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乌苏里江奇景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重生小说
破坏: 阅读:2245发表时间:2014-11-16 23:40:06
摘要:乌苏里江畔的八五八农场,这场连续的暴风雪,使三十厘米厚的积雪覆盖大地。山川、道路、河流变成了银白的世界。气温由零上十几度,下降到零下十多度。乌苏里江面结成了一层薄冰,托住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在风的吹拂中形成了道道雪岭。

近日来,我国东北边陲,黑龙江省的中俄界江——乌苏里江边,连续三天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这场雪,开始是微寒的天空中,从彤云密布飘下微小如面粉的雪面,洁白光滑,让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当北国地面上银白铺地,微风吹拂之时,雪面变成了小冰粒,刮在脸上,让人体会到清凉冰爽的快乐之感;入夜,变成了漫天飞舞玉龙,鹅毛般的雪片漫天飞舞,溯风怒吼,天地间浑然一体,观雪的惬意,变成了惊叹——压青松的暴雪呀,又来考验北大荒人来了!气温急剧下降,家家关门闭户;一夜狂风吼,雪平沟壑封通途;天亮了,雪仍飘,风渐小,气温骤降,举目万物披白袍,戴银帽。顽童打雪球,滑雪橇,清洁工冒雪挥锹清街道。铲车隆隆开始铲主道……
   乌苏里江畔的八五八农场,这场连续的暴风雪,使三十厘米厚的积雪覆盖大地。山川、道路、河流变成了银白的世界。气温由零上十几度,下降到零下十多度。乌苏里江面结成了一层薄冰,托住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在风的吹拂中形成了道道雪岭。
   紧张地清雪工作,进行了两天还没有打通所有的道路,人们还在忙碌中。
   昨天——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气温回升了。积雪下成了一层雪水,屋檐挂上了冰溜,一派春意盎然,暖融融的天气又回来了。我刚吃过午饭,突然有电话打来说:“乌苏里江跑冰排了,咱快去拍照吧?”我儿子接了电话后,背起照相机就要和摄影家协会的兄弟姐妹们,去乌苏里江边拍初冬的江景,留下秋冬接替,跑冰排的镜头。
   “竟瞎掰!现在乌苏里江还没到封冻期,哪来的冰排?逗你们玩,你们也相信。”我没好气地说他们。
   “是真的!来好几次电话了,说往年没有的这时跑冰排,现在跑冰排比春天的还壮观,这是千载难逢,不留下珍贵的照片太可惜了。老爷子,你也去看看吧!”
   这还真是稀罕事。我在乌苏里江边已经五六十年,还没听说,更没看见过没到春天,没进冬十伊春癫痫病医院口碑月就跑冰排的事。我疑疑惑惑地坐上这些摄影爱好者的车,碾压着泥泞的积雪,去了乌苏里江边。
   江边也是一片银白的世界。褐色的树,枯黄的草,都挺出雪地,被蒙蒙的薄雾笼罩着;江岸边,江堤上反扣着的渔船,被雪岭掩埋着,只有向阳一面,才显露出真面目;江面上,不见涛涛的江水在滚动,只见大大小小的冰排,载着怪状奇型的积雪,在缓缓移动;江对岸俄罗斯边的树木、原野也被蒙蒙的雾气所笼罩,只见轮廓依稀;天空雾气薄薄,阳光顽强地射出七彩光芒,使云雾在半空中显现出奇光异彩的光环。微风吹拂着面狭,而听着音乐般冰排轻微地碰撞声,我有些心旷神怡了。太美了!大自然真是对我这古稀之年的人太眷顾了,竟让我欣赏到这有生难逢的壮丽美景!真是三生有幸。不由的使我回忆起记忆犹深的换季暴风雪——
   大约是上世纪的一九七〇年农历十月初一,那天是我打夜班。白天,天空阴云密布,我的曾经受过伤的双腿,阵阵疼痛,天气闷热难耐。我凭在北大荒的经验感觉到,这是要封冻,今天夜间定有暴风雪,觉得这翻地的夜班够呛了。吃完晚饭后,天上飘起了雪面,气温开始下降。正在这时我的助手小许来了。
   “今天这夜班还能打吗?弄不好要下大雪封冻了。”我迟疑地说。
   “连长说了,就是下钢刀,这夜班翻地不能停,抢翻一亩是一亩。”小许说。
   我一听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阵,披上棉大衣说:“走!一切行动听指挥。咱翻地去!”
   雪越来越大,风越刮越紧,天越来越冷。
   我们你刚开始翻地,还能翻起黝黑的新土;可是翻了几圈后,渐渐地翻成了越来越多的冻土快;到夜间九点左右,翻起的竟是脸盆大小的土块。“这还能翻吗?”“翻!只要大犁能入土,地就能翻!”领导的话给了我勇气,“抢干秋翻地,克服困难要继续!”
   雪仍在下,风还在刮,车灯的光照不出两米,我们翻地没有停。
   地在雪下冻土层越来越厚,大犁如土成了问题。我们就用油压的“压强”。强迫犁铧入土,翻起锅盖大小的冻土片。夜一点左右,我与小许吃了夜班饭,继续翻地。刺骨的夜风逼得我不得不系紧大衣的扣子,在腰间捆上绳子。没想到刚一压下大犁,“嘎巴”一声,机车的起落平衡臂突然断了。翻地不停也没办法翻了。
   拖拉机坏了,我的腿也痛得难以坚持了……
   看着眼前秋冬相交的大自然的奇美景色,回忆当年那秋冬相交的艰难无奈。我突然悟出:当年不是没有荒原佳绝奇景,而是那繁忙的劳累中,谁有观赏美景的情趣呀!
   就是到了二〇〇几年,也遇一场几场换季大雪。这一年,刚到农历九月末,突来的换季大雪接连下了三四场,平地积雪半米多深。丰收的水稻刚开始收割,便全埋在雪里。机车下不了地,人割在北大荒这地广人稀的地方,几十万亩稻田谈何容易?那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门。全场动员人机齐心扣水稻,场面是何等壮观?为什么就没人去观景呢?灾难面前,哪有心去观景啊!
   现在就不同了,标准化的农田,旱涝保收;年年不等大雪到来之前,丰收的粮食已经是颗粒归仓。如今已经是农闲,有这样的奇异景色,哪有不看之理?
   人生处处逢妙美,怎得今朝奇景新?
   春风吹来寒天暖,边关初冬恩慰人。
  
   (2014-11-16)

共 1971 字 1 页 首页武汉看羊角风正规的医院/article/showread?id=491752&pn2=1&pn=1">1
转到
洛阳哪家癫痫病医院评价好SESSID=5rt1fcmlu30gm0cun4b2p3ju52">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