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檀香】奔 跑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重生小说
一   西北风稀里哗啦的一顿猛吹,总算把盘踞了好多天的雾霾给赶尽杀绝了。天空开始安静地蓝了起来,太阳亮晃晃地照得四周闪亮扎眼。   杨小四的心情就如这蓝天、这阳光,那个好呐真是美得没法说!儿子去上学了,老婆王云芳又不在家,一个人的事,这午餐杨小四就随随便便糊弄了一下。杨小四把昨晚吃剩下的一些剩菜剩饭全都一股脑地倒进了电饭锅里,然后往里加了点开水一锅煮,算是来了个咸泡饭。虽是卖相难看了点,可杨小四吃起来倒也是滋味悠长。   潦潦草草地应付完午餐,杨小四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刚过一点钟,还早。杨小四口中轻快地吹着“今夜你会不会来”神情悠然地下了楼。   或许这几天正在大整治,或许此刻大家都还忙着上班,反正这会定海路人流算不上多。稀稀拉拉三三两两的,和热闹时段的密集人流根本没法比。   不过在杨小四眼里,就是这样一种人流量却是正正好好。杨小四认为人流太少,生意做不出,人流太多,会有人来管,两者都不是最佳的出场时机。杨小四认为只有在人流不多不少的情形之下,才是可以甩开膀子大干的好机会。用杨小四常说的一句话来表述,北京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家就是处于一种安全值之内。   现在,礼拜五,下午一点半左右,人流不多不少。天时、地利、人和,全都齐了。而且,看看这蓝天,瞧瞧这阳光,绝对属于最佳窗口期呐!   毋庸置疑,这个杨小四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每个礼拜五的下午,那丁大德都是轮休的,都多少年了,他丁大德这样的老规矩似乎从来都不曾被打破过。至于缘由杨小四也是早就摸准了的,因为丁大德有个读高三的女儿,正是快要临近高考的关键时刻。为了能够让女儿考上一所好学校,每个周五的下午学校提前放学后,丁大德都会送女儿到文化宫去补习功课。   杨小四娴熟地把三轮车悄悄踩了出来。在定海路和水杨路交汇口的裤裆处,他稳稳当当地把车停妥。这个裤裆的位置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在杨小四看来,这个位置地理优势堪称优越,它视野开阔信息灵通,能够让人耳听四方眼观六路。每遇险情,杨小四常常是一个劲地朝左裤腿的方向跑,如果左裤腿的方向跑不了,他就直奔右裤腿的方向,如果右裤腿的方向遇阻,他还可以朝躯干方向使劲钻。总之在这绝佳的地理位上,无论遇上什么险情,成功突围的机会都要比别的地方大得多。再说吧,这杨小四无论是胆量还是车技都属一流,他不仅能够把三轮车踩得风驰电掣,而且在人多路窄的时候还能扭着屁股把三轮车来个九十度角倒立,仅仅让两个车轱辘在地上呼啦啦地滚动,那动作潇洒得如同赛车手在玩漂移。   其实杨小四这辆三轮车是经过精心设计和改装的,因为在多年的实战中杨小四发现,新买的三轮车根本就是绣花枕头一包草不实用,东西拉得少且不说了,关键的关键是在逃跑的时候,不但收取货物非常不便,而且奔跑的速度也起不来。要知道,人在逃跑的时候速度那可是非常非常之关键的,速度起不来,那绝对是致命的。如果被逮住的话,不仅意味着一天白辛苦了,而且还有可能把货物给罚没。这样的亏杨小四可没少吃过。   有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苦思冥想痛定思痛之后,杨小四便自己琢磨着改造出了一辆专属于自己的这辆具有实战功能的三轮战车。现在,杨小四胯下骑着的这辆三轮车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这辆三轮战车,前面后面都没有挡板,全被杨小四给卸了。杨小四认为这样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减轻重量,有利于逃跑的时候提高速度。在杨小四眼里,一辆好的三轮战车美不美观倒是其次,从实战功能角度考虑的话,实用不实用才是王道。在杨小四看来,一辆三轮战车但凡可有可无的物件都可一概省去。不光如此,杨小四还把三轮车的支架也换成了木头,不仅分量轻了,而且还可以任意拼装组合,摆摊时,想放大便放大,想缩小便缩小,灵活自如任意为之。尤为巧妙的是,杨小四还专门在三轮车坐垫处安装了一个隐蔽的旋钮。这个旋钮可不简单,它可是一个紧急预案装置,一旦有紧急情况出现,只要顺手把旋钮一转,整个三轮车上原本敞开的支架便会瞬间收拢。这个紧急旋钮的发明,它最大的好处就是为主人赢得了逃跑时间。只要紧急预案一启动,杨小四所要做的就是赶紧骑着三轮战车开跑,而不必再去手忙脚乱地忙着收取支架整理货物了成年癫痫病人应该养成什么好习惯。