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恩】免单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重生小说
遇到老人癫痫发作应该怎么办ph1/fda42cdb715636053a58c7bc151bb8cc.jpg" alt="【八一•恩】免单(小说)" class="chatu" /> 一
   星期一这天,吴用起了个大早,开着奔驰E320从家里出发,赶往银河量贩KTV。
   九点钟刚过,他已经把近百里辗轧完了,把车停在商业楼的后院。乘坐KTV的专用电梯,就到了四楼KTV大厅,大屏幕上正在播放《你是我心中的一首歌》,他转过博古架,从蓝花瓷大花瓶旁边走过,匆匆往机房走去。
   他忐忑昨天杨总到机房想看什么?又看到了什么?杨总到机房,吴用感觉很突然,却想不明白。一路上他边开车边在想:将来,杨总还能留自己多久?KTV里谁是杨总培养的接班人呢?这个人掌握多少KTV的运作技巧呢?杨总到底掌握了多少情况呢?杨总大概不会让自己再继续了。吴用隐隐有预感。杨总几次看财务表情的眼神,阴沉得能结霜。每次看完财务报表,他就看着窗外,心思飘远,不知道杨总那眼镜后边的眼睛看到了什么?因为杨总不问,许多事情都无法猜测,让人琢磨不定。
   机房的老马还在打着盹,吴用推了推他,老马一个激灵醒来,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眨了眨眼睛,才看清是KTV经理吴用,招呼:“吴总来了。”
   吴用在老马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昨天生意很好?累坏了吧?”
   “昨晚前半夜房间全部开了。后半夜多是夜场欢唱套餐来的。我这会儿有点瞌睡。”
   “昨天杨总也来了?”吴用接了一问。
   “嗯,他陪朋友唱歌,顺便来转了转。”
   吴用审视地看了老马一眼,据说老马大学毕业就跟杨总七、八年了。吴用每次想起老马,心里就跑蚂蚁般地痒痛。老马会忠于杨总?还是忠于自己?吴用过去的认知里,老马是个贪婪的小人,贪婪的人是吴用需要的,喂饱老马就没事了。但是今天,吴用得重新考虑老马这个人了。
   吴用想起KTV开业一个月期满那天,他也像今天这样起大早来KTV的情景。老马妥帖地按照姜东的月收入数字,隐去了机房软件里免单一项。在杨总办公室那套十万元买来的花梨木家具前,老马谨慎地回答杨总提出的,软件可以看到的项目分目、合计,老马糊涂中藏着精明。老马是杨总的老人,有老马做挡箭牌,吴用和姜东的操作,就顺利多了。
   那天,杨总高兴坏了,抑制不住开业大吉,头一月营业额六十五万的喜悦,当场就说:“提出两万,作为KTV的奖金,吴用你自己拟定奖金发放方案吧。”
   “谢谢杨总。我拟好奖金发放方案,再请您过目。”吴用也很高兴。吴用高兴的可不仅仅是杨总给的两万元奖金。分这两万元奖金,KTV大大小小三十多号人呢。
   吴用发现每次看老马,老马都糊里糊涂的。吴用总感觉老马的眼睛背后还藏着一双眼睛,糊涂的背后也好像藏着些什么。吴用焦躁怎么就看不透老马呢?
   姜东满头大汗地赶来机房,一脸歉意:“吴总,今天这么早!”
   “都什么时候了?你才来?你那车是蜗牛啊!?”吴用拉长着脸说,声音低沉。
   姜东辩解:“刚九点半。”吴用就知道姜东会这样说的。
   “走吧,走吧。去十五楼办公室说,看看小李来了没有?”
