么东西——   呀!是皮夹子!我的皮夹子!!   我三脚两步奔上前。却一眼看见大爷裤子的滕盖处破了一个洞,上面还沾有血渍。   我一下子愣在了那儿,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大爷见我一脸窘态,故意轻描淡写地说:不碍事的,只是刮破一点皮。以后开车可别那么毛愣。闯红灯多危险哪!又举着皮夹子问我:小伙子,这是你掉的吧?   是,是——   我估摸着是你掉的。里面还有一个装病历本的口袋,上面写的名字是陈超。   是是,我就是陈超。   你是不是急着要去上医院哪?   是是,是我老岳父要做心脏搭桥手术——   我几乎带上了哭腔。一时不知该怎么向老人表示歉意,更不知该怎么表示感谢。   大爷,真的对不起!真对不起!——我强忍住禽在眼眶里的泪水珠。   没事的。那你快去吧。家里人不知咋着急呢。   大爷,大娘,真的对不起!谢谢!谢谢!   接过皮夹子,我向两位老人,深深鞠了三个躬。   在赶回医院的一路上,我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噗簌簌潸然滚落。心口窝里热热的。却一直又酸又痛。   哈尔滨羊癫疯医院石家庄哪个医院可以治癫痫病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的更有效荆门看癫痫那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