因为无论如何,发现敌情忙着奔跑才是第一要务,至于整理货物,那是待安全脱身之后猫在安全角落里再慢慢整理也是不迟的。   让杨小四颇为自负的是,自从启用改装后的这辆专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三轮战车征战南北以来,他还真鲜有失手。虽然也曾有两次险遭厄运,幸好最终还是化险为夷全身而退。   杨小四原先是贩卖陶瓷的,什么景泰蓝花瓶、青釉陶罐、黄釉香炉等等卖过不少。虽说卖的都是假货,但这些东西样子看上去模样都还不赖,和那故宫里摆的、博物馆里放的坛坛罐罐好像也差不了哪儿去。尽管都明知是假货,可也不妨碍大家对这些东西的喜爱。杨小四每次出摊,买的人都还挺多。而且陶器这类东西,懂得人不多,在价格上常常也是水分多多,唬弄起来也便当。杨小四报价的原则是高开低走,先是使劲往高里报,然后让顾客砍,当然最终的价格底线肯定是要守牢的,反正不会做亏本买卖。如果碰上爽气或者不明就里的顾客的话,往往是主人报多少钱他们就甩多少钱,那就更是赚大啦。   不过杨小四这陶器的买卖终究没再做下去,原因就是那玩意儿是个易碎品,不经折腾,特别是每次在逃跑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打破。要知道,干杨小四这个活遇上紧急情况需要奔跑的事儿可是常常有的。在奔跑中摔碎货物这样倒霉的事情杨小四碰上过好几回了,每回都亏死了。尽管利润很高,但杨小四还是放弃了,感觉折腾不起。   后来有个同道就介绍杨小四卖草药,什么壮阳的、补肾的、治疗关节炎的、肺结核的、肝炎的、白癜风的、不育不孕的等等。杨小四还专门购置了一套白大褂行头套在身上。其实他杨小四哪里懂这些呢!可别人对他说不懂要紧,卖的时候只要把功效全往好处说,往大里吹,人家想要治什么病你就顺着人家说能治什么病,即便没病也说能防病,总之是吹得越神越邪乎越好。   杨小四就将信将疑地试着卖了卖,可没卖一个礼拜他也放弃了。之所以放弃,一个是生意不如想象中那般好,二来在杨小四看来,这做假药的买卖总归是一桩缺德的事。杨小四想,卖卖假陶器问题还不大,买家大不了损失点钱,可这卖假药就不一样了,这可不是损失点钱这么简单的事儿,病人吃了假药可能不但不能治病,弄不好还会闹出人命哩!思来想去,杨小四总觉得这毕竟是折阳寿的事,坚决不能做。   在家闲荡了两日,杨小四也没想出好更的营生来。没办法,杨小四最终还是选择了改卖铁家伙,诸如铁锅铁勺铁铲之类的。这玩意儿缺点就是太沉,但好处是跑起来再也不用担心摔碎了。而且这些东西也不用担心卖不完会过期,今天卖不完,明天可以拿出来继续卖,今年卖不完,明年照样可以拿出来继续卖,这方面的问题倒是根本不用担心的。   说来杨小四今天的生意还算不错,守候了两个多时辰,营业额有两百多块,刨去本钱,七七八八算下来赚了一百多块的样子。由于晚上六点还送儿子去学奥数,杨小四也不打算久留。   其实即便不送儿子去上学,杨小四也是想收手了。杨小四做生意和别人不太一样,他做生意不是贪得无厌无边无际。杨小四做生意有个心理价位,讲究个见好就收。杨小四说做生意犹如炒股票一样,到了自己的心理价位,该收摊就得收摊,该走人得赶紧走人,否则一味恋恋不舍赖做,保准会误事。   两个多小时,净赚一百多块,像这么快就完成自己心理价位的生意好久都不曾碰到了。摸着自己的上衣口袋,杨小四心里有些小得意,他又高兴地吹起了口哨。   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手脚麻利地卸下三轮车两边的支架,然后,杨小四又不慌不忙地把货物一一理进车框。   然而,就在杨小四竖起腰杆一抬头的一瞬间,他眼角的余光忽然就闯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见到这个身影,杨小四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多年来,对于这个身影,杨小四真是太熟悉太熟悉了,杨小四不仅能通过这副身影辨析出来人的高矮胖瘦,甚至透过这副身影,杨小四还能辨析出来人的喜怒哀乐。   此刻,杨小四感到四周的空气瞬间变得凝固起来,天空中仿佛呼啦啦地正在盘旋着一只巨大凶猛的老鹰,而且这只巨大凶猛的老鹰随时都会以一个迅雷不及俺耳的俯冲扑向自己。   面对头顶上呼啦啦盘旋着的老鹰,杨小四这只小鸡四肢瞬间就变得发软不听使唤起来。杨小四心里发慌,头皮发麻,额头上嗞嗞地直冒着冷汗。   瞬间的犹豫和慌乱之后,杨小四的大脑中猛然就炸出了一个字——跑。   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整理货物呢,弓步弯腰,屁股下挫,只见杨小四双脚在地上用力一顿便推着三轮车开始呼啦啦地拼命奔跑起来。   如果以为骑着三轮车要比推着三轮车跑得快的话那真是大错特错了,在多年的征战中,在多次血泪教训中,此时此刻杨小四比谁都明白,推着三轮车跑要比骑着三轮车跑利索得多了。   