   吴用印象中的姜东总是迟到,做事很不积极。姜东还是一个做事拖沓的人。什么急事到了他这,都如同水草堆倒进了湖泊,得等他慢条斯理地理出头绪,别人是急不来的。姜东皮肤白皙,身上的衣服总是干干净净,姜东做事的拖拉和他的衣着没有丝毫的关联性。吴用记得,每次杨总布置的事情,三天完成的,姜东都会有各种理由,拖至一个星期后,甚至更久。最后居然都会找出一个拖拉带来的意外收益,不管如何牵强附会,姜东的如簧巧舌,把杨总说得高兴连连。事情往往被姜东拖得奄奄一息了,姜东才把当事人三头对六面召集在一起,快刀斩乱麻,茄子一行,豇豆一行。看着久拖不决的事情,姜东出面就解决了。杨总就对姜东很是满意。杨总往往就疏忽了是姜东疲沓才导致了事情久拖不决。杨总要的是解决了的结果。姜东对杨总摸得很透,吴用就感叹:“姜东对付杨总,绝对一把好手。”
  
   二
   “小李啥时候来?”吴用问。
   “咱们在这儿等着,她在顶层大办公室,马上下来。”姜东轻声回复一句,两人拉开椅子坐下来。
   小李抱着账本走进KTV办公室,打量着先她而来的两位领导。打开饮水机,就拿着抹布,快速收拾桌面和椅子,这间办公室是他们几个私下占用的,主要用来商量KTV账务调整事宜的。这间房子只是临时用,十五层如果整层租出去,他们就得把房子腾出来。装修顶层办公室时,淘汰下来的会议桌,椅子,都被他们挑拣着倒腾过来。西南边墙根有饮水机,那是姜东在工程部拿下来的。
   小李收拾完了,翻开账本看起来,等着两位领导的安排。吴用问:“这个月KTV的收入汇算好了吗?免单额多少?赶紧把关键几个数字送给相关人员,昨天杨总到机房去了,老马说得轻描淡写,我咋觉得没那么简单呢。”
   小李看着账本回复:“这月收入628598元,提出免单62800,KTV收入是565798元。”
   小李回答完了,低头想了一会儿,今天早晨她开始觉得杨总好像提防着她了。以前她去打扫杨总办公室,杨总的花梨木老板桌,只锁一个中间的抽屉,现在抽屉全锁了。她早晨看见桌子上一张KTV的优惠卡,习惯性地想放进右边的抽屉,一拉抽屉发现居然锁了。她也未及多想。
   小李隐隐担忧地看看两位领导,他们肯定猜到杨总去机房的可能性了。他们两个胆子也太大了。也不想想,杨总大学学的可是银行精算专业。每月提出十分之一收入额,做小金库的私分金额,美其名曰:免单。杨总查到了怎么办?她是财院毕业的,却反感、惧怕做会计,怕担风险。本来想做个出纳,就管管钱的,图个轻松。却也无法独善其身。居然卷入这么让人心神不宁的行为中。小李麻痹着自己,过一天算一天。
   “都三号了,明天把数字报给杨总,行不行?”吴用拇指压着的其他四指陆续排列着“哒哒哒哒”地敲击着桌面。
   小李点点头说:“明天行。书面报还是口头报?”
   “书面报吧。”
   小李拿过一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够看好癫痫病张收入表,抄了几个数据进去,盖了KTV的公章,放在桌面等干的间隙里,小李担忧地问:“杨总知道了这件事,我们怎么办?是不是要交出以前私分的钱啊?我天天晚上睡不着,睡着就夜夜做噩梦的。”
   吴用思考了一下,安慰说“小李,你想太多了。杨总怎么会知道?即使他知道了,也不会和你过不去,大不了你提前辞职就完了。”
   姜东安慰她:“哪儿就会有事情?你分的那些钱,永远也不要再提起。该干什么干什么。”
   吴用看了一下手机:“那就这样吧。分头进行。姜东,你最好储备一个机房人员,换掉老马。我再去KTV盯一会儿,下午提前就回去了。我约了一个朋友。”
   “好吧,分头行动。”
   吴用去KTV视察小超市,教了理货员怎么样摆拉菲的红酒架,更显得有档次。去收银台坐了一会儿,看了会儿爆米花,碰巧教一个新的收银员进入糯米网的商家后台,验证了一单订单,开了包房。吴用才走出去,大厅的大屏幕歌曲已经换成《说散就散》,他听着皱了皱眉,叫了一声:“高新。”一会儿,一个着蓝色西服,扎着领花的精干小伙子,就快快跑到吴用跟前:“吴经理,听说您找我?”
   “去把歌曲换成《凉凉》吧。”高新立即潇洒地转身去了。一会儿新的音乐响起,吴用正在关闭电梯,音乐送他缓缓而下。
   他走过一楼大厅,去后院坐进汽车,系上安全带,然后启动。自动门自动抬起,他开出后院,开过左转向,看到银河量贩KTV的门头,白天看起来,门头显得平凡。没有晚上那么灯光闪烁,少了夜晚的立体美感。车右转过十字,一溜烟地开走了。
   “等杨总先动作,我看看再说。”他稳妥地想。
  
   三
   E扬软件公司的刘建下午两点接到吴用的电话,正在饭后补觉。刘建昨天连夜加班装了一家公司的软件,快十二点了才离开。他想着今天好好休息。刘建接起吴用的电话,听明白吴用想换掉机房的小马,让自己给他推荐一个人。刘建答应帮忙物色,然后若有所思地挂了电话。刘建又打了一个电话,对方答应明天把人给他带来。刘建欣慰地笑了。
   老马晚上夜班,倒腾得机房电源短路,KTV黑灯瞎火十分钟,本来这是个奇怪的事,姜东,吴用,纷纷打电话问询老马,老马正莫名其妙。这天晚上老马就没碰电路,KTV忽然停电后,电工小蔡来倒腾了一会儿,就说机房短路了。一会儿KTV的头,纷纷问他,他还正一头雾水呢。
   老马是从银川市区走出来的,父母是普通工人,家里兄弟姊妹七个,他在西安上大学期间就认识了杨总,那时杨总在他大学附近开商场,刚开始创业,老马开始是在商场兼职。毕业时,杨总留他,老马就没回银川。老马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人生,这点他明白得很。要不然他将面临跟兄弟姐妹一样熬煎找工作的日子。他学习时很刻苦,跟了杨总,工作勤谨、绝对忠诚、做事三缄其口。现在老马也成了银河量贩KTV的小股东,KTV哈尔滨看羊癫疯最好医院的伙计对他也很客气的。
   老马第一次知道杨总手里有KTV机房的收入软件详细记录,他就心惊了。老马明白:吴总和姜东太自作聪明了。杨总,那是预备做银行精算师的人才,在他的KTV里隐匿收入,那不是自掘坟墓吗?老马同时惶恐,杨总手里的软件记录,从哪里来的?杨总从没有问过自己。说明杨总不信任自己呀。老马的额头渗出汗来,自己不是准备和吴用、姜东他们同流合污嘛?!老马惊出了一身汗。那段时间变得沉默寡言,晚上睡不好觉,白天提不起精神来,老马索性糊涂起来。“他们每月给我分8000元,这是我存的卡,给你吧。”老马对杨总说。
   “卡你拿着,钱你也用着,我知道就行。”有一天老马夜班后,睡在机房,恰好杨总中途有事提前走,老马坐杨总的轿车回家。老马坐在副驾上,向杨总说起私分的钱。杨总一副了然在胸,丝毫不马虎的行事作风,老马就暗下决心:“永远,不要试图欺瞒杨总。”
   “你怎么得到软件数据的?”老马故意轻松气氛地问。
   “你看,我这车是不是该换了?上次居然锁死了组合开关总成,你帮我留意一下SUV车?看看哪款车好?”杨总像没听见老马的问话,扯起了换车的话题。
   老马接口回答:“好的,我最近夜班结束了,抽时间去车市上转转。”
   老马又问:“您倾向于美系车?还是德系车?”
   “都先转转。然后再比较确定。”
   老马露出了笑容,自他知道杨总从别人手里拿到了软件记录,第一次显得轻松。他了解杨总,这次是杨总提前把自己拉到他的阵营里。以后自己要主动站在杨总的阵营里,不能再糊里糊涂、抱着侥幸心理。杨总是大学毕业从煤老板父亲那里,拿二百万创业基金,短短十年时间打拼出一个商业王国的人,那是什么手段?什么头脑?老马暗忖,以后绝不会犯方向性错误了。
   刘建见到了准备替换老马的人选,杨亿伟,一个做事磨叽,反应慢半拍的人,学计算机刚毕业。杨亿伟坐在那里,见了刘建也不招呼。刘建问他:“你是哪里人?有工作经验吗?”
   杨亿伟听着他的问话,看着要说话的冲动。半天才不急不慢地回答:“我是山西人,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刘建眉飞色舞地给他讲:“那我尽快教你熟悉软件,见了吴用,你第一不要说自己是山西人;第二不要说没有工作经验,你就说没有KTV工作经验,有超市工作经验。”他们在银行大厅的座椅最多不过待了二十分钟。离开银行的时候刘建就明白,杨亿伟肯定能被吴用看上,解决掉老马不是问题。果真如此。
   杨亿伟是个实在的人。他严格按照吴用约定时间,三天后的中午一点出现在银河量贩KTV机房,吃了饭迷迷瞪瞪的老马当即被开除了。老马怔怔愣愣地收拾了自己在机房的几样物品,霜打的茄子一样,步履沉重地走出了KTV。
   第二天,老马被带到到杨总另一个城市的KTV上班了,老马在街上走了好几个来回,庆幸“自己没有被杨总抛弃”,一遍一遍地重复他的兴奋和后怕。
   老马走了,一直担心老马坏事的吴用暂时安下心来。他认为杨亿伟是个可造之才。恩威并施,杨亿伟不会背叛自己。
   那天吴用去了机房,看了看杨亿伟的上货记录,杨亿伟做事是认真的,每一种物品都上在同类商品的下边,编码也没出错。吴用对杨亿伟讲了机房工作的重要性,KTV的换班时间,机房的岗位要求,絮絮叨叨地说着,唯恐落下了什么。拿着手机要走的时候,吴用转向杨亿伟,说了一句:“机房的工作,忠于领导很重要。”
   杨亿伟看着给他微微一笑:“说得对。”还眨了下眼睛。杨亿伟心里嘀咕:“你说的是忠于你吧?”
  
   四
   吴用给杨总汇报把老马开除一事。说老马玩忽职守,机房短路,导致KTV停电十几分钟,杨总生气地呆坐着。吴用告诉杨总,刘建介绍了一个机房的人。吴用发现杨总听了开除老马,居然还憋着一股怒气。吴用心里暗暗轻松。
   “看起来老马没有和杨总一块?杨总那么生气老马?你说我们是不是错怪老马了?”回到十五楼办公室以后吴用对姜东说,一脸疑惑。

共 7962 字 2 页 首页12在武汉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钱?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80219&pn2=1&pn=2"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