杨小四推着他的三轮战车死命地在前面跑,那影子就在后面玩命地追。追逐了十来分钟,杨小四终究还是不行了。杨小四一瘸一拐地慢了下来,那影子也跟着慢了下来。   显然两人都累得差不多了。由于手中终究还是推着三轮癫痫病的预防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车,杨小四在速度上明显是吃了亏的。没过多久,那影子就死死地拉住了杨小四的胳膊。   在影子抓住自己胳膊的那一刻,杨小四胳膊一拧,很轻松地就滑掉了。可那影子又飞快地用另一只手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领。扭了几个来回,眼看最终的一丝脱身希望已经丧失殆尽,杨小四只得很不情愿地停止了动作。   杨小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好——了,好——了,丁大德,你——就,就放了我吧,下——次我保管不来了!”   “呸——!”一团裹挟着蒜味兼唾沫的气浪朝杨小四正面袭来,那个被杨小四唤作丁大德的人一边呼着粗气一边气急败坏地骂道,“这——话,你他妈的——都说了多少回了,我——耳朵听得都起——起茧了,你,这个——惯犯,害得老子——月月扣奖金,年年少拿钱,今天——不行!”   “那——你说——咋办?”   “不跟你,多——废话——,走——你——跟我到——队里——队里——去——”   杨小四感到脖颈处被对方勒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杨小四扳了一下丁大德的手腕说:“丁大德,你手就不能稍微松一点儿,你得让我透透气。”   那丁大德稍微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略微松了松手劲。   杨小四把脖颈扭了扭,感觉还行。杨小四嘴巴里咕咕囔囔地骂了一句:“妈的,天都亮了,还尿炕!”      二   城管大队的队长也姓杨,人称“老杨”。“老杨”其实人并不老,可能连四十岁都不到。要说这老杨杨小四并不陌生,可以说已经是老相识了。看到杨小四一路骂骂咧咧叽叽歪歪地被丁大德扭到队里来,老杨刚好从外面开会回来。   见到杨小四,老杨脸上先是稍微愣了一下,接着便就是一句“哦,又是你呀”的话从他那四面漏风的牙缝里蹦了出来。   杨小四的脸上就显得有些尴尬。杨小四开始低三下四地诉着苦:“其实,杨队长,我也只是刚刚出摊,没摆多久的,你看,刚刚把摊位支上,那丁,丁大德,哦,是丁师傅——就看到啦——”   想想对方也姓杨,念在还算是本家份上,杨小四本想套套近乎打打亲情牌的,可转念一想,对方横竖根本不吃这一套,因为前几回套过几次近乎均以失败收场,杨小四心里还是记着的。杨小四就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对于这种人,其实根本没必要抱有过多的幻想!   看到杨小四急急地为自己声明着、辩解着,那老杨居然就咧嘴笑了起来。老杨不停地摇着光溜溜的脑袋,接着他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你呀,你呀!”   “你呀”了老半天,那老杨却不说下文。老杨的话让杨小四感到头皮有些发麻,他已猜测结局多半不会太妙。不过,在杨小四心里,他还是为老杨说了句良心话的。这老杨嘛,虽然套不上近乎,但人倒也不算坏,虽然贵为队长,可他的官架子却要比丁大德小多了,一点都不像丁大德那般见人就拉长脸。就凭他丁大德那点德行,倒真正是应了“菩萨好请,小鬼难供”那句老话。   最终的处罚结果和杨小四预感的还是差不多,他被大队领导狠狠训斥了一顿,外加一堂思想政治大课。由于认错态度还算好,最后只是罚没一些物品,三轮车到底还是交还给了杨小四。   出了城管大队大门,杨小四便掩嘴得意地窃窃笑了起来,因为今天被罚没的商品并不算多,杨小四觉得这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其实在多年的马路摆摊征战中,杨小四早练就了一套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杨小四看来,摆摊做生意,不仅要学会赚钱更要学会自保。在每次出摊之时,杨小四所带货物绝不会是满仓满柜的,他防的就是万一碰上丁大德这样的家伙。杨小四认为每次货物拉少些,即便真的碰上了丁大德,顶多把货物全部罚没,这样损失也不至于太彻底。杨小四心里始终坚守这样一个底线原则,上思想政治课也好,骂爹骂娘也罢,只要自己心爱的三轮车不被没收就好。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人在必要的时候,丢车保帅壮士断腕的那么点精神和策略还是需要有的。 共 27096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